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年漫话狗文化 – 国学网

狗年漫话狗文化

狗与戏曲文化

  在我国浩如烟海的古典戏曲传统剧目中,以狗为题材的戏不少,其中有宋元时代的南戏《杀狗记》,元明时代的杂剧《狗家喧五虎困彦章》,明代传奇《埋犬传》,清代杂剧《狗咬吕洞宾》等。而最有名的要算是《杀狗记》,其全称是《杨德贤妇杀狗劝夫》,又称《杀狗劝夫》,在明代被称为“四大传奇”荆(荆钗记)、刘(白兔记)、拜(拜月记)、杀(杀狗记)之一。剧本收入《古本戏曲刊初集》。

  按《杀狗记》“为冯梦龙订定,是今存《杀狗记》之为冯改本无疑。”该戏内容写孙荣跟坏人柳、胡结为酒肉朋友.并把弟弟孙华赶出家门。孙荣妻子杨氏屡劝其夫不听,便暗地里买来一只狗把它杀掉后,月人的衣服给狗尸穿上,并夜里放在后门口。孙荣半夜醉归,脚踏狗尸以为死人,惧欲私埋,便请柳、胡帮忙;柳、胡不肯,于是杨氏便劝丈夫请弟弟孙华帮忙。孙华奋身负尸埋于隐处,孙荣大为感动,于是不再与柳、胡往来。然而,柳、胡为此怨恨孙荣,便以孙荣杀人出告宫府,后经杨氏出庭具陈始禾,并掘出狗尸,真相大白。

  据《古典戏曲存目汇考》载,此戏“今无有演之者。”说明清代以后该戏在外省早已绝响失传,可在福建却保存在莆仙戏:梨园戏、四平戏、高甲戏等古老剧种中,并保留着宋元南戏的古貌。六十年代初,福建省发掘抢救传统艺术遗产与南戏调查活动中,莆田与仙游的莆仙戏剧团曾演出了《杀狗记》。莆仙戏演出的本戏《杀狗记》,保存了“院君劝夫”、“迎春罚跪”、“设计买狗”、“迎春牵狗”、“王三杀狗”、“醉归夜饮”、“移尸别居”、“到窑求第”、“移尸回报”等场次,情节十分集中,人物更加突出。剧中保留了唐宋大曲【降黄龙】的七遍古典,尤为难得;表演艺术细腻优美,特别是贴旦迎春牵狗的动作,是一场独脚戏,全场虚拟动作极为丰富精彩。“手上无绳似有绳,台上无狗胜有狗。”牵狗的科步舞蹈多采多姿,既风趣又逼真。同时,戏中又穿擂一些打浑逗趣的笑料,使原来严肃紧张的剧情,变得活泼生动。因此,“迎春牵狗”常作为单独的做工折子节目演出,非常有特色。

狗与民俗文化

  每年农历正月或二、三月,苗族同胞要卷行一次祭火星节,届时由族里一位专门主持祭祀活动的人,牵来一只狗,念完咒语后,众人用石头击狗然后煮而食之,以祈求村寨里不发生火灾。这是因为民间认为“狗”属“火”性,而联系起来的。

  而湖北西部山区土家族,由于古时曾发生过疯狗流行病,所以以后每年正月元宵节晚上,各家各户都用树枝、竹子搭成一只毛狗,然后用火烧掉,以示送瘟疫,驱狗病。

  可在江浙某些山区农打,却流行“蹲狗窝”的习俗,即当婴儿出生日,家人给其穿上衣服,然后抱到狗窝里躺一会儿,再抱走,意思是希望婴儿不致大娇嫩,要象小狗一样活蹦活跳,容易成活,快快长大。因此,在汉族地区有的家长常给小孩取“狗儿”的名字,或冬天戴用绒布制的“狗帽”,以“贱”离“贵”。

  我国民间农历正月初二为“狗日”,而六月初六则为“狗生日”。据《浙江风俗简志·金华篇》记载:“江山(县)传说此日为狗生日,开化以饭团喂狗,然后再抱狗入水洗澡。”以免狗生病传染于人。

狗与地名文化

  狗的名声不太好,但狗在我国地名文化中,却相当古老,这也许是狗与猪这两种动物在原始社会时期,是人类最初驯养的家畜的缘故,所以古代氏族部落中,便出现有崇拜的图腾,诸如苗族、舍族同胞均崇拜狗。其中最有名的是“大戎”。这支氏族活动在西北地区,春秋时代称“夷国”(夷,当时指少数民族),所以至今陕西省凤翔县北还保留有“大戎”这“黄帝生苗龙,苗龙生融谷,融谷生弄明,弄明生白犬,白犬有二北牡,是为大戎。”所以大又与龙往往牵连在一起。

  此外,在陕西省兴平县东南,三千年前周朝时有一个地名叫“大丘”。《帝王世纪》载:“周鼓王自镐徒,都犬丘。”可见当时“犬丘”还当过中国的京都。到了秦始皇时代废丘,汉朝改犬丘为槐里县。

  在甘肃省天水县西南,有一个地名也叫“大丘”,也相当古老。据《史记·秦纪》载:“伯聆之后有非子,居大丘。”二千年前的汉朝就已经设县了。而山东省的黄县,古时是贩卖黄狗皮的一个集市。所以这个地方古时叫狗皮集。在云南省宜良县东南,滇越铁路从这里穿越国境线,地名则叫“狗渡街”。

狗与掌故文化

  在与狗有关的掌故中,最突出、最常见的便是“狗尾续貂”了。它的来历出自《晋书》中的《赵王伦传》:“张义等诸党皆登卿将,并列大封,其余同谋者咸超阶越次,不可胜纪,至于奴率厮役亦加以爵位。每朝会,貂蝉盈坐,时人为之谚曰:“貂不足狗尾续”。意思是说,古时以貂尾作为内侍官员的冠饰,但因任官过多太滥,貂尾不够用了,便用狗尾来代替冒充。于是后来便出现“续貂、貂续、续狗尾、狗尾续、貂可续、尾续貂等比喻官爵泛滥,人浮于事,或形容事物以坏接好,前后不相称。

  但是,历代名人的诗文常常以“狗尾续貂”来作谦虚的自喻。例如《聊斋》作者蒲松龄,在《上奏请表》中说:“臣等秩愧续貂,名渐附骥。”周必大在赞扬别人文章时说:“公诗如貂不颠削,我续狗尾句空看。”吴莱在接到朋友信后,回信中说:“世笑鸟非鹊,吾怜狗续貂”。而鲁迅先生在《淮风月谈》中也谦逊地说:“但试看今年之选本,便是前三名,也即令人有貂不足狗尾续之感。”

  这样看来,“狗尾续貂”这个掌故很有意思,既可作为反面讥讽,又可作为正面谦词,正反均可,可谓妙也。

  此外,狗苟蝇营、狗急跳墙、狐群狗党、狗血喷头、狗屁不通、狗屎不如等与狗有关的成语皆属贬意。

原刊《福建艺术》1994年第1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