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绘画简介(八):士人画 – 国学网

中国古代绘画简介(八):士人画

(汉——隋)

  所谓士人画,是相对于青铜器纹饰、画像石、画像砖、岩画、漆画这些匠人画而言,由封建士大夫为创作主体。它是中国古代绘画中创作队伍最大、创作数量最多、成就最为辉煌的一个画种。相对于青铜器纹饰、画像石、画像砖、岩画、漆画这些匠人画,他有以下几个明显特点:

  第一,创作队伍为官员、士绅等士大夫阶层,如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官至散骑常侍,做过大司马桓温的参军;中国山水画派先驱戴逵,出身名门,却不愿为官,隐逸终生;

  第二,创作动机主要是爱好,有时出于王命,如唐代名画家阎立本,根据唐太宗李世民的指令,画过《秦府十八学士图》、《凌烟阁功臣二十四人图》和《职贡图》;吴道子根据唐玄宗的指令,一日之内绘成《嘉陵江风光图》;有时出于请托,尤其是寺庙僧人的请托,如顾恺之受江宁瓦棺寺僧人之情,作《维摩诘像》;吴道子为长安景云寺绘《地域变相图》等。宋以后虽出现文人卖字画为生者,但与青铜器纹饰、画像石、画像砖、岩画、漆画作画的匠人以此作为谋生工具不同。

  第三,绘画工具不同,宋以前还有在壁上作画,与民间艺人的壁画使用同样工具,但宋以后主要是用毛笔和宣纸。其中“水墨画”就是毛笔、宣纸、黑墨三样;

  第四,皆是独创,且有绘画理论,如顾恺之的《画论》、《画云台山记》,谢赫《古画品录》,皆从美学高度对绘画进行认识和探讨,并与书法、音乐、文学创作在理论上相沟通。使“画论“成为中国绘画史上一个独特的门类。匠人中虽也有专著,如明代漆工黄成所著《髹饰录》,仅是工艺性,实际操作意义较大。另外匠人在工艺上多独创,但在绘画题材上则模仿当时文人画的画意。

  中国士人画开始也很早。据文《庄子·外篇·田子方》,就已说到宋国已有“画史”,而且给我们描绘了这位画史人格独立,高傲而富有个性的形象:“宋元君将画图,众史皆至,受揖而立,添笔与墨,在外者半。有一史后至者,儃然不趋,受揖不立,因之舍。公使人视之,则解衣盘礴,裸。君曰,可也,是真图画者也”。人格独立,高傲而富有个性;裸体作画,自由挥洒,不受任何约束,这就是春秋时代的画家和进行创作时的情形。从宋国君主对他的认可也可看出画家在时人眼中的形象。“解衣盘礴”也从此成为后世文人画家要求个性解放的口号。刘向的《说苑》也提到齐国有个画家叫“敬君”,“齐王起九重台,召敬君图之。敬君久不得归,思其妻,乃画其妻对之”。从这则记载可以看出,当时的画家,既能绘建筑工程的装饰图,又能画人物画。

  一、 汉代士人画

  汉代绘画,以民间艺人的画像石、画像砖、壁画、帛画为主。汉代宫廷设“少府”,下属有“黄门署长、画室署长、玉堂署长各一人”,由太监担任。画室内有宫廷画工,称为“黄门画者”或“尚方画工”如汉元帝时代那位丑化王昭君的毛延寿就是黄门画者。《后汉书》列传中提到的“黄门画者”或“尚方画工”有安陵人陈敞,新丰人刘白,洛阳人龚宽,下杜人阳望,长安人樊育、刘旦、杨鲁等。据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叙画之兴废》:“汉明帝雅好丹青,别开画室”,“取诸经史事命尚方画工图画”。可见当时官方画工的人物是用形象直观的方式图解经史,以佐治理,或彰表忠臣义士,以供效尤。如《汉书·霍光传》提到汉武帝“时黄门画着画周公复成王朝诸侯图以赐光”;《汉书·苏武传》提到汉宣帝甘露三年,“上思股肱之美,乃图画其人于麒麟阁,法其形貌,署其官爵姓名”;《后汉书·二十八将传论》提到“永平中,显宗追思前世功臣,乃图画二十八将于南宫云台,其外有王常、李通、窦融、卓茂合三十二人”。至于州郡各地画像旌表者更多,在《后汉书》“蔡邕传”、“陈纪传”、“胡广传”、“方术传”、“南蛮传”中都有记载。汉代的士人画家很少,见于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仅蔡邕、张衡、刘褒三人,且并无作品留存,但毕竟是中国士人画的源头

  1、张衡(78-139),字平子,汉族,南阳西鄂(今河南南阳市石桥镇)人,我国东汉时期伟大的天文学家、数学家、发明家、地理学家、制图学家、文学家、学者,在汉朝官至尚书,为我国天文学、机械技术、地震学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著有文学名著《二京赋》,天文学方面著有《灵宪》,制作有“浑天仪”。由于他在天文学方面的突出贡献,联合国天文组织将太阳系中的1802号小行星命名为“张衡星”。

  张衡认为画家喜欢一些非现实的东西,因为可以借此虚构和想象,他在汉顺帝阳嘉年间一篇上疏中说:“譬犹画工,恶图犬马而好作鬼魅,诚以事实难形,而虚伪不穷也”(《后汉书·张衡传》)。张衡绘画作品今不存,仅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记载了一个关于张衡关于用“足趾画怪兽”的传说:他听说建州浦城水中有只“豕身人首”的怪兽,于是“往写之”。但“此兽畏人画,故不出也”。于是,张衡扔掉纸笔,怪兽果然出来了。于是,他悄悄地用足趾画下怪兽的行状。能用足趾写生,当然是种传说,可见当时张衡的画名是不低的。


张衡雕像

  2、蔡邕(132—192),字伯喈。陈留圉(今河南杞县南)人,少博学,性至孝、好辞章、数术、天文,工书画,善鼓琴。灵帝建宁四年(171),征辟司徒乔玄府,出任河平长,诏拜郎中,校书东观,迁议郎。熹平四年,与杨赐奏定“六经”文字,自书册镌碑,立于太学门外,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熹平石经”。后因上书论朝政得失,遭诬陷,罪髡钳流放,次年遇赦还本郡。怠慢中常侍之弟,被迫亡命江湖十余年。直到献帝即位时,董卓为司空,召署祭酒,甚为敬重,三日三迁,后拜左中郎将,世称蔡中郎。董卓被诛,他哀叹惋惜,被王允逮捕,死于狱中。年六十一。

  史载蔡邕“工书画”。书法上创造了有名的“飞白书”。据说“熹平石经”立后,每天观看及摹写人坐的车有1000多辆。灵帝命工修理鸿都门。工匠用扫白粉的帚在墙上写字,蔡邕从中受到启发而创造了“飞白书”。这种书体,笔画中丝丝露白,似用枯笔写成,为一种独特的书体,唐代书法家张怀瓘在《书断》评论蔡邕飞白书时说:“飞白妙有绝伦,动合神功”。但记载他的绘画事迹很少,绘画作品亦不存。据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到唐代,还能见到他画的《讲学图》、《小烈女图》。


蔡邕画像

  3、刘褒 汉桓帝(147~167)时,官至蜀郡太守。善画。绘有《云汉图》和《北风图》等,今均不存。晋人张华《博物志》称赞其绘画的逼真:“尝画《云汉图》,人见之觉热,又画《北风图》,人见之觉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