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史 – 国学网

弈史

  王穉登(1535-1612),字百穀,号玉遮山人,江阴人。移居苏州,明万历时曾召修国史,未上而史局罢。明代中晚期著名书法家,工书,篆、隶、行、草皆能,善诗文,知绘事,又能弈棋,著有《王百穀集》、《谋野集》、《南有堂诗集》、《弈史》、《客越志》、《燕市集》、《吴郡丹青志》、《吴社编》等,其中后四种被收入《明史·艺文志》;另著有传奇《全德记》、《彩袍记》,杂剧《相思谱》;辑明代散曲为《吴骚集》。

  《弈史》一卷,以弈者为主线,历数了从“尧造围棋”到有明一代各时期的著名棋手,同时对古来棋手之弈品加以品评,叙述颇为简洁。《弈史》一文被《四库存目》收录。

  此篇与王世贞《弈旨》全同,仅个别文字有异。当有误,待考。

  《博物志》云:“尧造围棋,丹朱善之。”彼王中郎之坐隐,支道人之手谈,雅语也。尹文子之喻音,刘中垒之兵法,正语也。杜夫子之裨圣教,班兰台之象地则、效天文、通王道,夸语也。盖孔子之谓贤,贤于饱食终日者而已。所谓小道可观,致远恐泥者也。乃若弈之有品,启自刘宋,盛于泰始。至宰相论评,人主制决,噫,亦盛矣!吾请得为时养略言之。

  孟氏有言:“弈秋,通国之善弈者也。”又杜夫子在西京,为天下第一,而《吴录》称严子卿棋,与皇象书、赵达数为“吴中八绝”。又《抱朴子》云:“严子卿、马绥明,圣于棋者也。”然则四人者,其最上品乎?当汉末有冯翊山子道、王九真、郭丰,善弈,曹太祖皆与争能。孟德既未琅然,诸君复遇敌手,殆难乎上者矣。

  晋氏之季,吾宗敬豫与济阳江霦,俱为中兴第一,窃谓士大夫之第一,犹之王僧虔之称齐高帝书云尔。而是时北燕罗腾字叔龙者,究尽其妙,独步当时,俄而北平乐抄字少携者,出而与齐。要之,其犹在敬豫与霦上哉。宋文既好此伎,而羊元保以赌得宣城郡,士林艳之,然其品第三,不知谁当为第一者。吴郡褚允,七岁入高品,及长,冠绝当时,坐从父祟期反,累死。何尚之特以绝艺为请,不得允不死,意者其允乎!湘东素亦偏嗜,等于鱁鮧,然为品甚拙,而受识甚暗。是时用建安王休仁为围棋大中正品,彭城王抗第一,会稽褚思庄、夏赤松次之。抗神速,思庄巧迟;抗取势,赤松斗子,此所以小异也。然是时魏有范宁儿,偕使者李彪来,一战而胜王抗,宁儿亦第一品也。梁武帝素工弈,弈在能品。用湘东例,命到溉、朱异司其凡,而沈约为之序。大抵宋之徐羡之、羊玄保,何尚之,齐之萧晔、子良、柳世、隆恽及溉、异辈,亦仅士大夫铮铮者耳。

  唐之弈,以开元王积薪为第一。然所谓孤山老姥、妇姑者,当远据其上。又有待诏滑能,品最高,至为上帝所取。顾师言者,不甚着记,谓其在大中初,行子至三十三着胜神头国王一曰日本国王。第所谓镇神头势,今尚在。然则能与思言,亦第一品也。

  宋兴,继积薪而品高者,为江右刘仲甫。积薪之时,有李憨角,仲甫时有王憨子角,然李憨见轻而王憨见忌。最后三衢祝不疑,高仲甫一道许,河东晋士明,高仲甫两道许,而刘氏之袒废矣。

  明兴,江阴相子先称国手,靳人楼得达胜之,又有一游僧胜之。正德中,宰揆之地如李文正东阳、杨文襄一清、乔庄简宇诸公,皆好弈。而四明范洪重,洪之后永嘉鲍一中,重、鲍生晚,不及与洪、角,而格胜之。文襄呼鲍小友,为延誉江惟闲,而其郡李冲晚出,遂与鲍雁行。周源又晚出于李,徐希圣又晚出于周,惜早死,皆骎骎角鲍者也,此所谓永嘉派也。婺汪曙不及鲍者一子,程汝亮晚出胜之,而亦早死,此所谓徽派也。颜伦善决局,不差一道,足迹遍天下,无能当者。而李釜时养晚出,遂与之角,伦护名,不复肯应,乃游吴中,此所谓京师派也。今后进中,闽有陈生、蔡生,越有岑生,扬有方生鼎立,而蔡与岑尤张甚,皆未可量也。始永嘉守修郡志,志伎艺曰:“鲍一中,弈品第一,李冲次之。”冲意不乐,遂罢,不复志。而最后冲且老矣,与时养战,大败,数避匿。程汝亮之遇时养,一再北,遂为劲敌云。王子曰:“余少时睹鲍生弈,不能悉其妙,第见其批亢捣虚,无衡阵耳。后所睹颜伦子明,最后乃睹李与程劲,为忘寝食者数矣。”譬之用兵,鲍如淮阴侯,有搏沙之巧;李则武安君,横压卵之威;颜则孙、吴,挟必胜之算;程则诸葛,修不破之法。虽奇正时出,攻守异势,要之,皆称善师者矣。余尝戏李以李广,郑以郑不识,程犹未肯色受也。然李时时为余言,未尝不逊颜,以为有国士风,余因作《弈旨》,一手书通,贻时养。谓与颜、鲍而程四子者,不知于古何如,以当明第一品无愧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