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声十六法 – 国学网

琴声十六法

  【简介】《琴声十六法》,明代冷谦撰,见于明代项元汴的《蕉窗九录》。琴声十六法实际上是提出了十六个审美范畴,企图为琴乐的审美与表演作一归纳和依据。十六法分别为:轻、松、脆、滑、高、洁、清、虚、幽、奇、古、澹、中、和、疾、徐。在每一个美学范畴之下,冷谦更详细地论述它的内涵和外延, 企图从不同的本质与现象和美感特征去引导读者把握古琴的声音美。

  【正文】

  一曰轻

  不轻不重者,中和之音也。起调当以中为主,而轻重持损益之则,其趣自生。盖音之轻处最难,力有未到,则浮而不实;晦而不明,虽轻亦不佳;惟轻之中,不爽清实,而一丝一忽,指到音绽,幽趣无限。乃有一节一句之轻,有间杂高下之轻,种种意趣,皆贵於清实中得之。

  二曰松

  松,即吟猱妙处,宛转动荡,无滞无碍,不促不慢,以至恰好,谓之松。吟猱之巨细缓急,俱有松处,故琴之妙在取音。取音宛转则情联,松活则意畅。其趣如水之与澜,其体如珠之走盘,其声如哦咏之有韵,可以名其松。

  三曰脆

  脆者健也,於冲和大雅中,健其两手,而音不至於滞。两手皆有脆音。第藏不见,出之不易。右手靠弦,则音滞而木。故曰:指必甲尖,弦必悬落。在指不劲,则音胶而格。故曰:声如金石,动如风发。要知脆处,即指之灵处。指之灵,自出於健。而指之健,又出於腕。腕中之力既到,则为坚脆。然后识滞气之在弦,不为知音厌听。

  四曰滑

  滑者溜也,又涩之反也。音当欲涩,而指当欲滑。音本喜慢,而缓缓出之,若流泉之鸣咽,时滴滴不已,故曰涩。指取走弦,而滞则不灵,乃往来之鼓动,如风发发,故曰滑。然指之运用,固贵其滑,而亦有时乎贵留。盖其留者,即滑中之安顿处也。故有涩不可无滑,有滑不可无留,意有在耳。

  五曰高

  高与古似,而实与高异。古以韵发,高以调裁。指下既静既清,而又得能高调,则音意始臻微妙。故其为宁谧也,若深渊之不可测,若乔岳之不可望。其为流逝也,若江河之欲无尽,若三籁之欲无声。

  六曰洁

  欲修妙音者,必先修妙指。修指之道,从有而无,因多而寡。一尘不染,一垢弗缁,止於至洁之地,而人不知其解。指既修洁,则音愈希;音愈希,则意趣愈永。吾故曰:欲修妙音者,必先修妙指;欲修妙指者,又必先自修洁始。

  七曰清

  清者,音之主宰。地僻则清,心静则清,气肃则清,琴实则清,弦洁则清。必使群清咸集,而后可求之指上。两手如鸾凤和鸣,不染丝毫浊气。厝指如击金戛石,缓急绝无客声。试一听之,则澄然秋潭,皎然月洁,湱然山涛,幽然谷应。真令人心骨俱冷,体气欲仙。

  八曰虚

  抚琴著实处,亦有何难,独难於得虚。然指动而求声,乌乎虚?余则曰:政在声中求耳。声厉则知躁,声粗则知浊,声静则知虚,此审音之道也。盖其下指功夫,一在调气,一在淘洗。调气则心自静,淘洗则声自虚。故虽急而不乱,多而不繁,深渊自居,清光发外。高山流水,於此可以神会。

  九曰幽

  音有幽度,始称琴品。品系乎人,幽繇於内。故高雅之士,动操便有幽韵。洵知幽之在指,无论缓急,悉能安闲自如,风度盎溢。纤尘无染,足觇潇洒胸次,指下自然写出一段风情。所谓得之心而应之手,听其音而得其人。此幽之所以微妙也。

  十曰奇

  音有奇特处,乃在呤逗间,指下取之,当如千岩竞秀,万壑争流,令人流连不尽,应接不暇。至於章句顿挫,曲折之际,尤不可轻易草草放过,定有一段情绪,又如山随人面转,字字摹神,方知奇妙。

  十一曰古

  琴学祗有二途,非从古,则从时。兹虽古乐久淹,而仿佛其意,则自和澹中来。故下指不落时调,便有羲皇气象,宽大纯朴,落落弦中,不事小巧。宛然深山邃谷,老木寒泉,风声簌簌,顿令人起道心,绝非世所见闻者,是以名其古音。

  十二曰澹

  时师欲人耳,必作媚音,殊伤大雅。第不知琴音本澹,而吾复调之以澹,故众人所不解。惟澹何居?吾爱此情,不奓不竞。吾爱此味,如雪如冰。吾爱此响,松之风,而竹之雨;涧之滴,而波之涛也。故善知音者,始可与言澹。

  十三曰中

  乐有中声,惟琴固然。自古音淹没,攘臂弦索,而捧耳於琴者,比比矣。即有继空谷之声,未免郢人寡合。不知喜工柔媚则偏,落指重浊则偏,性好炎闹则偏,发声局促则偏,取音粗厉则偏,入弦仓卒则偏,气质浮躁则偏。矫其偏,归於全;祛其倚,习於正。斯得中之传。

  十四曰和

  和为五音之本,无过不及之谓也。当调之在弦,审之在指,辨之在音。弦有性,顺则协,逆则矫。往来鼓动,有如胶漆,则弦与指和。音有律,或在徽,或不在徽,俱有分数以位其音。要使婉婉成吟,丝丝叶韵,以得其曲之情,则指与音和。音有意,意动音随,则众妙归。故重而不虚,轻而不浮,疾而不促,缓而不弛。若吟若猱,圆而不俗;以绰经注,正而不差;迂回曲折,联而无间;抑扬起伏,断而复连,则音与意和。因之神闲气逸,指与弦化,自得浑合无迹,吾是以和其太和。

  十五曰疾

  指法有徐则有疾,然徐为疾之纲,疾为徐之应,尝相错间。故句中借速以落迟,或句完迟老以速接。又有二法,小速微快,要以紧。递指不伤疾中之雅度。而随有行云流水之趣。大速贵急,务使急而不乱。依然安闲之气象,而泻出崩崖飞瀑之声。是故疾以意用,更以意神。

  十六曰徐

  古人以琴涵养性情,故名其声曰希。尝於徐徐得之,音生于指,优游弦上。节其气候,候至而下以叶厥律,或章句舒徐,或缓急相间,或断而复续,或续而复断。因候制宜,自然调古声希,渐入渊微。严道彻诗“几回拈出阳春调,月满四楼下指迟”,其於徐意,大有得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