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著名家教选介(二十二):刘禹锡、欧阳修 – 国学网

历代著名家教选介(二十二):刘禹锡、欧阳修

犹子蔚适越戒 刘禹锡

  【原文】

  犹子蔚晨跪于席端曰:(1)“臣幼承叔父训,(2)始句萌至于扶疏。(3)前日不自意,有司以名汙贤能书(4);又不自意,被丞相府召为从事(5)。重兢累聱,惧贻叔父羞(6)。今当行,乞辞以为戒。”(7)余曰:“若知彝器乎!(8)始乎砻斵,因入规矩,刳中廉外,枵然而有容者,(9)理腻质坚,然后加密石焉。(10)风戾日唏,不剖不聱。(11)然后青黄之,鸟兽之,饰乎瑶金,贵在清庙。(12)其用也幂以养洁,其藏也椟以养光。(13)苟措非其所,一有毫发之伤,儡然与破甑为伍矣。(14)汝之始成人,犹器之作朴:(15)是宜力学习砻斫(15)亲贤为青黄,睦僚友为瑶金,忠所奉为清庙,尽敬以为幂,慎微以为椟,去怠以护伤,在勤而行之耳。(16)设有人思披重霄而挹颢气,病无阶而升。(17)有力者揭层梯而倚泰山,然而一举足而一高,非独揭梯者所能也。(18)凡天位未尝旷,故世多贵人,唯天爵并者乃可伟耳。(19)夫伟人之一顾,踰乎华章,而一非亦惨乎黥刖。行矣,慎诸!吾见垂天之云在尔肩腋间矣。(20)

  昔吾友柳仪曹尝谓吾文隽而膏,味无穷而炙愈出也。(21)迟汝到丞相府,居一二日,袖吾文入谒以取质焉。(22)丞相,我友也。(23)汝事所从如事诸父,借有不如意,推起敬之心以奉焉,无忽!(24)

  【注释】

  (1)犹子蔚晨跪于席端曰:侄儿刘蔚早晨跪在坐席的边上说。犹子:如同儿子,指侄子或侄女。语出《礼记·檀弓上》:“兄弟之子,犹子也”;蔚:侄子刘蔚,堂兄刘申锡之子;席:坐席,唐以前铺在地上,供坐或跪用。

  (2)臣幼承叔父训:我从小就承蒙叔父的教训。臣:古时的奴隶,男曰“臣”,女曰“妾”,后泛指奴仆。李贺“臣妾意态间”(《赠陈商》)后来帝王手下的官员亦称“臣”。刘蔚在此亦是谦称。按:唐顺宗永贞元年(805),永贞革新失败,八司马之一的刘禹锡被贬为连州刺史,陪同前往贬所的除了老母、怀有身孕的妻子外,另外两人就是堂兄刘申锡及其侄子刘蔚。所以刘蔚说“臣幼承叔父训”。

  (3)始句萌至于扶疏:比喻从开始读书学习到知识丰富。句萌:草木初生的嫩芽。拳曲者称为“句”,有芒而直者称为“萌”。语本《礼记·月令》“季春之月,生气方盛,阳气发泄,句者毕出,萌者尽达”郑玄注:“句,屈生者;芒而直曰萌”;扶疏:树木枝叶茂盛的样子。

  (4)前日不自意,有司以名汙贤能书:前不久,想不到有关部门的官员,将我列入向上举荐的贤能名单。按:古代官员皆有向上级部门举荐贤能人员的责任。不自意:想不到;有司:有关部门的官员;汙:玷污,这里是谦辞,即官员将刘蔚列为贤能,举荐名单;书:推荐书。

  (5)又不自意,被丞相府召为从事:更想不到,又被丞相府招为幕僚。按:这里的丞相即元稹。穆宗长庆元年(821)元稹迁中书舍人,充翰林院承旨。但居相位仅三个月,就出为同州刺史、浙东观察使。据吴伟斌《元稹年谱》元稹来到浙东以后,刘禹锡就让自己的侄子刘蔚前来作元稹的幕僚,即刘蔚说的“被丞相府召为从事”。从事:汉代刺史的属吏,分为别驾从事史、治中从事史等,主要职责是主管文书、察举非法。后来作为幕僚的别称。

  (6)重兢累聱,惧贻叔父羞:(如此三番的抬举)让我一次次战栗、恐惧,一次次不敢接受,怕给叔父带来羞耻。兢:战栗;恐惧;聱(áo)不听取他人的意见。

  (7)今当行,乞辞以为戒:现在要动身了,临行前请再给我一些训诫。

  (8)余曰:若知彝器乎彝器:我说:“你知道钟、鼎等礼器吗?”彝器:也名“尊彝”中国古代青铜器中礼器的通称,如钟、鼎、樽、罍之类。

  (9)始乎砻斵,因入规矩,刳中廉外,枵然而有容者:(要制作彝器),先将器材磨制和砍削,然后按照规定的尺寸,将中间挖空,外面做得端方有品位。内里空虚而能容物。砻斵(lóngzhuó).磨制和砍削;规矩:圆规和矩尺,木工用具。刳(ku)用刀具挖空。苏洵:“刳中作酒杯”;廉:端方有品位。如“廉隅”,即指有棱角,喻品行端方,有气节;枵(xiāo)然:空虚状。此句和以下几句说的是制作彝器的过程。以比喻人格的修炼养成过程。

  (10)理腻质坚,然后加密石焉:其肌理细腻、质地坚硬,外面再加上密石等填充料。密石:又称密玉,属石英岩,色泽鲜艳均匀,质地致密细腻、坚韧、光洁,以红、绿色为佳,尤其是绿色翠透者最为珍贵,因产于山东密县而得名,国际上亦称“河南翠”。适于作为雕刻工艺品和首饰。

  (11)风戾日晞,不剖不聱:狂风吹烈日晒,不会开裂,仍然很光滑顺溜。戾(lì):凶暴,猛烈;晞(xī):干;剖:剖开,裂开;聱(áo):艰涩不顺。与前面“重兢累聱”的“聱”用法不同。

  (12)然后青黄之,鸟兽之,饰乎瑶金,贵在清庙:然后再涂上青、黄等颜色,画上鸟兽等图案,用琼瑶黄金加以装饰,作为贵重的礼器摆放在祖庙内。清庙:祖庙。语出《周颂·清庙》。此诗是洛邑告成时,周公率诸侯群臣告祭文王、致政成王的乐歌。

  (13)其用也幂以养洁,其藏也椟以养光:使用彝器时用盖布覆盖,以保持其洁净;不用时收藏在柜子里,以保持它的光彩。幂(mì)用盖布覆盖,遮盖;椟(dú):柜子,匣子。

  (14)苟措非其所,一有毫发之伤,儡然与破甑为伍矣:只要放置的地方不对,一旦有丝毫的损伤,破败的彝器就会被弃置,和破饭锅放到一起了。苟:只要;措:放置;儡(lěi)然:破败貌;甑(zèng):古代蒸饭的一种瓦器。

  (15)汝之始成人,犹器之作朴:你成长之初,就像主备用来制作彝器的还没有细加工的木料一样。朴:没有细加工的木料。(15)是宜力学习砻斵:应该努力进行磨制和砍削。以此喻品格修炼和养成。

  (16)亲贤为青黄,睦僚友为瑶金,忠所奉为清庙,尽敬以为幂,慎微以为椟,去怠以护伤,在勤而行之耳:然后亲人和贤人为你着彩,与你相处较好的同僚和朋友为你装饰上琼瑶和黄金,用忠诚作为能供奉祖庙的资本,用孝敬作为以保持其洁净盖布,用谨慎作为保护自己的柜子,用防止怠惰来避免损伤。所有这些,都在于勤勉和力行。

  (17)设有人思披重霄而挹颢气,病无阶而升:就像有人想裹挟洁白盛大之气冲上九重霄但苦于没有台阶之类援引。设:假设;披:劈开、冲开;挹(yì):裹挟;颢(hào)气:洁白盛大之气;病:苦于。

  (18)有力者揭层梯而倚泰山,然而一举足而一高,非独揭梯者所能也:有个有力之人将云梯靠在泰山边上让你爬上去。但一步步抬腿往上爬还是要靠你自己,那个为你提供云梯的人是帮不了你的。

  (19)凡天位未尝旷,故世多贵人,唯天爵并者乃可伟耳:但凡天上星宿之位从不会空缺,所以地上多出贵人。但只有具备仁义忠信等高尚的道德修养的人才能成为伟人。天爵:指具备仁义忠信等高尚的道德修养。因德高则受人尊敬﹐胜于有爵位﹐故称“天爵”语出《孟子》:“孟子曰:有天爵者,有人爵者。仁义忠信,乐善不倦,此天爵也;公卿大夫,此人爵也。”并:指仁义忠信等都具备。按:古人以为天人感应,地上的伟人皆对应天上的星宿。

  (20)夫伟人之一顾,踰乎华章,而一非亦惨乎黥刖。行矣,慎诸!吾见垂天之云在尔肩腋间矣:伟人对你一看顾,这种荣耀超过换没到文章,伟人对你一非议比遭受酷刑还要悲惨。(刘蔚)你去吧,要慎重啊!,我已经看见你将像腾空而起的大鹏一样,齐天的云彩已在你的肩膀和腋下升起了。黥刖:古代的两种刑法,黥(qíng):在人脸上刺字并涂墨之刑;刖(yuè),古代的一种酷刑,把脚砍掉;垂天之云:齐天之云。语出《庄子·逍遥游》形容大鹏“其翅若垂天之云郭庆藩《庄子集释》“垂犹边也,其大如天一面云也”。按:这里的“伟人”是借指刘蔚前去的前宰相元稹。他的一誉一毁对刘蔚都至关重要,告诫要刘蔚谨慎。

  (21)昔吾友柳仪曹尝谓吾文隽而膏,味无穷而炙愈出也:过去我的友人柳宗元曾说我的文章隽永而且丰腴,有无穷余味而且越是咀嚼就越是有味。柳仪曹:柳宗元的别称。世称礼部郎官为仪曹,柳柳宗元曾任礼部员外郎,故称为柳仪曹。膏:丰腴;炙:烘烤,这里指咀嚼体味。

  (22)迟汝到丞相府,居一二日,袖吾文入谒以取质焉。稍迟时日,等你到宰相府报到一、二日后,带我上我的文稿去拜见他并征求他对我文稿的意见。迟汝:你稍迟一点;丞相:指元稹,按:穆宗长庆元年(821)元稹迁中书舍人,充翰林院承旨。但居相位仅三月,随即出为同州刺史、浙东观察使。刘禹锡刘蔚是赴元稹浙东观察使任上作幕僚,这里说宰相,是敬称。袖:携带。古人袍袖宽大,东西即收在衣袖内;取质:听取他的意见。

  (23)丞相,我友也:丞相是我的好友。按:元稹是刘禹锡文学上的同道和政治上的好友。

  (24)汝事所从如事诸父,借有不如意,推起敬之心以奉焉,无忽:你侍奉他要像侍奉你的父亲一样。即使有不如意的地方,也要带着恭敬之心去侍奉,千万不要疏忽大意!诸:之于;借:假如,即使。

  【翻译】

  侄儿刘蔚早晨跪在坐席的边上说:“我从小就承蒙叔父的教训,从开始读书学习到知识逐渐丰富”。前不久,想不到有关部门的官员,将我列入向上举荐的贤能名单。更想不到,又被丞相府招为幕僚。(如此三番的抬举)让我一次次战栗、恐惧,一次次不敢接受,怕给叔父带来羞耻。现在要动身了,临行前请再给我一些训诫。我说:“你知道钟、鼎等礼器吗(要制作彝器),先将器材磨制和砍削,然后按照规定的尺寸,将中间挖空,外面做得端方有品位。内里空虚而能容物。其肌理细腻、质地坚硬,外面再加上密石涂料。狂风吹烈日晒,不会开裂,仍然很光滑顺溜。然后再涂上青、黄等颜色,画上鸟兽等图案,用琼瑶黄金加以装饰,作为贵重的礼器摆放在祖庙内。使用彝器时用盖布覆盖,以保持其洁净;不用时收藏在柜子里,以保持它的光彩。只要放置的地方不对,一旦有丝毫的损伤,破败的彝器就会被弃置,和破饭锅放到一起了。你成长之初,就像主备用来制作彝器的还没有细加工的木料一样,应该努力进行磨制和砍削这类品格修炼和养成。然后亲人和贤人为你着彩,与你相处较好的同僚和朋友为你装饰上琼瑶和黄金,用忠诚作为能供奉祖庙的资本,用孝敬作为以保持其洁净盖布,用谨慎作为保护自己的柜子,用防止怠惰来避免损伤。所有这些,都在于勤勉和力行。就像有人想裹挟洁白盛大之气冲上九重霄但苦于没有台阶之类援引。有个有力之人将云梯靠在泰山边上让你爬上去。但一步步抬腿往上爬还是要靠你自己,那个为你提供云梯的人是帮不了你的。:但凡天上星宿之位从不会空缺,所以地上多出贵人。但只有具备仁义忠信等高尚的道德修养的人才能成为伟人。伟人对你一看顾,这种荣耀超过换没到文章,伟人对你一非议比遭受酷刑还要悲惨。(刘蔚)你去吧,要慎重啊!,我已经看见你将像腾空而起的大鹏一样,齐天的云彩已在你的肩膀和腋下升起了。

  过去我的友人柳宗元曾说我的文章隽永而且丰腴,有无穷余味而且越是咀嚼就越是有味。稍迟时日,等你到宰相府报到一、二日后,带我上我的文稿去拜见他并征求他对我文稿的意见。丞相是我的好友。你侍奉他要像侍奉你的父亲一样。即使有不如意的地方,也要带着恭敬之心去侍奉,千万不要疏忽大意!

  【作者介绍】

  刘禹锡(772—842),字梦得,唐代洛阳人,自称“家本荥上,籍占洛阳”,又自言系出中山。其祖先为汉景帝贾夫人之子中山靖王刘胜。七代祖刘亮,事北朝为冀州刺史散骑常侍,随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其父、祖均为小官僚,父刘绪因避安史之乱,举族东迁,寓居嘉兴(今属浙江)。刘禹锡在那里度过了青少年时期。他很小就开始学习儒家经典和吟诗作赋,既聪明又勤奋,曾得当时著名诗僧皎然、灵澈的熏陶指点。德宗贞元六年(790)十九岁前后,刘禹锡游学长安,在士林中获得很高声誉。贞元九年进士及第,与柳宗元同榜。同年登博学鸿词科。两年后再登吏部取士科,任命太子校书,。不久丁忧居家。贞元十六年(800),杜佑以淮南节度使兼任徐泗濠节度,辟刘禹锡为掌书记,为杜佑所器重。后随杜佑回扬州,居幕期间代杜佑撰表状甚多。贞元十八年(802),调任京兆府渭南县主簿,不久迁监察御史。当时,韩愈、柳宗元均在御史台任职,三人结为好友,过从甚密。贞元二十一年(805)正月,唐德宗卒,顺宗即位。原太子侍读王叔文、王伾素有改革弊政之志,这时受到顺宗信任进入中枢。刘禹锡与王叔文相善,其才华志向尤受叔文器重,遂被任为屯田员外郎、判度支盐铁案,参与对国家财政的管理。这段时间刘禹锡政治热情极为高涨,和柳宗元一道成为革新集团的核心人物。在保守势力的联合反扑下,很快宣告失败。顺宗被迫让位于太子李纯,王叔文赐死,王丕被贬后病亡,刘禹锡与柳宗元等八人先被贬为远州刺史,随即加贬为远州司马。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八司马事件”。其中刘禹锡被贬为朗州司马。元和九年十二月(815年2月),刘禹锡与柳宗元等人一起奉召回京。刘禹锡因写了《元和十一年,自朗州召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诗得罪执政,又被贬谪到更远的播州去当刺史,幸有裴度、柳宗元诸人帮助,改为连州刺史。刘禹锡在连州近五年因母丧才得以离开。长庆元年(821年)冬,刘禹锡被任为夔州(今四川奉节县)刺史。长庆四年(824年)夏,调任和州(今安徽和县)刺史。敬宗宝历二年(826年)奉调回洛阳,任职于东都尚书省。从初次被贬到这时回京,刘禹锡被贬外地前后共历二十三年。以后历官主客郎中、礼部郎中,苏州、汝州、同州刺史。从开成元年(836年)开始,改任太子宾客、秘书监分司东都的闲职。武宗会昌元年(841年),加检校礼部尚书衔。世称刘宾客、刘尚书。会昌二年(842年)病卒于洛阳,享年七十一岁。死后被追赠为户部尚书,葬在河南荥阳(今郑州荥阳)。

  刘禹锡在元和十三年(818)曾自编其著述为“四十通”,又删取四分之一为“集略”。这是最早的刘禹锡集和选本,今都不传。载《刘禹锡集》40卷。宋初亡佚10卷,仅剩余30卷。而后宋敏求搜集遗佚,辑为《外集》100卷,但仍有遗漏。《刘禹锡集》三十卷,《外集》十卷,集中卷二十六,二十七收乐府两卷。

  刘禹锡在和州(今属安徽)故居“陋室”,自宋代以来,明代、清代都进行过扩建和重建。1986年,陋室由安徽省、和县拨款修葺。同年,陋室经省人民政府批准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占地5多亩。

  刘禹锡诗文俱佳,涉猎题材广泛,与柳宗元并称“刘柳”,与韦应物、白居易合称“三杰”,并与白居易合称“刘白”。其诗,无论短章长篇,大都简洁明快,风情俊爽,有一种哲人的睿智和诗人的挚情渗透其中,极富艺术张力和雄直气势。诸如“朔风悲老骥,秋霜动鸷禽”、“马思边草拳毛动,雕眄青云睡眼开”,“沉舟侧伴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等诗句,昂扬高举,格调激越,具有一种振衰起废、催人向上的力量。刘禹锡常常收集民间歌谣,学习它的格调进行诗歌创作,如《竹枝词》、《杨柳枝词》朴素自然、清新可爱,散发着民歌那样浓郁的生活气息

  刘禹锡的文章以论说文成就为最大。一是专题性的论文,论述范围包括哲学、政治、医学、书法、书仪等方面。哲学论文如《天论》三篇,在唯物主义思想发展史上有一定的地位。其他方面的论文如《答饶州元使君书》、《论书》、《答道州薛郎中论方书书》、《答道州薛郎中论书仪书》,都征引丰富,推理缜密,巧丽渊博,雄健晓畅。二是杂文。一般因事立题,有感而发。这些作品,短小精悍,隐微深切。或借题发挥,针砭现实;或托古讽今,抨击弊政,都具有一定的现实性

  历代史家和文学家、政治人物对刘禹锡都有很高评价:

  《新唐书》:禹锡恃才而废,褊心不能无怨望,年益晏,偃蹇寡所合,乃以文章自适。素善诗,晚节尤精,与白居易酬复颇多。居易以诗自名者,尝推为“诗豪”,又言:“其诗在处,应有神物护持。”

  白居易:彭城刘梦得,诗豪者也,其锋森然,少敢当者。予不量力,往往犯之。夫合应者声同,交争者力敌,一往一复,欲罢不能。繇是每制一篇,先相视草,视竟则兴作,兴作则文成。一二年来,日寻笔砚,同和赠答,不觉滋多。

  黄庭坚:大概刘梦得乐府小章优于大篇,诗优于它文耳”《岁寒堂诗话》:李义山、刘梦得、杜牧之三人,笔力不能相上下,大抵工律诗而不工古诗,七言尤工,五言微弱,虽有佳句,然不能如韦、柳、王、孟之高致也,义山多奇趣,梦得有高韵,牧之专事华藻,此其优劣耳。

  严羽《沧浪诗话》:大历后,刘梦得之绝句,张籍、王建之乐府,我所深取耳。

  胡震亨《唐音癸签》:禹锡有诗豪之目。其诗气该今古,词总平实,运用似无甚过人,却都惬人意,语语可歌,其才情之最豪者。司空图尝言:禹锡及杨巨源诗各有胜会,两人格律精切欲同;然刘得之易,杨却得之难,入处迥异尔。

20160709_007

刘禹锡和州陋室 刘禹锡手书

  【简评】

  这篇诫子书主要是告诫侄儿刘蔚要严于修身,反复砥砺磨练自己,并且为人处世要谨慎小心,免得一失足成千古恨。这与一般的诫子书并无什么不同。本文的优长在于以下两点:

  第一,他善于用通俗形象的比喻来教育开导。刘禹锡是位出色的文学家,他正是发挥了用形象比喻来劝诫的文学功能。作者将清庙的供器彝器的制作过程和处置位至,与人的成长过程和为人处世一一做对比:彝器的制作过程是:“始乎砻斵,因入规矩,刳中廉外”,“然后加密石”,使之“风戾日唏,不剖不聱”;“然后青黄之,鸟兽之,饰乎瑶金”这样才能成为贵重的彝器,供在清庙之内;人要想成材,也需要反复砥砺磨练:“汝之始成人,犹器之作朴:是宜力学习砻斫,亲贤为青黄,睦僚友为瑶金,忠所奉为清庙”。在为人处世上,彝器必须“幂以养洁,其藏也椟以养光”。供奉时必须谨慎小心:“苟措非其所,一有毫发之伤,儡然与破甑为伍矣”。为人处世也应:“尽敬以为幂,慎微以为椟,去怠以护伤,在勤而行之耳”。在开导侄儿,谈及自己的努力和外界的帮助两者间相互关系时,也是通过比喻:有人如果立志要腾上九霄,但“无阶而升”也是不行的;但如果有人将登天梯靠在泰山边上,还是要靠你一步步爬上去,“非独揭梯者所能”替代的。通篇皆是通过比喻来开导,没有板着面孔来说教。这样容易被接受。

  第二,本篇除了开导训诫外,还有积极的鼓励。如说到侄儿去宰相府但任幕僚,这就像大鹏鸟要展翅高飞一样,而且已经看到“垂天之云在尔肩腋间矣”。有鞭策也有鼓励,这是现代教育的特征,也正是古代教子书所缺乏的。

  这篇诫子书除了在教育子女方面为我们提供借鉴外,还有其文学史料的价值,因为他以当事人的身份为元和诗坛的主将刘禹锡、元稹以及和柳宗元的关系,提供了第一手资料:

  “诗到元和体变新”,元稹、白居易和刘禹锡都是元和年间文学革新的主将,又是互相推崇、志同道合的密友。其政治取向相近。元稹斗争精神虽不如刘禹锡,都极力主张改革中唐藩镇割据、宦官专权等弊政。在遭受政治迫害时更是惺惺相惜,互相鼓励。唐宪宗元和年间,刘禹锡、元稹曾有一段时间重合的贬谪经历。两人在贬谪中惺惺相惜,互相安慰,互相勉励:先是刘禹锡因参与永贞革新失败而获罪,于永贞元年(805)九月贬为连州(治所在今广东省连州市)刺史,还未到贬所,又再贬为朗州(治所在今湖南省常德市)司马。接着元稹以劾治东川、浙右、武宁、河南诸长吏不法事,以及与实力派宦官刘士元争住驿站上厅遭忌,于元和五年(810)三月贬为江陵(治所在今湖北省荆州市)士曹参军。元和十年(815)春,两人又分别承赦诏次第抵京。三月,又再次贬谪在遐荒:元稹出为通州(治所在今四川省达州市)司马,刘禹锡出为连州刺史。元和十三年(818年)冬,元稹自通州司马迁授虢州(治所在今河南省灵宝市)长史,次年到任,旋即征为膳部员外郎。元和十四年(819),刘禹锡自连州扶母柩北归。长庆元年(821)服阕,授夔州(治所在今重庆市奉节县)刺史。从元和五年到元和十四年,元、刘二人郁居远州,感受略同,声气应求,两人之间有“石枕”、“壁州鞭”绝句、律诗之赠。公元810年,元稹因与宦官刘士元争夺驿站的厅房大打出手,被贬为江陵府士曹参军。刘禹锡为了褒奖元稹不屈服于阉竖淫威的坚强意志,特意赠给他一只文石枕和一首七绝《赠元九侍御文石枕以诗奖之》。诗中写道:“文章似锦气如虹,宜荐华簪绿殿中。纵使商飙生旦夕,犹堪拂拭愈头风”。诗中夸奖元稹的才华,并对其遭到无端打击表示慰问。元稹回赠了壁州产的马鞭和一首答诗《刘二十八以文石枕见赠,仍题绝句以将厚意,因持壁州鞭酬谢,兼广为四韵》诗中写道:“枕截文琼珠缀篇,野人酬赠壁州鞭。用长节时君须策,泥醉风云我要眠。歌眄彩霞临药灶,执陪仙仗引炉烟。张骞却上知何日,随会归朝在此年”。诗中在称赞刘禹锡的才华和对其被贬表示同情,更以马鞭暗示:两人不要气馁,要保持自己的志向快马加鞭。刘禹锡接到元稹的酬赠后,又作《酬元九侍御赠壁州鞭长句》。诗中通过咏鞭赞扬了元稹的品格,也表明了自己的志向和情操:‘碧玉孤根生在林,美人相赠比双金。初开郢客缄封后,想见巴山冰雪深。多节本怀端直性,露青犹有岁寒心。何时策马同归去,关树扶疏敲镫吟?”元稹去世后,文宗大和七年,太子宾客分司东都的自居易将悼念元稹等好友的两首绝句《微之、敦诗、晦叔相次长逝,岿然自伤,因成二绝》,寄给时为苏州刺史的刘禹锡看刘禹锡回赠了一首七律《乐天见示防微之、敦诗、晦叔三君子,皆有深分,因成是诗以寄》。诗题中即提到与元稹等“皆有深分”。在这篇诫子书中,又再次对侄儿提到:“丞相,我友也。汝事所从如事诸父,借有不如意,推起敬之心以奉焉,无忽!”。诗文可以为两人的友谊互证。要知道,刘蔚是刘禹锡的爱侄,当刘禹锡最困难时,只有堂兄刘申锡及其子刘蔚陪伴在身边:永贞元年(805)永贞革新失败,九月十三日,刘禹锡带着怀有身孕的妻子薛氏,离开长安前往贬所,十月下旬,堂兄刘申锡及其侄儿刘蔚护送刘禹锡老母卢氏夫人,分乘两辆木轮马车一路南来贬所,陪伴在远在天涯的孤臣身边。现在,元稹为仅近三个月就被罢免,刘禹锡却将爱侄送到贬为浙东观察使的元稹身边作为幕僚。以此表示对元稹的信任和支持。

  刘禹锡与柳宗元也有很多共同之处:政治上,两人一起参与永贞革新,并肩战斗;创作上,两人诗文俱佳,趣味相投,相互唱和。甚至在生活经历上,二人也有不少相似之处。他们一起进京应试,同榜登进士第。接下来,同朝为官,一起共事。后又因革新失败双双一贬再贬。元和十年(815)三月再次被贬时,刘禹锡因作诗讽刺执政遭到更严厉的惩罚,被贬到更远的贵州播州当刺史,被贬为柳州刺史的柳宗元考虑到刘禹锡有八十岁的老母亲需要随身奉养,便不顾自身厉害几次上书朝廷,要求和刘禹锡对换。后经友人裴度等帮助,才将刘禹锡改贬为连州刺史。柳宗元到柳州后,写了著名的《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怀念战友,而刘禹锡在柳宗元去世后,前后写了三篇祭文:《祭柳员外文》、《重祭柳员外文》、《为鄂州李大夫祭柳员外文》追悼柳宗元在祭文中长歌当哭,追忆相知之情:“唯我之哭,非吊非伤。来与君言,不成言哭。千哀万恨,寄以一声。唯识真者,乃相知耳”(《重祭柳员外文》)。在这封诫子书中,刘禹锡再次提到亡友对自己文章的评价:“昔吾友柳仪曹尝谓吾文隽而膏,味无穷而炙愈出也”。亦可作为“唯识真者,乃相知耳”的旁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