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忌说琴谏齐王 – 国学网

邹忌说琴谏齐王

  驺忌子以鼓琴见威王,威王说而舍之右室。须臾,王鼓琴,驺忌子推户入曰:“善哉鼓琴!”王勃然不说,去琴按剑曰:“夫子见容未察,何以知其善也?”驺忌子曰:“夫大弦浊以春温者,君也;小弦廉折以清者,相也;攫之深,醳之愉者,政令也;钧谐以鸣,大小相益,回邪而不相害者,四时也:吾是以知其善也。”王曰:“善语音。”驺忌子曰:“何独语音,夫治国家而弭人民皆在其中。”王又勃然不说曰:“若夫语五音之纪,信未有如夫子者也。若夫治国家而弭人民,又何为乎丝桐之间?”驺忌子曰:“夫大弦浊以春温者,君也;小弦廉折以清者,相也;攫之深而舍之愉者,政令也;钧谐以鸣,大小相益,回邪而不相害者,四时也。夫复而不乱者,所以治昌也;连而径者,所以存亡也:故曰琴音调而天下治。夫治国家而弭人民者,无若乎五音者。”王曰:“善。”

——《史记·卷四十六·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

  公元前356年,齐桓公死后,由他的儿子齐威王即位。

  齐威王继承王位后,得意忘形,狂纵无度,每天吃喝玩乐,对于朝政大事不闻不问。尤其迷恋弹琴,经常独自关在后宫内抚琴自娱。一晃九年过去了,国家日趋衰败,百姓贫困不堪。周边国家看到齐威王如此荒唐,接连起兵进犯。齐国连吃败仗,边防线上不断报警,齐威王仗着国大业大,根本不理。

  文武大臣见齐国江河日下,纷纷上书劝谏,齐威王都当耳旁风。到后来,齐威王见劝谏的大臣妨碍自己的雅兴,索性下令不准进谏的人进王宫,如有违者,立即赐死。

  大臣们耽心国家的安危,心急如焚,但见齐威王根本不听劝谏,又下了死命令,一个个只好缄默其口。这样,齐国国势越来越糟了。

  一天, 有个名叫邹忌的齐国人,自称是位高明的琴师,走进王宫,对侍臣说:”听说大王爱弹琴,我特地前来拜见,为大王抚琴。”

  侍臣禀报齐威王,齐威王一听很高兴,立即召见邹忌。

  邹忌近前,听齐威王弹琴。他听后,连声称赞道:”好琴艺呀!好琴艺……”

  齐威王不等邹忌称赞声落音,连忙问道:”那么你说一说,我的琴艺好在哪里?”

  邹忌躬身一拜道:”我听大王那大弦弹出来的声音十分庄重,就像一位名君的形象;我听大王从那小弦弹出来的声音是那么清晰明朗,就像一位贤相的形象;大王运用的指法十分精湛纯熟,弹出来的个个音符都十分和谐动听,该深沉的深沉,该舒展的舒展,既灵活多变,又相互协调,就像一个国家明智的政令一样。听到这悦耳的琴声,怎么不令我叫好呢!”

  齐威王听了邹忌这番赞美之词,十分高兴地说:”看来你真是一位高明的琴师了。我正愁没解闷逗乐的呢,本王倒要你弹一曲听听,”

  齐威王说着,吩咐左右摆上桌子,将琴安放好。

  邹忌坐在琴前,熟练地调弦定音之后,把两只手放在琴弦上,半天动也不动。

  齐威王很惊奇,问道:”你怎么不弹起来呢?”

  邹忌一笑说:”我是学大王的样子呀!”

  齐威王惶惑不解。

  邹忌干脆把琴往旁边一推,说:”琴好弹而理解难呀!”

  齐威王说:”有何讲究?”

  邹忌道:”古时候,伏羲做的琴,长三尺三寸六分好象一年三百六十日;上圆下方,犹如以法规治理天下。弹琴本来为陶冶性情,杜绝淫邪之念,乃修身养性之乐事。”

  齐威王听着,似有所悟地点点头。

  邹忌接着侃侃而谈:”弹琴和治理国家一样,必须专心致志。五根琴弦,好似君臣之道,大弦音似春风浩荡,犹如君也;小弦音如山涧溪水,像似臣也;应弹哪根弦就认真地去弹,不应该弹的弦就不要弹,这如同国家政令一样,五弦配合协调,才能弹奏出美妙的乐曲,这正如君臣各尽其责,才能国富民强、政通人和。弹琴和治国的道理一样呀!”

  齐威王听邹忌以琴喻政,不耐烦地说:”先生将琴理说得这么玄,那只不过是空谈,我要见识你弹琴的真本领,请弹一曲让我听听吧!”

  邹忌离开琴位,两手轻轻舞动,只摆出弹琴的架势,却并没真的去弹。

  齐威王见邹忌如此这般,恼怒地指责道:”你为何只摆空架子不去真弹琴呢?难道你欺君不成?”

  邹忌笑道:”大王息怒!我弹琴自娱想成高手,所以成天琢磨弹琴的道理,大王身居王位,掌握着整个国家的命运,不管国家大事,这跟我摆着琴不弹有什么两样呢?我摆着琴不弹,大王很不高兴。大王面前摆着齐国这架大琴,即位九年了却不去弹它,一切国事都让下臣去做,连敌国屡屡进犯,打算瓜分齐国的军国大事大王也不放在心上,恐怕齐国的大臣百姓们也不会高兴吧?”

  齐威王一怔,这才意识到邹忌的来意不寻常,连忙问道:”先生莫非另有见教?”

  邹忌躬身再拜道:”岂敢!我只知道琴声也是心声。琴不弹则不鸣,国不治则不强。”

  齐威王道:”先生说得对!你以琴谏寡人,使我耳目一新。九年积重难返,我该怎么做才好呢?”

  邹忌说:”这个么,说难也不难,大王应该像你每天勤于弹琴那样,当务之急是把国家大事先弹起来。”

  齐威王问:”这个我能做到。可是,从哪方面着手呢?”

  邹忌指着五根琴弦说:”大王可以先选贤任能、兴利除弊、不近声色、整顿军马、关心百姓五个方面协调着手,何愁齐国这架大琴不奏出妙曲呢!”

  齐威王明白了:这位自称”琴师”的邹忌原本是个具有治国平天下的能人。于是,他请邹忌做相国,采取上述五大措施,使齐国逐渐强盛起来,一时被楚、魏、赵、韩、燕五国公推为霸主。于是,贤臣弹琴谏齐王的故事传为美谈。

文章来源:转载《中国琴坛故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