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其姓其名其人推测 – 国学网

老子其姓其名其人推测

  关于老子,司马迁在《史记·老子韩非列传》里给出了三个说法:

  (1)“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聃,周守藏室之史也。”“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老子修道德,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于是老子乃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余言而去,莫知其所终。”

  (2)“或曰:老莱子亦楚人也,著书十五篇,言道家之用,与孔子同时云。盖老子百有六十余岁,或言二百余岁,以其修道而养寿也。”

  (3)“自孔子死之后百二十九年,而史记周太史儋见秦献公曰:‘始秦与周合,合五百岁而离,离七十岁而霸王者出焉。’或曰儋即老子,或曰非也,世莫知其然否。”

  “老子,隐君子也。”

  “老子之子名宗,宗为魏将……”

一、老子的姓氏

  1、《左传》里已有老氏

  《左传·成公十五年》(公元前576年):“华元使向戌为左师,老佐为司马,乐裔为司寇。”杜预注:“老佐,戴公五世孙。”这里的“华”、“向”、“老”、“乐”大概都是氏,说明“老”当时已是氏,所以,“老”这个氏可能在与孔子同时期的老子之前就已存在了。如果老佐确如杜预所说是宋戴公的五世孙,这个老氏就是宋国自出的。

  至于为什么以“老”为氏,就像为什么有人以“孙”为氏一样不得而知,孙是儿子的儿子啊。我们只能根据氏的取法进行推测。

  2、氏的来源有多种

  现在我们讲姓氏,指的就是“姓名”里的姓,但在先秦时期是有姓与氏之别的。先秦人有姓也有氏,一个人只有一个姓,但可以有几个氏。姓是用来别婚姻的,同姓不婚,男子不称姓,只称氏。氏的来源有多种,有继承来的,有以祖父的字为氏的,有以官职为氏的,有以地名为氏的,等等。

  先秦人不仅姓和氏有分别,也有名和字的区分,出生时取名,成年时取字,别人一般称字不称名。氏的一个来源是祖父的字,而不是祖父的名。如《左传》里鲁国的季友,出生时手上有纹路像“友”字,就以“友”作名,取字“季子”,《左传·闵公元年》:“季子来归。”杜预注:“季子,公子友之字。”古人也经常名和字连称,名和字连称时叫“季友”,字在前,名在后,《庄公二十七年》:“季友之旧也。”《庄公三十二年》:“问于季友”。季友的后代都叫季氏。又如孔子的祖先在宋国人称孔父嘉,“孔父”是字,“嘉”是名,氏为“公孙”(孔父的三世祖先是宋襄公的孙子,后代以公孙为氏)。孔子的氏就来自这位先祖的字。

  按照字在前,名在后的叫法,“老佐”也可能“老”是字,“佐”是名——这是一种可能——如此,老佐的孙子就可能用“老”作氏。如果“老佐”就是姓氏加字,“老”这个氏可能与老佐的祖父有关。

  3、老氏的几种可能来源

  可能来自职位,《礼记·王制》:“天子之老二人,分天下以为左右,曰二伯。”郑玄注:“老谓上公。”

  “老”还有家宰的意思,如《左传·襄公二十一年》:“桓子卒,栾祁与其老州宾通。”州宾是桓子的家宰。《左传·昭公二十五年》:“平子怒,拘臧氏老。”“老”也是家宰。

  别人称上公或家宰为老,然后子孙就以此为氏。

  还有一种可能是用祖父的字为氏,也就是说,可能老子的某代祖先的字里面有“老”。《左传》里就有叫老的人,《宣公十二年》有一个楚国连尹叫襄老:“射连尹襄老,《成公十八年》里有张老:“魏绛为司马,张老为候奄”。

  如果是老子出生时的老相而取名为“老”,这个老相未必是因为在母亲腹中几十年长出的白发白须,也可能只是长的皱纹比较多,或者纹路像一个“老”字等等。但如果是这样,“老”只是他的名,一般是不会作为姓氏的。

  所以,老氏可能来自先祖的字,或先祖的官职,也可能先祖某个封地的名中有老字等等多种可能,总之,应该是有一个正常的来源。

  4、一个人可以有几个氏

  《左传》里的人有好几个氏的也经常出现,先用继承来的,担任了某一官职又以官职为氏,国君赐给某个地方,又以这个地名为氏;再得一地,又多一个氏。有的人同时使用几个氏。

  老子可能同时还有一个氏是李,李姓虽然没有在《左传》里出现,但是在战国时有魏国的李悝、有赵国的李牧、秦国的李斯。

  不能因为《左传》里没有李姓,便认为春秋时没有李姓。《史记》、《汉书》、《后汉书》三部史书,包含了汉代全部姓氏吗?如果没有,那么一部《左传》怎么能把几百年间所有姓氏都包含进去呢?

  《左传》里只记录各诸侯国参与大事的有影响的几个当朝人物,周天子的活动记录都极少,有的只在去世时有一笔记录。天子手下的三公九卿的活动都很少有记录,他们的后人封地姓氏都没有记录,史官的活动及其后人的封地姓氏更没有记录。在整部《左传》里没见提到一个周朝史官的,到有提到几个诸侯国的史官,因为他们在某个时候的某个事件中起了比较重要的作用。

  有种说法是李和老上古读音相近。我不懂音韵,不知是否可以转,如果可以转,这个说法也是合理的。比如“田氏代齐”的“田”在《史记》里都是用“田”,而在《左传》里都是用“陈”,据说就是音转;但也有说因为齐桓公赐给陈完田地,所以后代姓田。《左传》里虽然没有记录赐田的事,但赐田是完全可信的,没有田地,他靠什么生活呢。

  总之,老子同时姓李是符合当时姓氏使用习惯的。

  当然也有其他可能,比如,可能是老子的某个后代因为某种原因姓了李(比如赐田、祖父名字为“李”等),他的子孙都姓李,但是他的父亲仍姓老,被称“老子”。他的后代子孙就弄不清了,以为这个老祖先应该跟他们一样姓李,因为长寿被尊称为老子的。如果这个祖先叫“耳”,那就又把“耳”和“聃”误为一人了。

二、老子是哪里人

  司马迁说:“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周守藏室之史也。”这个说法需要推敲。

  1、楚国人能当周天子的史官吗?

  古代史官是世袭的,大家都知道司马迁的史官就是继承其父司马谈的,他的先祖原本“世典周史”,“惠襄之间,司马氏去周适晋。晋中军随会奔秦,而司马氏入少梁。”(《史记·太史公自序》)晋国的随会(这个随会在《左传》里又叫季会、又叫士会)奔秦在《左传》里是有记载的,但是司马氏的情况并无记载。

  周都的官员非常看重祖上来历的,《左传》里记载周天子下面的两位官员为争权而打官司,“王叔之宰曰:‘筚门闺窦之人而皆陵其上,其难为上矣!’瑕禽曰:‘昔平王东迁,吾七姓从王,牲用备具。王赖之,而赐之骍旄之盟,曰:“世世无失职。”若筚门闺窦,其能来东底乎?’”(《左传·襄公十年》)瑕禽的先人官位不是很高,跟随周平王东迁以后官位逐渐升高,跟周王的叔父平起平坐了,王叔很看不起他,王叔的家宰就说瑕禽是出身蓬门荜户。

  周王都城以及中原诸侯国非常看不起楚国,王子朝逃到楚国后还说自己“窜在荆蛮”(《左传·昭公二十六年》),周王都和中原各国都是把楚国看成是荒蛮之地,楚国人是荆蛮之人。所以,从楚国来到周王朝的人就可以担任周天子史官这样的事基本上可以说是不可能的。

  再说周王城的官员子孙越来越多,也不可能有空位置就给了来自楚国的人。事实上,不是谁都可以在周王城立身的,一般周王同姓诸侯国的子弟才可能生活在周王城,比如晋国国君的儿子,为了避免受到权位之争的影响到王城找庇护而居住在那里。

  假如说有一个来自荒蛮缺少文献的楚国人的后裔给周天子当了掌管文献资料库的史官,也必定是要先在周都定居许多代被周朝公卿大夫接受之后。但若因此而说此人是楚国人,这比说美国劳工部长赵小兰、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是中国人还要不靠谱。

  战国期间人才流动非常频繁,这可能是认为出生在楚国的人可以跑到周朝当官的原因。这是一个误解。

  所以,司马迁说出生在楚国的老子当了周朝史官,这是不太可能的。

  2、司马迁为什么会说出生在楚国的老子当了周朝史官?

  司马迁把楚国出生和周朝史官写在一起,这是有原因的,但说出生于楚国到周朝当史官,可能是对周朝史官来到楚国的误解。最有可能是周朝老氏史官有后人去了楚国。

  周王都的人因为各种权力之争到诸侯国去的情况很常见,《左传》有多处记载,没有记载的肯定还不少,比如司马迁的祖先离开周都就没有记载。高级官员离开都城,也可能带着跟随自己的史官。但是,去楚国还是比较少,因为看不起楚国。

  但一个确凿的事件是王子朝之乱。

  周景王死后,王子朝与周悼王(王子猛)争夺王位,《左传·昭公二十二年》(公元前520年):“六月……丁巳,葬景王。王子朝因旧官、百工之丧职秩者,与灵、景之族以作乱……冬十月丁巳……以纳王于王城。”“十一月乙酉,王子猛卒,不成丧也。已丑,敬王即位。”

  王子猛死后,王子朝又与周敬王争位,一度在王城当了几年王,称西王,周敬王住在王城之东,称为东王。《左传·昭公二十三年》(公元前519年):“六月……甲午,王子朝入于王城,次于左巷。” “八月丁酉,南宫极震……今西王之大臣亦震,天弃之矣。东王必大克。”

  公元前516年周敬王在晋国的帮助下进入王都,王子朝一帮人带着典籍逃到楚国,《左传·昭公二十六年》(公元前516年):“冬十月丙申,王起师于滑。辛丑,在郊,遂次于尸。十一月辛酉,晋师克巩。召伯盈逐王子朝。王子朝及召氏之族、毛伯得、尹氏固、南宫嚚奉周之典籍以奔楚。”

  老氏是“守藏室之史”,西王王子朝带着典籍离开,应该也会要求管理典籍的史官跟随,老氏也就因此到了楚国。

  司马迁没有听说老子是其他诸侯国的人,只听说是楚国的,而王子朝正好是去到楚国,所以,可以比较肯定地说,作为史官的老氏是跟随王子朝一起到了楚国。

  司马迁说老子是楚国某县某乡人,如此具体,这个“老子”应该是跟随王子朝来到楚国的老氏或其后人,这个地点是老氏跟随王子朝来到楚国后的居住地,或其后人的居住地,而不可能是周朝史官老子的出身地。

  司马迁是把老子作为朝史官与作为楚地人的时间弄反了。几百年后的传说出现这样的误传是可以理解的,司马迁要整理的东西太多,也没有时间去仔细分析。

三、老子与孔子同时期吗?

  1、来到楚地的老子是与孔子同时期的老子吗?

  王子朝入楚是在鲁昭公二十六年,也就是公元前516年,孔子生活在前551年到前479年。王子朝来楚国是在孔子36岁时,据此可以判断,跟随王子朝来到楚国的很有可能是比孔子年长一些的老子本人,这时的他应该年纪比较大了。

  2、孔子见过老子吗?

  《史记·孔子世家》里记载孔子“适周问礼,盖见孔子云。辞去,而老子送至……鲁昭公之二十年,而孔子盖年三十矣。”王子朝之乱发生在鲁昭公二十二年,公元前520年,孔子32岁。《孔子世家》记载孔子到周王城见老子是在王子朝之乱以前,这在时间上是可信的。

  《庄子》里两次提到孔子见老子,在《庄子·天道》里说:“孔子西藏书于周室,子路谋曰:‘由闻周之征藏史有老聃者,免而归居,夫子欲藏书,则试往因焉。’”

  在《庄子·天运》里说:“孔子行年五十有一而不闻道,乃南之沛见老聃。老聃曰:‘子来乎?吾闻子,北方之贤者也!子亦得道乎?’”也就是说孔子五十一岁时老聃在南方,而孔子在北方,这也跟王子朝来到楚国的时间相符合。

  王子朝到了楚国并不甘心,还想争夺王位,公元前505年,终于让周敬王的人杀了,《左传·定公五年》:“五年春,王人杀子朝于楚。”而在上一年即公元前506年,吴国人进入楚国都城,楚昭王逃到云梦泽。前505年楚人到秦国求来救兵,最后才打败了吴军。在这样的环境下,王子朝被杀以后,一些随行人员未必会到楚国任职。(中原文化真正大规模传到楚国,可能正是这一次。老氏也是从这次事件开始在南方的楚地开始了活动。)

  跟随王子朝来到楚国的老子,大概是不会在混乱的楚国当官了,但有人会仰慕他而来向他求学,孔子慕名而来也是正常的。

  但孔子五十一岁对应于鲁定公十年,《左传》记录这年夏天孔子陪鲁定公会齐侯,《定公十年》:“夏,公会齐侯于祝其,实夹谷。孔丘相。”也就是这时孔子执政了,是否会去见老子呢?或者庄子写的时间有误差?两次问答的内容也像是庄子虚构的。但从中可以看到,老子曾是周朝史官,后来离开史官位置在家住着,而且是住在南方,这个信息也许是真实的。《庄子》里虚构的内容太多,但也有一些真实内容,时间上可能会有小误差。

  《礼记·曾子问》里也记录孔子多次提到他听老子如何说。

  记载中的时间地点都是与王子朝之乱这一历史事件相符的,所以,可以相信孔子见老子确有其事。也就是说老子与孔子一样生活在春秋晚期。

四、老子的寿命超长并不知所踪吗?

  1、司马迁的记录里为何有几个不同身份的老子?

  老子来到楚国,但他的老氏族人和他自己的子孙还会有留在周都的。有人可能会误以为老子跟着王子朝到了楚国,他留在周都的族人和子孙会不会被灭族。王子朝身边有一帮主谋的公卿,老子是看管国家典籍的,并没有参与叛乱,只是王子朝带着国家典籍离开,要求史官跟随。周王并不滥杀无辜,留在周都的老氏族人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先秦时尊称人“某子”,就像有一段时间尊称人“某君”,现在尊称“某先生”一样。如《左传》里卫国有孙良夫、孙林父、孙蒯祖孙三代人,是卫武公的后人,卫国上卿,都被称为孙子。兵家有孙武和孙膑,后人都叫孙子,以至于曾有段时间认为孙子就是孙膑一人。

  老子的后代或族人有的继续留在周朝当史官,有的来到楚国并在楚地繁衍,因为都姓老,尊称都是“老子”,于是几百年后的传说便有了老子是比孔子年长、是太史儋、是楚国人等多种说法了。

  2、为何“老子之子”宗与春秋晚期的老子相隔很远?

  《老子列传》:“老子之子名宗,宗为魏将,封于段干。宗子注,注子宫,宫玄孙假,假仕于汉孝文帝。而假之子解为胶西王卬太傅。” 也就是说“老子”的八世孙解是胶西王刘卬的太傅。刘卬是在文帝十六年(前164年)被封为胶西王,封十一年(前154年)被杀(《史记·汉兴以来诸侯王年表》),即解生活在公元前160年前后。每代按三十年往前推,解的八世祖“老子”应该生活在公元前400年前后,而老子又是与孔子同时期的人,于是,司马迁只好假设老子活了二百岁左右了。(虽然“玄孙”在《左传》里有一次当“远孙”用,但在这样明确的传承记录里应该不会。)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呢?这是因为“老子之子名宗”里的“老子”并非春秋晚期来到楚地的“一代”老子,而是楚地第N代的“老子”。

  王子朝入楚在前516年,这时孔子36岁,老子这时该有50多岁吧,跟他来的估计会有儿子和孙子辈的。老子的儿子们在周都时应该是学习当史官的,来楚地后出去找工作大概也不会成为将。

  更何况,春秋时期并无将相之称,也没有相当于将和相这样文武分开的官职,卿大夫平时治国理政,有战事就领兵出征,没有专职的武将。

  三家分晋在公元前457年,而得到周王的正式承认在前406年。而宗是魏将。假设三家分晋后,魏国立刻就设专门的将这一职,而且把将授予一个外来者宗,从年龄上来说,宗也不可能是老子的儿子,怎么也得是孙子。

  但是将相分职始于何时呢?可能不会是三家分晋后立刻出现的,估计是在各国战事多发以后。

  所以,魏将宗绝对不可能是老子的儿子辈,一定是相隔了好几代。

  “一代”老子来到楚地后应该是不会再去做官的,后代也未必都会做官,不做官的老氏从周朝史官成了普通人家,普通人家一般不做家谱的。直到宗当了魏将,后代开始做家谱了,当了官做家谱,这是正常的。别人照样尊称魏将宗的父亲为“老子”,家谱里也就记载为“老子”。

  《老子列传》里从宗开始往后记录得很清楚,可能司马迁是看到家谱的,而这个家谱是从宗的父亲“老子”开始记录的。

  如果司马迁当时看到的家谱一直记录到“一代”老子,他应该在《老子列传》里不会有那么多的不确定以致给出了三个可能的老子。

  司马迁所记老子的出生地应该是宗父的出生地,是楚地N代老子们的出生地,而非楚地“一代”老子的出生地。

  (汉代以后的家谱也有可能是根据《史记》记载,然后再往前追溯补充的。)

  3、老子应该是死于楚地

  《庄子·养生主》里说到老聃的死,没有说到老子出关。

  《庄子·寓言》里又说老子西游于秦,约见阳子。老子当然可以去西游,既然西游约见熟人,那也就不是要去隐居而让别人不知道他的踪迹,西游后可以返回楚国。也就是说司马迁所言老子过关后“莫知其所终”,且在过关时被迫留下五千言是不太可信的,我认为这是有人要神话老子,且因《老子》里有“知者不言”而杜撰的。

  老子西去经过函谷关都是假设老子是出生在楚国到周都当了史官,然后从周都西去,经过函谷关。(现在关尹似乎已被确定为甘肃天水人,得到《道德经》后到宋国研学,老死于宋国。如果真有向老子学习道学的关尹,我认为他也该是宋国或楚国这边的人。)

  但老子是周都人,后来才到的楚国,他西游也不必经过函谷关。

  《国语·周语》:“周之《秩官》有之曰:‘敌国宾至,关尹以告,行理以节逆之。’”说明“关尹”是边关的官名。

  《庄子》里虚构了很多故事,但人死之事应该不会虚构的(就算庄子所说秦失吊老子的情形有虚构)。我觉得《庄子》里的虚构有其特点:超凡的能力只有虚构的人物才具备,对于孔子老子等现实世界中的人,庄子虽然为他们虚构了非凡的思想和想象力,但是,却没有为他们虚构任何超凡的行动能力(因此我对壶子和列子是否确有其人存有疑问)。

  老子是浸透了中原文化的老者,他的思想也是积极入世的,他说的“功遂身退”,是说功成以后从高位退下来,并非是要到无人知晓的地方去隐居。隐是对应在朝廷拿俸禄而言的,当时的隐者——像《论语》里多处提到的——就是在乡野中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并非像后世那样躲到深山老林无人知晓处。老子本人并未身居高位,而且从周都来到楚国,相比之下已经是穷乡僻壤、荒蛮之地,他又何须再离家出走让子女和世人不知其所踪呢?

  所以,我认为庄子所说老聃之死并非虚构,而是确有其事,也就是说老子并未出关以后不知所踪,而是在楚地去世的。

  结论:跟孔子同时期的老子是周朝掌管典籍的史官,周都人,在晚年(公元前516年)随王子朝来到楚国,并终老在楚国。

  本文推论未必正确,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