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霸 – 国学网
黃霸

黄霸

字号:字次公,谥曰定侯
生卒:公元前130年~公元前51年
籍贯:淮阳阳夏(今河南太康)人
简评:汉宣帝时循吏代表


生平简介  

  黄霸(公元前130年~公元前51年)西汉宣帝时大臣。字次公,淮阳阳夏(今河南太康)人。少学律令,醉心仕宦,武帝末补侍郎谒者,任河南太守丞(武帝在位时历任此职)。宣帝时,任扬州刺史、颖川太守。后为御史大夫、丞相,封建成侯。

  黄霸为人精明聪敏,熟悉文法,性温良有智谋,善于领导,议处合法,受到吏民的尊敬。武帝末年地方官吏多以严酷为能,而黄霸独以宽和知名。宣帝时任扬州刺史、颖川太守,在任期间,“使郵亭乡宦皆畜鸡豚,以赡鳏寡贫穷者。然后为条教,置父老师帅伍长,班行之於民间,劝以为善防奸之意,及务耕桑,节用殖财,种树畜养,去食谷马。米盐靡密,初若烦碎,然霸精力能推行之。”“霸以外宽内明得吏民心,户口岁增,治为天下第一”(见《汉书•本传》)。后为太子太傅,迁御史大夫。宣帝五凤三年(前55)代丙吉为丞相,封建成侯。黄霸长於治民而不善为朝政,任丞相时多不称意。宣帝甘露三年(公元前51)卒,谥曰定侯。

  后世将他与龚遂作为“循吏”的代表,称为“龚黄”。“循,顺也,上顺公法,下顺人情也。”所谓循吏,即指对上顺从公正的法令,对下顺应民意,秉公执法的官吏。而黄霸,就是西汉时期封建循吏的著名代表人物。

  武帝后期,为加强中央集权而制定了极其严酷的法令,同时建立了察举制度,并任酷吏,以严刑法。昭帝继位后,朝中严格遵循武帝时期的法律制度,以严刑峻法来控制各级官员。于是一些世俗官吏为迎合皇上旨意,就以在执法上能尽量采用严刑酷法作为一种有才能的表现,以能吹毛求疵作为衡量能力的标准。

  反观黄霸断案却崇尚仁政,反对酷刑;对疑案坚持从轻处理;主张对犯罪实行外宽内明,教化为先,把重点放 在防患于未然上,所以,黄霸为官,百姓拥护,朝廷满意,属下 悦服。黄霸也因此从一年俸二百石的小史,一直升到了朝廷的丞相。

黄霸智断争儿案

  前汉时期,颖川郡有一家富户,兄弟俩在一起生活,他们的媳妇都怀孕了。兄长的媳妇生了个死胎,但是一直隐瞒着不告诉别人。弟弟的媳妇生了个男孩,兄长媳妇便生了恶念,将孩子强夺过来并声称是自己所生。双方各执一词,一直论争了3年都未能断决。

  颖川太守黄霸听闻此事后,派人把孩子抱到法庭中间,命令她们妯娌俩上去争夺,表示谁能把孩子抢过去,便将孩子判给谁。兄长媳妇争夺时用力很猛,一副不管不顾的样子;反观弟弟媳妇,既想把孩子争回来,又恐怕会伤着孩子而不敢使劲儿用力,表情极为悲伤。看到这里,黄霸顿时明白了其中缘由,斥责兄长媳妇说:“你只想得到儿子,怎么会顾虑到用力争夺会使孩子受到伤害呢?孩子是谁所生,这件事已经非常明白了。”随即把孩子归还给了弟弟媳妇,兄长媳妇只得认罪。

汉武帝庙乐案

  汉宣帝是汉武帝的曾孙,曾经一度沦为平民,因为很偶然的机会才被霍光等人推上了皇帝的位子。他大概是为了表示自己的正统地位,就想褒扬曾祖父汉武帝的功德,下诏给丞相和御史大夫,让大臣们商议汉武帝的“庙乐”。大臣们自然应该顺水推舟,按皇帝的意思来办。但是,在商议的过程中,偏偏有人站出来反对。此人是汉朝著名的儒生,今文《尚书》专家夏侯胜,当时任长信少府,也有资格参与商议。他客观地指出了汉武帝时代的种种暴政过失,认为如此不合格的皇帝,根本不应该享受“庙乐”。而身为“丞相长史”的黄霸,也偏偏随声附和,支持夏侯胜的观点。夏侯胜和黄霸,公开违背皇帝的旨意,当然是属于大逆不道了,于是丞相和御史大夫上书弹劾。夏侯胜和黄霸都被逮捕,关在廷尉狱里,判了死刑。但汉宣帝好像舍不得杀这两位贤臣,就把他们一直关着,不肯执行死刑。

  黄霸和夏侯胜关在一间牢房里,等着挨刀。过了好久也不见动静,黄霸就向夏侯胜说:“每天坐在牢里也太无聊,浪费大好光阴,不如我拜您为师,学习《尚书》经义吧?”

  夏侯胜推辞说:“咱们都是要死的人,学这个还有什么用呢?”

  黄霸说:“孔夫子曾经说过,朝闻道,夕死可矣!咱们就听从夫子的教导吧!”

  夏侯胜很感叹,就收黄霸为弟子,每日在狱中讲授《尚书》。一个讲,一个学,就这样度过了三年时光。后来,关东四十九郡同日发生大地震,还有几个地方发生了山崩,全国压死了六千多人。汉宣帝非常恐惧,就下罪己诏,大赦天下,夏侯胜和黄霸都出狱了。

史料记载

  1、《汉书•循吏传第五十九》

  黄霸字次公,淮阳阳夏人也,以豪桀役使徙云陵。霸少学律令,喜为吏,武帝末以待诏入钱赏官,补侍郎谒者,坐同产有罪劾免。后复入谷沈黎郡,补左冯翊二百石卒史。冯翊以霸入财为官,不署右职,使领郡钱谷计。簿书正,以廉称,察补河东均输长,复察廉为河南太守丞。霸为人明察内敏,又习文法,然温良有让,足知,善御众。为丞,处议当于法,合人心,太守甚任之,吏民爱敬焉。

  自武帝末,用法深。昭帝立,幼,大将军霍光秉政,大臣争权,上官桀等与燕王谋作乱,光既诛之,遂遵武帝法度,以刑罚痛绳群下,繇是俗吏尚严酷以为能,而霸独用宽和为名。

  会宣帝即位,在民间时知百姓苦吏急也,闻霸持法平,召以为廷尉正,数决疑狱,庭中称平。守丞相长史,坐公卿大议庭中知长信少府夏侯胜非议诏书大不敬,霸阿从不举劾,皆下廷尉,系狱当死。霸因从胜受《尚书》狱中,再隃冬,积三岁乃出,语在《胜传》。胜出,复为谏大夫,令左冯翊宋畸举霸贤良。胜又口荐霸于上,上擢霸为扬州刺史。三岁,宣帝下诏曰“制诏御史:其以贤良高第扬州刺史霸为颍川太守,秩比二千石居,官赐车盖,特高一丈,别驾主簿车,缇油屏泥于轼前,以章有德”。

  时,上垂意于治,数下恩泽诏书,吏不奉宣。太守霸为选择良吏,分部宣布诏令,令民咸知上意,使邮亭乡官皆畜鸡豚,以赡鳏寡贫穷者。然后为条教,置父老师帅伍长,班行之于民间,劝以为善防奸之意,及务耕桑,节用殖财,种树畜养,去食谷马。米盐靡密,初若烦碎,然霸精力能推行之。吏民见者,语次寻绎,问它阴伏,以相参考。尝欲有所司察,择长年廉吏遣行,属令周密。吏出,不敢舍邮亭,食于道旁,乌攫其肉。民有欲诣府口言事者适见之,霸与语,道此。后日吏还谒霸,霸见迎劳之,曰“甚苦。食于道旁乃为乌所盗肉”吏大惊,以霸具知其起居,所问豪釐不敢有所隐。鳏寡孤独有死无以葬者,乡部书言,霸具为区处,某所大木可以为棺,某亭猪子可以祭,吏往皆如言。其识事聪明如此,吏民不知所出,咸称神明。奸人去入它郡,盗贼日少。

  霸力行教化而后诛罚,务在成就全安长吏。许丞老,病聋,督邮白欲逐之,霸曰“许丞廉吏,虽老,尚能拜起送迎,正颇重听,何伤。且善助之,毋失贤者意”或问其故,霸曰“数易长吏,送故迎新之费及奸吏缘绝簿书盗财物,公私费耗甚多,皆当出于民,所易新吏又未必贤,或不如其故,徒相益为乱。凡治道,去其泰甚者耳。”

  霸以外宽内明得吏民心,户口岁增,治为天下第一。徵守京兆尹,秩二千石。坐发民治驰道不先以闻,又发骑士诣北军马不适士,劾乏军兴,连贬秩。有诏归颍川太守官,以八百石居治如其前。前后八年,郡中愈治。是时,凤凰神爵数集郡国,颍川尤多。天子以霸治行终长者,下诏称扬曰“颍川太守霸,宣布诏令,百姓乡化,孝子弟弟贞妇顺孙日以众多,田者让畔,道不拾遗,养视鳏寡,赡助贫穷,狱或八年亡重罪囚,吏民乡于教化,兴于行谊,可谓贤人君子矣。《书》不云乎。股肱良哉。其赐爵关内侯,黄金百斤,秩中二千石”而颍川孝弟有行义民、三老、力田,皆以差赐爵及帛。后数月,徵霸为太子太傅,迁御史大夫。

  五凤三年,代丙吉为丞相,封建成侯,食邑六百户。霸材长于治民,及为丞相,总纲纪号令,风采不及丙、魏、于定国,功名损于治郡。时,京兆尹张敞舍鹖雀飞集丞相府,霸以为神雀,议欲以闻。敞奏霸曰“窃见丞相请与中二千石博士杂问郡国上计长吏、守丞为民兴利除害、成大化,条其对,有耕者让畔,男女异路,道不拾遗,及举孝子弟弟贞妇者为一辈,先上殿,举而不知其人数者次之,不为条教者在后叩头谢。丞相虽口不言,而心欲其为之也。长吏、守丞对时,臣敞舍有鹖雀飞止丞相府屋上,丞相以下见者数百人。边吏多知鹖雀者,问之,皆阳不知。丞相图议上奏曰:臣闻上计长吏、守丞以兴化条,皇天报下神雀。后知从臣敞舍来,乃止。郡国吏窃笑丞相仁厚有知略,微信奇怪也。昔汲黯为淮阳守,辞去之官,谓大行李息曰:御史大夫张汤怀诈阿意,以倾朝廷,公不早白,与俱受戮矣。息畏汤,终不敢言。后汤诛败,上闻黯与息语,乃抵息罪而秩黯诸侯相,取其思竭忠也。臣敞非敢毁丞相也,诚恐群臣莫白,而长吏、守丞畏丞相指,归舍法令,各为私教,务相增加,浇淳散朴,并行伪貌,有名亡实,倾摇解怠,甚者为妖。假令京师先行让畔异路,道不拾遗,其实亡益廉贪贞淫之行,而以伪先天下,固未可也。即诸侯先行之,伪声轶于京师,非细事也。汉家承敝通变,造起律令,即以劝善禁奸,条贯详备,不可复加。宜令贵臣明饬长吏、守丞,归告二千石、举三老、孝弟、力田、孝廉、廉吏务得其人,郡事皆以义法令检式,毋得擅为条教。敢挟诈伪以奸名誉者,必先受戮,以正明好恶”天子嘉纳敞言,召上计吏,使侍中临饬如敞指意。霸甚惭。

  又乐陵侯史高以外属旧恩侍中贵重,霸荐高可太尉。天子使尚书召问霸“太尉官罢久矣,丞相兼之,所以偃武兴文也。如国家不虞,边境有事,左右之臣皆将帅也。夫宣明教化,通达幽隐,使狱亡冤刑,邑亡盗贼,君之职也。将相之官,朕之任焉。侍中乐陵侯高帷幄近臣,朕之所自亲,君何越职而举之”尚书令受丞相对,霸免冠谢罪,数日乃决。自是后不敢复有所请。然自汉兴,言治民吏,以霸为首。

  为丞相五岁,甘露三年薨,谥曰定侯。霸死后,乐陵侯高竟为大司马。霸子思侯赏嗣,为关都尉。薨,子忠侯辅嗣,至卫尉九卿。薨,子忠嗣侯,讫王莽乃绝。子孙为吏二千石者五六人。

  始,霸少为阳夏游徼,与善相人者共载出,见一妇人,相者言“此妇人当富贵,不然,相书不可用也”霸推问之,乃其乡里巫家女也。霸即娶为妻,与之终身。为丞相后徙杜陵。

  2、《大学衍义补•卷八十二》

  黄霸为颍川太守,为条教置父老师帅、伍长,班行之于民间,劝以为善防奸之意。霸力行教化而后诛罚,务在成就全安长吏,凡治道去其泰甚者尔,以外宽内明得吏民心,治为天下第一。天子下诏称扬曰“颍川太守霸,宣布诏令,百姓乡化,孝子、弟弟、贞妇、顺孙日以众多,田者让畔,道不拾遗,养视鳏寡,赡助贫穷,狱或八年亡重罪囚,吏民乡于教化,兴于行谊,可谓贤人君子矣。《书》不云乎股肱良哉。其赐爵关内侯、黄金百斤,秩中二千石”而颍川孝弟有行义、民三老力田皆以差赐爵及帛,后数月,征霸为太子太傅,迁御史大夫。

  臣按:人君欲其政教之行于天下,非得循良之臣承流而宣化于下,其势不能以遍及也。汉宣帝垂意于治,数下恩泽诏书,吏不奉宣,霸为选择良吏分部宣布诏令,令民咸知上意,然后为条教班行民间,民知太守之条教皆承天子之意,故易于信从。及其教化既行,天子闻之又日诏以称扬之,首曰“宣布诏令,百姓向化”而历数其政绩之美,且赐爵及金,并推及其郡民之贤者。呜呼,汉去三代未远,其君之求治臣之为治皆有古遗意,后世则惟以簿书、财赋为急,未闻有及教化者矣。虽有其言亦无其实,为吏者固不暇于教化,万有一焉不罹于文法幸矣,况望增秩赐金、征入朝以为显官哉。后世有志于教化之君其尚以宣帝为法,有志于教化之吏其尚以黄霸为法。

  3、杨守敬、熊会贞《水经注疏•卷十》

  衡漳又东迳建成县故城南。(朱漳作津,全、赵、戴改。)按《地理志》,故属渤海郡。(守敬按:后汉县废,在今交河县东北。〕褚先生曰:汉宣帝五凤三年,封丞相黄霸为侯国也。(朱宣讹作昭,五讹作元,《笺》曰:孙云,按《史记•功臣年表》,宣帝五凤三年,黄霸封建成侯。赵依改。戴沿朱之误,孔刻戴本亦误。然朱《笺》明引《史记•功臣表》以证其误,何亦不为订证。且《汉表》及《霸传》并在宣帝五凤三年。全云:本表在沛,而善长以为渤海。)

  4、《齐民要术•序》

  黄霸为颍川,使邮亭、乡官,皆畜鸡、豚,以赡鳏、寡、贫穷者。及务耕桑,节用,殖财,种树。鳏、寡、孤、独,有死无以葬者,乡部书言,霸具为区处:某所大木,可以为棺。某亭豚子,可以祭。吏往皆如言。

  5、《野客丛书•卷二》

  《笔谈》云:景祐中,审刑院断狱,有使臣何次公具狱。主判官方进呈,上忽曰“此人名次公,何义”主判官不能对。是时,庞庄敏公为殿中丞、审刑院详议官,从长官上殿,乃越次对曰“臣尝读《前汉书》,黄霸字次公,盖以霸次王也。此人名,慕黄霸之为人”上颔之。仆谓庞证既迂,其说无义,不若曰“臣读《汉书》,盖宽饶字次公,魏丞相所谓次公醒而狂者是也。宽饶为人公廉鲠直,无所回避,此人必慕宽饶之为人”此说为得。且《前汉书》所载四次公,又有张次公、桓次公者,奚独霸哉。庄敏想仓卒之间,偶记得黄霸字次公,故以为对耳。仆考汉人字次公之意,为其兄弟间居其次者,如云仲卿、次君耳。庞谓“霸次王”,凿矣。《玉壶清话》载此事,谓梁适。吴曾《漫录》载此,不辨所以,但谓非适云云。

国学网老秦编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