p_sunwu

孙子

字号:长卿
生卒:约公元前545年—公元前470年
籍贯:齐国乐安
简评:春秋时期著名军事家、政治家


人物生平

  孙武,即孙子,生卒为约公元前545年—公元前470年。孙武祖上有确切的世系从舜的后代虞阏父开始。周武王伐纣时,虞阏父当周国陶正之官,执掌陶器的制作,管理从事制陶的百工。由于其管理有方,器用齐备,周武王将长女大姬嫁给阀父之子满,把他封到今河南淮阳县一带,建立陈国,周王并对满赐以妨姓。满称为胡公,当了陈国的第一代君主。

  从胡公满开始,经过十代十二个国君的世袭传授,到桓公时,陈国发生了内乱。陈厉公之子完,因内乱不得立,而奔往齐国,他是孙武的直系祖先。陈完在齐国积极活动,至四世孙无字已官为“上大夫”。陈无字是孙武的曾祖父,其次子书封得“乐安”的采邑,这样就另立孙氏宗族。孙书生凭,凭生孙武。

  孙武出身于一个封建领主贵族的家庭,他的曾祖父、祖父都是善于带兵作战的将领,并有本宗族的私属军队。春秋末年,晋、鲁、齐等黄河流域的中原国家,都出现了卿大夫之间武装兼并,又进而谋图夺取诸侯君位的战乱,齐国的卿大夫之间也有几乎无休无止的倾轧斗争。孙武不愿在其中纠缠,而萌发了投奔他国,另谋出路的想法。

  约在齐景公三十一年(前517年),孙武十八岁时,他离开了家乡,准备投奔吴国。在路上,他结识了同样从楚奔吴,立志兴吴兵以伐楚,为父兄报仇的伍员(即伍子胥),并与其一见如故。当时吴公子光预备杀吴王僚而自立,局势尚未明朗,因此伍员只是向公子光推荐了一位刺客专诸,便隐居山野。孙武也同样隐居在罗浮山之东,等待局势的变化。

  吴王僚十二年(前515年)四月,公子光成功刺杀吴王僚,号为吴王阖闾,当即举用伍员为“行人”,参与谋划兴国的大计。阖闾即位三年(前512年),与伍员商议,准备向西进兵。这时,伍员“七荐孙子”,使得阖闾同意了接见孙武。

  在隐居时,孙武已经写成《孙子兵法》。他带着自己所著的兵法来见吴王,阖闾暗自赞叹,但仍不确定此人是否真能在战争实践中发挥作用。于是唤出宫中女子,让孙武试着训练。

  孙武把宫女引到园林中,分为二队,以吴王的宠姬二人作队长。发令要求“击鼓令前,则视心;令左,视左手;令右,视右手;今后,即视背。”然而在击鼓时,宫女不从令而大笑,孙武自责说:“约束不明,申令不熟,这是将的罪过。”便又重复了几遍军令,但宫女还是捧腹大笑。这时,孙武便命令军吏斩左右队长,吴王急忙阻止,而孙武却说:“将在军中,君命有所不受。” 随即斩二队长以严肃军纪。他再下令时,宫女便能够严肃整齐。

  此后,吴王任命孙武为吴将,并常常与孙武探讨各种各样的军事及政治问题,都能获得满意的答案。

  阖闾三年,吴国开始伐楚。根据伍员的建议,吴国抽出三个师对楚国进行轮番攻击,使楚国难以应付。到阖闾七年(前508年),吴国采用孙子“伐交”的战略,策动桐国,使其叛楚。然后,又使舒鸠氏欺骗楚人说:“楚若以师临吴,吴畏楚之威势,可代楚伐桐。”

  果然,楚国在这一年秋天,派令尹囊瓦帅师东行,驻军于豫章。吴人一面伪装为楚伐桐,把战船显现于豫章附近的水面上;一面又潜师攻巢。十月,吴军乘楚人不备击败楚师于豫章;接着又攻克巢,活捉楚守巢大夫公子繁。

  两年后,吴国的力量更加强大。吴军乘舟溯淮水而上,然后舍舟而行,通过汉东之隘道,直向楚都行进,最终与楚军相峙于柏举。根据孙武的计谋,吴军在一半已渡过河水时出击,楚师没有斗心,大败而逃。楚师在路上饥饿难忍,准备炊事而食,吴军奋力扑击,楚师弃食奔逃。吴军采取孙子”因粮于敌”的策略,吃了楚人的食物而继续追赶。最后在孙武、伍员的直接指挥下,经过五次大战,只用了十几天工夫,就攻入了楚都郢。

  在西破强楚的同时,吴国与南方邻国越国也屡有征战。吴王伐楚的第三年(前510 年),阖庐即以越国不派军队从吴伐楚为由,出兵向南进攻越国。从此吴越的怨仇越结越深,互相攻伐。越军还曾趁吴军伐楚的机会攻入吴国境内,直到吴军归来才撤兵。

  在阖庐晚年,渐渐不图进取,而贪求安逸享乐。他大量耗费民力,供他观赏玩乐。过着一种终日游宴、尽情享受的生活。公元前496 年,阖庐听说越王允常刚去世,新即位的越王勾践年轻稚弱,便乘机出兵,想要击败越国。两军相遇于吴越边界,但由于吴军多年缺乏操练,动作迟钝。越军很快把吴军打得大败。阖庐也因伤势过重而身亡。

  阖庐去世后,由夫差继位,他立志要报仇雪恨。孙武、伍员等大臣继续辅佐夫差,努力积蓄钱粮,充实府库,制造武器,扩充军队,经过三年,吴的国力得到恢复。

  越王勾践听说夫,预备先发制人,在公元前494年调集军队,向吴国进发。吴王夫差马上调集全国精兵前往抵御。吴军由伍员、孙武策划,在夜间布置了许多”诈兵”,分为两翼,点上火把,向越军袭击,越军很快大败。接连吃了几次败仗后,勾践只得向吴屈辱求和。此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越国成了吴的属国。

  在孙武的晚年,他的至交好友伍员被夫差杀死。当时,夫差不听伍员消灭越国的忠告,而同意与越国讲和。伍员几次进谏均被夫差忽视,他眼看越国力量越发增强,而吴国危在旦夕,便乘出使的机会把儿子托付给齐国的鲍氏抚养。夫差听说此事,又受佞臣挑拨,就赐伍员以属镂之剑,令他自尽。伍员临终前说:“在我的墓上种以梓树,使其可作棺木以葬吴国;再挖我的眼睛悬于吴东门之上,让我观看越寇来灭亡吴国!”夫差更加恼火,便取来伍员之尸盛以皮囊,投入江中。

  伍员被杀时,孙武已经五十多岁,他不再为吴国的对外战争谋划出力,转而隐居乡间,修订其兵法著作。伍员被杀后不久,孙武可能也因忧国忧民和郁郁不得志而谢世了,他的卒年当在公元前480年左右。从退隐到寿终,孙武一直没有离开吴国,死后则葬于吴都郊外。也有史书记载说他是被杀而死,可能是因与伍员一起进谏,激怒了夫差而惨遭杀害,或者是由于作为伍员的好友,被夫差迁怒而被杀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