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公鼎 – 国学网

毛公鼎

毛公鼎 西周宣王时期 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

  毛公鼎为西周晚期宣王时期(公元前827—公元前782年)的青铜重器,因作器者毛公得名。鼎高53.8厘米,口径47.9厘米,重34.5公斤。大口圆腹,二立耳,三蹄足,造型浑厚凝重,饰纹简洁古朴,标志着西周晚期青铜器已经从浓重的神秘色彩中摆脱出来,淡化了宗教意识而增强了生活气息。

  腹内铸有铭文32行499字,是现存青铜器铭文中最长的一篇,比《尚书》中某些诰命篇幅还长。其书法是成熟的西周金文风格,笔致谨严,气象浑穆,相异于一般金文的豪放逸纵,结字略长,显得劲挺瘦劲,奇逸飞动,历来被视为周代篆文的正宗,金文的瑰宝。李瑞清题跋鼎时说:“毛公鼎为周庙堂文字,其文则尚书也,学书不学毛公鼎,犹儒生不读尚书也。”

  铭文内容记载周宣王为中兴周室,革除积弊,策命重臣毛公,要他忠心辅佐王室,以免遭丧国之祸,并赐给他大量物品,毛公因铸此鼎以记其事。

  这是一篇典型的西周册命铭文,但不拘泥于传统的册命体例,共分五段:首先周宣王向其叔父毛公追述先王(文王、武王)以仁德肇国、君臣一体治天下、政治清平的盛世,继而以感怆时艰的语言,描述今则因一时丧德,局势不宁,特为国家濒危而忧心忡忡;接着宣王策封毛公为冢宰,以治理邦国王室内外事务的重任,执掌国政,赋于毛公具有宣示王命的专权,并特别申明凡未经毛公同意的王命,毛公可预告臣下不予奉行。这足以证实毛公的地位相当特殊。宣王又册封了毛公土地,并告诫勉励毛公,不能壅塞民意,不要鱼肉鳏寡,不能沉湎于酒色,更不能由此坠落,要全心全意辅佐王室。为了确立毛公的权威,宣王颁赏厚赐毛公大量礼器、命服、车马、兵器等用于岁祭和征伐之用。因为“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最后,毛公为感恩戴德、宣扬周王的传大,特铸此鼎以作纪念。

  全铭从“王若曰”开始,是王室史官代宣王命的常用词,后面四段均以“王曰”开始,显然是出自当时史官之手。记载了宣王时西周社会的真实情况,切中时弊,充分表明了宣王委以毛公重要官职、力求革新图治的坚定决心。既讲天命又特别讲了德治的重要,体现了西周统治者的思想体系和价值观。文辞精妙而完整,古奥艰深,是西周散文的代表作,为研究西周晚期社会政治、历史、典章制度等,提供了最为真实可靠的第一手资料。

  毛公鼎于清道光末年在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周原出土,据说是董家村村民董春生在村西地里挖出来的。有古董商闻名而来,以白银300两购得,但运鼎之际,被另一村民董治官所阻,买卖没有做成。古董商以重金行贿知县,董治官被逮下狱,以私藏国宝治罪。此鼎最后运到县府,被古董商悄悄运走,张燕昌之子张石瓠曾巧见此鼎。后毛公鼎辗转落入西安古董商苏亿年之手。咸丰二年(1852年),北京金石学家、收藏家陈介祺又从苏亿年之手购得,并赏给苏亿年1000两,此鼎深藏于密室,鲜为人知。陈介祺病故后,1902年其后人卖出此鼎,归两江总督端方所有。端方被派到四川镇压保路运动,被革命军所杀,其后人因家道中落,将毛公鼎典押给天津俄国人开办的华俄道盛银行。英国记者辛浦森出美金5万元向端家购买,端家嫌钱太少,不肯割爱。当时有爱国人士极力呼吁保护国宝,毛公鼎辗转至当时担任北洋政府交通总长的大收藏家、后来的国学馆馆长叶恭绰手中,存入大陆银行。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叶恭绰避走香港,毛公鼎未能带走,藏在了上海的寓所里。由于叶恭绰是用假名买得毛公鼎,让日本人无法查知它的下落。叶恭绰嘱咐其侄叶公超:“美国人和日本人两次出高价购买毛公鼎,我都没有答应。现在我把毛公鼎托付给你,不得变卖,不得典质,更不能让它出国。有朝一日,可以献给国家。”毛公鼎几经易手,甚至差点被日本军方夺走,所幸叶公超拚死保护,誓死不承认知道宝鼎下落。叶恭绰为救侄子,制造了一只假鼎上交日军。叶公超被释放后,于1941年夏密携毛公鼎逃往香港。不久,香港被日军攻占,叶家托德国友人将毛公鼎辗转返运回上海。后来因生活困顿,将毛公鼎典押给银行,由巨贾陈永仁出资赎出,毛公鼎才不至于流浪他乡。1946年陈永仁将毛公鼎捐献给政府,隔年由上海运至南京,收藏于中央博物馆。1948年,国民党退守台湾,大量南京故宫博物院珍贵文物南迁至台北,毛公鼎亦在其中。现藏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

毛公鼎拓文

  【释文】

  王若曰:“父歆!丕显文武,皇天引猒厥德,配我有周,膺受大命,率褱不廷方,亡不闬于文武耿光。唯天将集厥命,亦唯先正器辥厥辟,彝堇大命,肆皇天亡昊临保我有周,丕巩先王配命,威天疾畏,司余小子弗及,邦将害吉?隔隔四方,大从不静。呜呼!惧余小子圂湛于艰,永奉先王。”

  王曰:“父歆!爰余唯肇巠先王命,命女辥我邦我家内外,勤于小大政,拥朕立,虩许上下若否雩四方,生毋动余一人在位,引唯乃智。余非庸又昏,女毋敢妄宁,虔夙夕惠我一人。雍我邦小大猷,毋斨贼,告余先王若德,用印卲皇天,奋图大命,康能四国,俗我弗乍先王忧。”

  王曰:“父歆!雩之庶出入事于外,专命专政,厘小大楚赋。无唯正昏,引其唯王智,廼唯是丧我国。历自今,出入专命于外,厥非先告父歆,父歆舍命,毋又,敢勤专命于外。”

  王曰:“父歆!今余唯奋先王命,命女亟一方,弘我邦我家。女顀于政,勿雝建庶人,贮毋敢龚橐,廼救鳏寡。善效乃友正,毋敢酒于酉,女毋敢坠在乃服,圛夙夕敬念王畏丕暘。女毋弗师用先王乍明井,俗女弗以乃辟臽于艰。”

  王曰:“父歆!已曰及兹卿事寮、大史寮,于父即君,命女致辞公族,雩参有辞:小子、师氏、虎臣,雩朕御事,以乃族干吾王。身取赉卅寽易女,郁鬯一卣,瓒圭、鬲宝,朱巿、忈黄、玉环、玉钰、金车棶、络较、朱嚣、弘黹、虎眉熏裹、右厄、画鼙、画辇、金甬、葱衡、金踵、金豪、剌爨、金簋弼、鱼箙、马四匹、攸勒、金巤、金雁、朱旗。下命,易女兹关用岁用政。”

  毛公歆对扬天子皇休,用乍尊鼎,子子孙孙永宝用。

  【译文】

  周王这样说:“父歆啊!伟大英明的文王和武王,皇天很满意他们的德行,让我们周国匹配他,我们衷心地接受了皇天的伟大命令。循抚怀柔了那些不来朝聘的方国,他们没有不在文王、武王的光辉润泽之中的。这样,老天爷就收回了殷的命令而给了我们周国。这也是先辈大臣们辅助他们的主君,勤恳奉天大命的结果。所以皇天不懈,监护着我们周国,大大巩固了降给先王的匹配命令。但是严肃的上天突然发出威怒,嗣后的我虽没来得及领略天威,却知道对国家是不吉利的。扰扰四方,很不安宁。唉!我真害怕沉溺在艰难之中,永远给先王带来忧惧。”

  周王说:“父歆啊!我严正地遵守先王的命令,命令你治理我们国家和我们家族的里里外外,操心大大小小的政事。屏卫我的王位,协调上下关系,考绩四方官吏,始终不使我的王位动摇。这需要发挥你的智慧。我并不是那么平庸而昏聩的,你也不能怠忽苟安,虔诚地时刻地惠助于我,维护我们国家大大小小的谋划,不要闭口不说话。经常告诉我先王的美德,以便我能符合天意,继续勉力保持大命,使四方诸国康强安定,使我不造成先王的担忧!”

  周王说:“父歆啊!这些众官出入从事,对外发布政令,制定各种徭役赋税,不管错对,都说是我的英明。这是可以造成亡国的!从今以后,出入或颁布命令,没有事先报告你,也不是你叫他们颁布的,就不能对外胡乱发布政令!”

  周王说:“父歆啊!现在我重申先王的命令,命令你做一方的政治楷模,光大我们的国家和家族。不要荒怠政事,不要壅塞庶民,不要让官吏中饱私囊,不要欺负鳏公寡妇。好好教导你的僚属,不能酗酒。你不能从你的职位上坠落下来,时刻勉力啊!恭恭敬敬地记住守业不易的遗训。你不能不以先王所树立的典型为表率,你不要让你的君主陷入困难境地!”

  周王说:“父歆啊!我已对这些卿事僚、太史僚说过,叫他们归你管束。还命令你兼管公族和三有司、小子、师氏、虎臣,以及我的一切官吏。你率领你的族属捍卫我。取资三十寽,赐你香酒一坛、裸祭用的圭瓒宝器、红色蔽膝加青色横带、玉环、玉笏、金车、有纹饰的蔽较、红皮制成的鞃和艰、虎纹车盖绛色里子、轭头、蒙饰车厢前面栏杆的画缚、铜车辔、错纹衡饰、金踵、金秜、金蕈席、鱼皮箭袋、四匹马、镳和络、金马冠、金缨索、红旗二杆。赐你这些器物,以便你用来岁祭和征伐。”高仿毛公鼎的作者黄烨儒先生

  毛公歆为了报答天子的辉煌美德,因而铸造了一个宝鼎子子孙孙永远宝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