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腾崇拜里琴的神圣光环——《七弦味道》(二) – 国学网

图腾崇拜里琴的神圣光环——《七弦味道》(二)

  那些远离现实社会的人们,精神文化的血缘里受到某种自己“看不见的手”的掣肘,一种莫名的恐惧与渴望促使他们反观母体,去寻找自己之所出的文化之根。而图腾就演变成了这样的一个角色。

  早在20万年以前,早期的智人那里便已经有了氏族的标志,图腾崇拜应该是第一阶段,是最早的史前宗教。“日月经天、江河行地”的神秘,“风火雷电、山崩地裂”的无奈与恐惧,由此伴随着人类发展而诞生的一个个崇拜对象,“天地日月、雷电风火、动物植物、神灵圣人”,在原始信仰的历史长河中都曾经被先民们朝拜过。假如我们承认艺术起源于非艺术,那么,图腾观念就是最早 的艺术之“蛹“。

  龙,无所不能、无所不为、呼风唤雨、气吞山河。动则乌云黄尘,怒则天灾人祸,静则风调雨顺,和则国泰民安,龙的神力不可抗拒,龙是先民们心中的无上至尊。回首原始信仰色彩的历史画卷,朗朗青天,黄土高台,香烟缭绕,琴音苍茫。一群龙的传人,面对东方,在龙形古琴庄严肃穆的散音伴奏下,文身断发的先民们虔诚跪拜,祈盼苍龙降福于民……

  对龙的顶礼膜拜,到赋予古琴龙的形象,琴从此罩上了神圣的光环,“琴者考天地之声”,“通神明,惊鬼神”,于是琴和龙一样,千丝万缕于天地人间。

  原始崇拜赋予了古琴浓郁的圣性,后人把琴以其音、其形、其意,赋予象征“天地日月、仁义礼序”等许多社会性的、哲理性的和人格性的东西。或许正是这些,古琴成了先民们的钟爱之物。

  上古社会发展到唐尧时,天下太平,人民安居乐业。唐尧年纪渐渐老了,他的儿子丹朱不肖,唐尧时常留心天下的贤人,想把帝位禅让给他。当时,他听说阳城的许由最贤良,便亲自去拜访他,说明他禅让天下的来意。可是许由是个清高的人,不愿接受禅让,连夜逃到箕山下的颍水边上居住。

  许由夏季结巢而居,冬天挖穴而处,饥饿时就从山里寻找食物充饥,干渴时就从河里舀水解渴,过着清贫淡泊的隐居生活。唐尧很是赞赏他的志向,又派使臣来请许由。许由感到唐尧的使臣所说的话污浊不堪,赶忙到颍水河去掬水来洗自己的耳朵。他的朋友巢父牵了一头牛来河边饮水,看到他洗耳朵,奇怪地问:“耳朵有什么脏物吗?”许由说:“没有脏物,只是听到了讨厌的语言。”巢父又问:。是什么话?”许由说:“唐尧要聘我去做天子。”巢父问他:“你为什么厌恶这件事?”许由回答:“我的志向在青山白云之 间,何必要狗苟蝇营去做什么天子呢!”巢父正要去河边饮牛,听 了他的话就离开了,他感到在河的下流饮牛是件耻辱的事。

  许由就创作了一首琴曲《箕山操》,这首琴曲唱的意思是:登上箕山眺望天下,山河壮丽,万物生机勃勃.日月运行,照耀大地,普天下没有人看不到,在天地之间游乐自在,有什么值得忧虑的。可叹那唐尧独自愁闷痛苦,为九州的安泰劳心竭力,为民生之艰而奔走效劳,他认为我清明忠贞,想禅位给我。但我有我自己的乐趣,不会对此左顾右盼。河水绕高山流淌,甘瓜从蔓上垂下,茂盛 的森林成片相连,居住在这里可以傲视唐尧。

  这首琴曲是我国古代流传下来为数不多的琴曲之一。

  有虞氏重华,史称虞舜,他的后母心肠歹毒,几番设计要杀死他,舜只好逃到历山脚下独自开荒种地,他常常看见布谷鸟在树上哺养它的小鸟,想到自己是一个从个丧母的孤儿,又受到后母百般的虐待,不禁感慨万分,倍加思念亲人,于是作了一首琴歌,意思是登上高高的历,有只鸟在展翅高飞,看那只鸠鸟在山峦间徘徊,河水滔滔清冷宜人,深谷里鸟鸣嘤嘤不说的话污浊不堪,赶忙到颍水河去掬水来洗自己的耳朵。他的朋友巢父牵了一头牛来河边饮水,看到他洗耳朵,奇怪地问:“耳朵有什么脏物吗?”许由说:“没有脏物,只是听到了讨厌的语言。”巢父又问:。是什么话?”许由说:“唐尧要聘我去做天子。”巢父问他:“你为什么厌恶这件事?”许由回答:“我的志向在青山白云之 间,何必要狗苟蝇营去做什么天子呢!”巢父正要去河边饮牛,听 了他的话就离开了,他感到在河的下流饮牛是件耻辱的事。

  后来人们向唐尧推荐了舜,说舜既贤孝又能干,可以传给他天子的位置。于是,唐尧就把他两个女儿娥皇和女英,嫁给了舜做妻子,又叫他的九个儿子和舜一起共同生活,看看他是不是真正的贤人,同时还赐给他一张琴。舜做了天子的女婿,忽地平步青云,但对父母却不记念旧仇,反而更加贤顺。唐尧从女儿和儿子那里得知舜是可信赖的人,就把 天子位置禅让给了舜。舜做天子的几十年中,为天下百姓做了很多 好事,最后也效仿唐尧,禅位给治理洪水有奇功的大禹。舜被古人 尊奉为上古道德典范的圣人。

  舜的一生非常喜欢音乐,尤擅弹琴自唱,故而,唐尧把两个女儿嫁给舜时,特意送他一张琴。舜做天子治理国家颇为有方,又命乐师把十五弦瑟添了八弦,成为二十三弦的瑟,又命乐师整理帝喾时代师咸所作的《九招》、((六英》、《六列》等曲,成为新的乐曲,《书·益稷》上说,《九招》演奏起来清扬婉转,好似百鸟歌鸣,演奏时连凤凰都双双飞来朝见舜。后来的孑L子在齐国听了这首曲子的 演奏,止不住连声赞叹:“这乐曲太感动人啦,真是尽美又尽善,叫 人三月不知肉味呵!”

  舜自当天子以来,无日不以天下百姓为念,一个人独居时,就只喜欢弹奏五弦琴,伴随着琴音的节奏,唱着他自己创作的《南风》歌曲,意思就是:南方吹来的和煦的风啊,可以消除人民的愁闷啊。南方吹来的及时的风啊,可以增长人民的财富啊。舜抚琴自唱的《南风》曲,一直为后世琴家称赏,《南风》琴曲之所以被奉为琴道典范,恐怕是因为它“德如泉流”、“以平天下之心”、“以琴道致和平也”的缘故。“和”是中国古代音乐审美意识中最为人崇尚的理想境界,而古琴音乐恰恰很好地体现了中国传统音乐思想, 《南风》正是“心平德和”的平和之声,对后世的影响堪称泽被万代。

  汉代以前的琴,像《诗经》中提到的“琴瑟友之”的古零,形式并不固定。

  琴界一般认为“唐圆宋扁”。唐琴与宋朝等琴形相比,违形较为浑田,一般又在颈、腰内收部分作圃角处理。唐琴的造型,各处比例均比较合理,既美观又便于弹奏。北宋初年的琴形,基本是模仿唐琴。后来,琴面的弧 度浙渐自浑圈向扁平变化,形成了唐固宋扁的风格。

  注:娥皇女英

  
  中国古代传说中尧的两个女儿。也称“皇英”。长曰娥皇,次曰女英,姐妹同嫁帝舜为妻。舜父顽,母嚣,弟劣,曾多次欲置舜城死地,终因娥皇女英之助而脱险。舜继尧位,娥皇女英之其妃,后舜至南方巡视,死于苍梧。二妃往寻,泪染青竹,竹上生斑,因称“潇湘竹”或“湘妃竹”。二妃也死于江湘之间。自秦汉时起,湘江之神湘君与湘夫人的爱情神话,被演变成舜与娥皇、女英的传说。后世因附会称二女为“湘夫人”。

文章来源:《七弦味道——经典古琴故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