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新语》批语辑稿 – 国学网

《世说新语》批语辑稿

  

  2002年秋,笔者曾于黑龙江大学图书馆披阅两种明人刊刻的《世说新语》。这两种善本古籍皆为浙江乌程凌氏刻书:一种是凌濛初(1580-1644)订刻本,另一种是其弟凌瀛初(生卒年不详)刻本。凌濛初订本,全书凡六卷。此书卷首“世说新语卷上之上”下复有两小字:“鼓吹。”凌濛初《世说新语鼓吹序》云:

  鼓吹者,取《世说》语名之也。按孝标解鼓吹为羽翼意,元美足羽翼《世说》而非《世说》也。……

  案《世说·文学》第81条:“孙兴公云:‘《三都》、《二京》,《五经》鼓吹。’”刘孝标注:“言此五赋是经典之羽翼。”实际上,这里的“鼓吹”就是“比喻宣扬、羽翼某物的东西”(张永言《世说新语辞典》“鼓吹”条,四川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142页)。凌瀛初刻本为八卷四色套印本,书前有凌瀛初《批点〈世说新语〉识》云:

  余弱冠时,幸睹王次公《批点世说》一书,发明详备,可称钜观。以刻于豫章藩司中,不能家传户诵为恨。壬午秋,尝命之梓,杀青无几,惜板忽星失,余唯是有志而未逮也。嗣后家弟初成得冯閒之先生所秘辰翁、应登两家批注本,刻之,为鼓吹,欣然曰:“向年蠹简残编,已成煨烬;今获捃摭其全,良为快事。”行之已久,独失载圈点,未免有遗珠之叹。予复合三先生手泽:耘庐缀以黄,须溪缀以蓝,敬美缀以硃。分次井然,庶览者便于别识云。吴兴凌瀛初识。

  子烨案:耘庐为刘应登(生卒年不详),须溪为刘辰翁(1232-1297),敬美为王世懋(1536-1588)。刘辰翁是宋元间词人,字会孟,号须溪。庐陵(今江西吉安)人。有《须溪集》 100卷。刘应登与刘辰翁是同时同里之人,但名气远逊。王世懋字敬美,别号麟州,时称少美,江苏太仓人。著名文学家王世贞(1526-1590,字元美)之弟。这两种明刻本《世说新语》汇集了由南宋至凌氏本人的多位著名学者的评语,不无学术价值。尤其是书中保存了刘辰翁和刘应登的评点文字,非常宝贵。故对批者的名字,凡能作出判断者,笔者一律标出,以便研究者利用。又此二书所收前人批语,亦有重复之处,本文皆保持其原貌,不予删节。至于《世说》原文各个条目的序号,主要依据徐震堮《世说新语校笺》(中华书局1984年版)和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中华书局1983年版)。但我披阅的这两种明本《世说新语》,位于天头之处的批语常有漫漶、缺字,也有疑莫能明者,凡此皆一律标出。需要说明的是,刘应登与刘辰翁的《世说》批语,朱铸禹的《世说新语汇校集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和刘强的《世说新语会评》(凤凰出版出版社2007年版)已有辑录。据两位辑者本人的说明,对刘氏的批语,前者是选辑,后者是全辑,但其所用底本与拙辑并不完全相同,读者参看,自可弥补拙辑之某些缺失。自清代乾嘉学派开始,同一种古代文献常常有不同之辑本,而往往各具优长,不可偏废,但是,倘若拙辑一无所长,读者自可废之也。

  后附《〈世说新语〉善本书录》,亦为方便有“《世说》癖”者参用。

  近期工作繁忙,身体欠安,乃请门人刘志庆代为整理原来录入之电子文本,并调整次序,对他付出的劳动,我是非常感谢的。又承蒙国学网推出拙辑,不惟有功于《世说》,亦有功于《世说》之诸多批校者,亦在此一并致谢。2009年12月15日。范子烨谨志。

第一部分:凌濛初订刻六卷本《世说新语》中的批语

《德行》

  刘本注:“谓陈欲便看孺子,而主簿欲其候入廨后。”

  按凡称刘本注俱刘应登本中者。刘序云:“间疏其滞义。”意或应登自注,又或孝标原注,俱不可考,概列之一方。

  杨用修曰:“藩不痴矣。为郡守采一郡之风范,为宰相以天下为家。且若闭阁悬榻,乃干木泄柳所为,岂郡守宰相之事乎?宦官之事,且其及矣。”(此文原本不清晰,可能有误)[第1条]

  按弇州以此入《品藻》。

  王敬美曰:叔度值是难窥,究竟雅量第一。

  刘会孟曰:不浊易见,不清难知,故是能言。

  按交叔度者,袁阆字奉高耳。独《世说》以奉高为袁宏,后又有袁彦伯,亦名宏。

  刘会孟曰:本语云:“奉高清而易挹。”四字有味,不宜去。[第3条]

  《德行》4:

  刘会孟曰:此复何德行。

  《德行》6:

  刘会孟曰:六龙语鄙。

  又曰:元注有五百里内,复不可少。

  按《续晋阳秋》注,刘本所无,故云。

  《德行》7:

  按此则弇州所删。

  刘会孟曰:意是尚觉此语为烦。

  《德行》8:

  刘会孟曰:家翁语。

  凌初成曰:注语更自可懕。

  《德行》9:

  刘会孟曰:巨伯固高,此贼亦入德行之选矣。

  王敬美曰:贼语亦佳。

  《德行》10:

  杨用修曰:《三国志》云:管宁为龙头,邴原为龙腹,华歆为龙尾。余谓华歆为万尾。

  刘会孟曰:写得可观。

  吴文仲曰:歆勒兵试后,此乃逆贼之尤,与幼安根矩,不啻由跖,而可并论耶?

  《德行》11:

  刘会孟曰:捉掷未害其真,强生优劣,其优劣不在此。

  王乾开曰:金未捉,心未动也,捉金勉一掷之耳。后附阿瞒,饭璧[1]菅后,见金已不见人,岂复能掷哉?

  凌初成曰:既是捉而掷云,便是华歆一生小样子。

  《德行》12:

  按弇州以此入《品藻》。

  刘会孟曰:名言。

  《德行》13:

  刘会孟曰:阅世而后知其难,赖有此语。

  又曰:管胜华,华复胜王,人不可以无辨。

  《德行》14:

  凌初成曰:祥既难矣,览亦难,览妻更难。

  刘会孟曰:六十而仕,不害为太保。

  刘本注:按临沂王氏,衣冠极盛,与江左六朝相终始,皆祥之家,岂非孝友之报?

  《德行》15:

  刘会孟曰:旷达之人,而称其至慎,老贼复自有见也。

  凌初成曰:犹多青白眼。

  《德行》16:

  按此则弇州所删。

  刘会孟曰:又与忤物致悟斩钟会意别。

  《德行》17:

  刘本注:“言其骨立。”

  《德行》18:

  刘会孟曰:此语可入佛经注疏,第已奉不足,山表恨偏。

  《德行》19:

  刘会孟曰:戎从祖语似同时。

  《德行》20:

  刘会孟曰:形容甚至。

  《德行》21:

  王敬美曰:晚节乃握牙筹,钻李核!

  《德行》22:

  按此则弇州所删。

  《德行》24:

  按此则弇州所删。

  刘本注:“谓得食于众人。”

  刘会孟曰:两颊所著能几,足哺二儿?儿非甚小,含谷,翁不绝耳。哀哉!

  《德行》25:

  刘本注:“谓以酒食请之。”

  刘会孟曰:不可谓无。

  凌初成曰:壶飱善马之报,往往而是。

  《德行》26:

  王敬美曰:详时人之戏,以王平北用二婢换得一奴,故光禄戏答如此。始虽称祖孝行,既乃入于排调。

  刘本注:谓奴价高,故以婢饷之。戏言也。

  《德行》27:

  刘会孟曰:政自畏人知耳,善推其父。

  按弇州节取此注入《品藻》。

  刘会孟曰:谓系儿树上者,喜谈全侄而甚之也。使其追及,任所能行,何事于系?言系者谬,罪系又非。

  王敬美曰:世难万不两全,势不周旋,则可;何为苦系之树,必欲杀之?本欲颂邓公高谊,乃令成一大忍人。《中兴书》于是为不情矣。

  郎仁宝曰:须溪之言当也。然考之本传及当时之言,皆同,则又寔有是情。呜呼!可与同行,而又系之树,有人心者可忍之耶?此所以伯道无儿,岂天道无知哉!噫!晋之好名,至此极矣。

  刘本注:按攸弃儿全侄,局于势之不可两全耳,儿追及之,系之而去,毋乃无人心天理乎?不复有子,于此见天道之不诬也。

  按本注如此,故前会孟批云然。

  《德行》29:

  按此则弇州所删。

  按《搜神后记》曰:导梦人以百万钱买悦,导潜为祈祷者备矣。寻掘地得钱百万,意甚恶之,一一皆藏闭。及悦疾笃,导忧念特至。忽见一人,形状甚伟,被甲持刃,曰:“仆蒋侯也。公儿不佳,欲为请命,故来尔。公勿复忧!”导因与之食,遂至数升。食毕,勃然谓导曰:“中书命尽,非可救也。”言迄,不见,悦亦殒绝。按诸本俱是,及未行33送悦。今考《晋书》33,不改正。

  《德行》31:

  按生字,刘本作主。

  《德行》30:

  按此则弇州所删。

  刘本注:谓父之交,不欲人言其名。

  刘会孟曰:谓不欲人名其父交,非也,意必有长短之论。

  《德行》31:

  刘本注:凶马也,不利上。

  《德行》33:

  凌初成曰:奕亦自诞。

  王乾开曰:治讼者饮以醇酒,获盗者遗以布帛,虽以隆古称要,非今人事也。

  王敬美曰:此不当入《夙惠》耶?然在儿年,故为盛德。

  《德行》34:

  刘本注:谓外虽不言,而未尝中无分别,即阳秋之意。

  《德行》35:

  刘本注:谓祠祭祷疾。刘尹名惔,不信鬼神,故不欲其为淫祀也。

  凌初成曰:真长口过,自须祷禳。

  《德行》36:

  刘会孟曰:使人想见其度,益叹其真。后人矜饰旷废,皆当丑死。

  刘本注:按谢公之言,即子真之意,但安石雅善清言,故具词微旨远,子真不过直致。《世说》取此弃彼,亦言语文字之法也。

  《德行》37:

  按此则弇州所删。

  刘会孟曰:此复何足与于德行,正应弹鼠,不应弹人。

  刘本注:谓恐因弹鼠而误伤人也。

  刘会孟曰:解误可笑。

  《德行》39:

  王敬美曰:此得入《德行》者,见子敬生平无隐慝耳。离婚以奉诏,尚王子敬尝有书遗故妇,辞甚楚,宋弘律之,不得为无过。(王世懋)

  刘会孟曰:人生至此,足称寡过,史以尚主为慊耳。

  《德行》40:

  刘会孟曰:五盌即不为少。

  《德行》41:

  刘会孟曰:如此去官,亦大善。

  《德行》42:

  按此则弇州所删。

  刘会孟曰:俗人薄诏,正是不得不尔。

  刘本注:谓未测其父存亡而先为丧容,故曰试守,但王愉为江州刺史,因桓玄、杨佺期举兵应王恭,乘流奄至而奔。而今曰殷桓,与此小异,何也?

  《德行》43:

  刘会孟曰:恨哉!此母亦以是传。

  《德行》44:

  无紧无要,有襟有度。

  刘本注:谓只有一余席,无余席也。

  《德行》45:

  刘会孟曰:如此细事,写得宛至,更有不厌。

  《德行》46:

  按此则弇州所删。

  《德行》47:

  刘会孟曰:本为一吴孝行,而韩母在焉,善观人者也。

  王敬美曰:隐之孝廉乃为桓玄吏,人无完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