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著名家教选介(十八):徐勉、唐太宗 – 国学网

历代著名家教选介(十八):徐勉、唐太宗

诫子崧书 徐勉

原 文

  吾家本清廉,故常居贫素。至于产业之事,所未尝言,非直不经营而已(1)。薄躬遭逢,遂至今日(2),尊官厚禄,可谓备之。每念叨窃若斯,岂由才致(3),仰藉先门风范,及以福庆,故臻此尔(4)。古人所谓“以清白遗子孙,不亦厚乎”?又云“遗子黄金满籝,不如一经”。(5)详求此言,信非徒语。(6)

  吾虽不敏,实有本志,庶得遵奉斯义,不敢坠失。(7)所以显贵以来,将三十载,门人故旧,亟荐便宜,(8)或使创辟田园,或劝兴立邸店,又欲舳舻运致,亦令货殖聚敛。(9)若此事众,皆距而不纳(10),非谓拔葵去织,且欲省息纷纭。(11)中年聊於东田闲营小园者,非在播艺以要利人,正欲穿池种树,少寄情赏(12)。又以郊际闲旷,终可为宅,(13)傥获悬车致事,实欲歌哭於斯(14),慧日、十住等,既应营婚,又须住止(15)。吾清明门宅,无相容处,所以尔者,亦复有以(16)。前割西边,施宣武寺,既失西厢,不复方幅,意亦谓此逆旅舍耳,何事须华?(17)常恨时人,谓是我宅。(18)

  古往今来,豪富继踵,高门甲第,连阖洞房,宛其死矣,定是谁室?(19)为培娄之山,聚石移果,杂以花卉,以娱休沐,(20)用托性灵,随便架立,不在广大,惟功德处,小以为好,(21)所以内中逼促,无复房宇。(22)近营东边儿孙二宅,乃藉十住南还之资,(23)其中所须,犹为不少,既牵挽不至,又不可中途而废。(24),郊间之园,遂不办保,货与韦黯,乃获百金,成就两宅,已消其半(25)。寻园价所得,何以至此,(26)由吾经始历年,粗已成立,(27)桃李茂密,桐竹成阴,塍陌交通,渠畎相属,华楼迥谢,颇有临眺之美,孤峰丛薄,不无纠纷之兴,渎中并饶菰蒋,湖里殊富芰荷。(28)虽云人外,城阙密迩,韦生欲之,亦雅有情趣,追述此事,非有吝心,盖是笔势(南史作事意)所至耳(29)。

  忆谢灵运山家诗云:中为天地物,今成鄙夫有(30)。吾此园有之二十载矣,今为天地物,物之与我,相校几何哉?(31)此吾所馀,今以分汝,营小田舍,亲累既多,理亦须此。(32)且释氏之教,以财物谓之外命,儒典亦称何以聚人曰财(33)。况汝曹常情,安得忘此?闻汝所买姑熟田地,甚为舄卤,弥复可安(34)。所以如此,非物竞故也。虽事异寝丘,聊可仿佛。(35)孔子曰:居家理事,可移於官。(36)既已营之,宜使成立,进退两亡,更贻耻笑。(37)若有所收获,汝可自分赡内外大小,宜令得所,非吾所知,又复应沾之诸女耳(38)。汝既居长,故有此及。凡为人长,殊复不易,当使中外谐缉,人无间言,先物後己,然後可贵。(39)老生云:“後其身而身先”。若能尔者,更招巨利,汝当自勖,见贤思齐,不宜忽略以弃日也。(40弃日乃是弃身,身名美恶,岂不大哉?可不慎欤?今之所敕,略言此意,正谓为家已来,不事资产,既立墅舍,以乖旧业,陈其始末,无愧怀抱。(41)

  兼吾年时朽暮,心力稍殚,牵课奉公,略不克举,其中馀暇,裁可自休,(42)或复冬日之阳,夏日之阴,良辰美景,文案闲隙,负杖蹑履,逍遥陋馆,临池观鱼,披林听鸟,浊酒一杯,弹琴一曲,求数刻之暂乐,庶居常以待终,不宜复劳家间细务(43)。汝交关既定,此书又行,凡所资须,付给如别,自兹以後,吾不复言及田事,汝亦勿复与吾言之(44)。假使尧水汤旱,吾岂知如何?(45)若其满庾盈箱,尔之幸遇,如斯之事,并无俟令吾知也。(46)

  记云:“夫孝者,善继人之志,善述人之事”。(47)今且望汝全吾此志,则无所恨矣。

  (《梁书·徐勉传》,《南史》卷六十,又略见《艺文类聚》二十三)

 
注 释

  (1)吾家本清廉,故常居贫素。至于产业之事,所未尝言,非直不经营而已:我家世代有清廉的家风,生活居处向来贫淡。至于说到购置产业,不但没有做过,连说都没有说过。直:仅、只。

  (2)薄躬遭逢,遂至今日。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一直到今天皆是如此。薄躬:自身。

  (3)每念叨窃若斯,岂由才致:每每想到能获得如此高的职位,并非是由于我才能出众。窃:窃取,这里指得到。

  (4)仰藉先门风范,及以福庆,故臻此尔:这完全是靠我家清廉的门风以及祖宗的福德,才使我获得的。仰藉:仰赖依靠;臻:至、达到。

  (5)又云“遗子黄金满籝,不如一经”:又说留给子孙一箱黄金,不如传给他一部儒家经典。籯(yíng):竹笼、竹制箱子;经:经书,这里指儒家经典。

  (6)详求此言,信非徒语:细细想想这句话,绝不是空话。徒语:说说而已。

  (7)庶得遵奉斯义,不敢坠失。就是希望将清白家风继承下去,不会中断。庶:庶己,但愿如此。

  (8)门人故旧,亟荐便宜:我的门生和老朋友,极力建议我斟酌事宜,自行决断。亟(qì):急切;便宜:斟酌事宜,不拘陈规,自行决断处理。

  (9)或使创辟田园,或劝兴立邸店,又欲舳舻运致,亦令货殖聚敛。有的劝我置办田产,有的劝我开设店铺,又要我置办一支船队搞运输,通过经商来积累钱财。或:有的人;邸店:又称"邸肆"﹑"邸铺"、"塌坊"﹑"塌房"。邸(dǐ)原是指堆放货物的货栈﹐“店”原是指沽卖货物的场所﹐东晋﹑南朝至唐初两者是有所区分的。但南朝时已有邸店,将两者合在一处。舳舻(zhúlú):首尾相接的船队。舳,船尾;舻,船头。货殖:经商。语出《论语·先进》:“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司马迁《史记》中专设“货殖列传”。

  (10)若此事众,皆距而不纳:对于这些建议,我一概拒绝不接受。距:同“拒”。

  (11)非谓拔葵去织,且欲省息纷纭。这并非是要像鲁国公仪子那样拔掉自家栽培的冬葵,去掉自家从事的纺织,做到为官不与民争利。只是为了免除一些不必要的纷争和烦扰。葵:冬葵,是一种民间食用的重要的蔬菜,俗称“百菜之主";织,纺织。种葵、纺织,皆百姓主要谋生手段。“拔葵去织”语出《汉书·董仲舒传》:“故公仪子相鲁,之其见家织帛,怒而出其妻;食子舍而茹葵,愠而拔其葵”。

  (12)非在播艺以要利人,正欲穿池种树,少寄情赏:并非要在这个小园内种植谷物蔬菜以利别人,而是打算挖个池塘,种一些树木。以此寄托我的情怀,赏心悦目而已。播艺:播种耕作。唐常衮《扶风郡王马公神道碑铭》:“禾麻菽麦,业於播艺,用之有节。”以要利人:以利人为要。

  (13)又以郊际闲旷,终可为宅:又因为郊外土地闲旷,今后可以用来建住宅。以:因为。

  (14)傥获悬车致事,实欲歌哭於斯:假如获准让我退休,我就可以自在地生活在这里。傥(tǎng):如果;悬车致事:告老引退,辞官家居。悬车:因为不用上班了,让车辆空着。致事:停止办公务。歌哭於斯:在这里抒发自己快乐和忧伤。徐勉晚年,多次上书请求告老隐退,梁武帝皆不允。据《梁书》卷四十八“徐勉传”:“中大通三年(531),又以疾自陈,移授特进、右光禄大夫、侍中、中卫将军,置佐史,馀如故。增亲信四十人。”

  (15)慧日、十住等,既应营婚,又须住止:慧日、十住这些僧人,前来主持婚丧礼俗,也需要住地。十住:佛教徒法号。慧日,梵语,意为以日光比喻佛之智慧普照众生,能破无明生死痴暗。与“慧光”、“慧照”等同义;十住,又称十地住、十法住、十解。大乘菩萨的修行阶位。为五十二阶位中,第十一位至第二十位的称呼。

  (16)吾清明门宅,无相容处,所以尔者,亦复有以:我家门风清廉,住房不多。我所以要在城郊买个小园,就是做上述考虑的。

  (17)前割西边,施宣武寺,既失西厢,不复方幅,意亦谓此逆旅舍耳,何事须华:这块小园的前面已经施舍割给宣武寺。小园失去西面这块地,已经不完整。但我以为住宅不过是人生旅途上一个小客栈,何必那么奢华宏大呢?方幅,周边完整的地块;逆旅舍:客舍,旅店。语出《左传·僖公二年》:“今虢为不道,保于逆旅。”

  (18)常恨时人,谓是我宅:所以我讨厌社会上说这里是我的私宅。

  (19)古往今来,豪富继踵,高门甲第,连阖洞房。宛其死矣,定是谁室?古往今来,豪门富翁一个跟着一个;高大门楼的上等府邸,房间连接着房间。但他一旦死去,这又变成是谁的住宅?踵:脚后跟;甲第:上等府第;阖(hé):门户关闭。

  (20)为培娄之山,聚石移果,杂以花卉,以娱休沐:我在东田小园内堆个小土丘,上面垒几块石头,种上果树,又栽一些花卉,作为休息日自娱之处。培娄:本作“部娄”,小土丘。语出《左传·襄公二十四年》:“部娄无松柏。”杜预注:“部娄,小阜”;休沐:古代官员休息日。供官员休息和沐浴。汉代的官员是五天休息一天。见《资治通鉴》胡三省注:“汉制,中朝官五日一下里舍休沐”。

  (21)用托性灵,随便架立,不在广大,惟功德处,小以为好:园内的园林修筑,主要用来作为精神寄托,并不刻意追求。并不求广大,只求积善存德,小一些为好。

  (22)所以内中逼促,无复房宇:因此园内环境狭小,并未建房舍。(按,这是在解释为何“常恨时人,谓是我宅”)。

  (23)近营东边儿孙二宅,乃藉十住南还之资:近来营造的园东面给儿孙的两处房舍,是借用十住和尚准备返回南方的路费。

  (24)其中所须,犹为不少,既牵挽不至,又不可中途而废:修建这两处房舍,需要不少花费。经费既没有出处,又不能半途而废。牵挽不至:筹措谋划不到。

  (25)郊间之园,遂不办保,货与韦黯,乃获百金,成就两宅,已消其半:于是我这个用来休沐之娱的东田小园便保不住了。卖给了韦黯,得到一百两银子,建好儿孙这两处房宅,已用去了一半银子。货:售给。

  (26)寻园价所得,何以至此:寻思一个郊外的小园,为何能卖得一百两银子?

  (27)由吾经始历年,粗已成立:那是由于我经过数年(按:下文说20年)经营,小园的园林已初具规模。

  (28)桃李茂密,桐竹成阴,塍陌交通,渠畎相属,华楼迥榭,颇有临眺之美,孤峰丛薄,不无纠纷之兴,渎中并饶菰蒋,湖里殊富芰荷:园内桃李茂密,桐树和竹子也都成林。园内小路纵横,水渠连着田沟。如果在此盖上华丽的楼台,建成曲折的水上亭阁,登临眺望是非常美的。(按:这里是设想韦黯购买后的建筑情形,与前面说的“内中逼促,无复房宇”并不矛盾)。园内小土丘草木茂盛,藤萝交缠让人产生兴致;小水沟内长着很多茭白,湖里有很多菱叶与荷叶。塍陌(chéngmò):田间小路;渠畎相属:畎(quǎn),田地间的沟。相属,相连;迥榭:曲折的水榭。榭(xiè):建在水面上的房屋。临眺:登临眺望;丛薄:茂密的草丛。语出《楚辞·招隐士》:“丛薄深林兮人上栗。”洪兴祖《楚辞补注》:“深草曰薄”;渎(dú)小水沟、水渠;菰蒋(gūjiǎng)茭白的叶子菰茭白,唐李白《新林浦阻风寄友人》诗:“海月破圆景,菰蒋生绿池”;殊富芰荷:菱叶与荷叶特别多。殊:特别;

  (29)虽云人外,城阙密迩,韦生欲之,亦雅有情趣,追述此事,非有吝心,盖是笔势所至耳:这里虽说是郊外,但离城很近。韦黯愿出资买下,说明他这个人也很有情趣。我向你追述此园的修建、园内的景致和卖园的原因,并非是表达吝惜之心,只是信笔所至罢了。(按:《南史》本传中“笔势”为“笔意”)。迩(ěr):距离近。

  (30)忆谢灵运山家诗云:中为天地物,今成鄙夫有:谢灵运在《山家》诗中说:“这山是天地之物,今日居然为下等人所据有。谢灵运(385——433),浙江会稽人,东晋名将谢玄之孙,小名“客”,人称谢客。又以袭封康乐公,称谢康公、谢康乐。晋末曾出任为琅琊王德文的大司马行参军,豫州刺史刘毅的记室参军,北府兵将领刘裕的太尉参军等。入宋后,因刘裕采取压抑士族政策,降爵为康乐侯,出任永嘉太守,临川内史等职。元嘉十年(433)被宋文帝刘义隆以“叛逆”罪名杀害。他是著名的山水诗人,中国文学史上山水诗派的开创者。其中有不少自然清新的佳句,如写春天“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登池上楼》);写秋色“野旷沙岸净,天高秋月明”(《初去郡》);写冬景“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岁暮》)等等。从不同角度刻画自然景物,给人以美的享受。《山家》诗:今仅存残句,见于逯钦立《上古秦汉三国两晋南北朝》。鄙夫:人品鄙陋、见识浅薄的人。

  (31)吾此园有之二十载矣,今为天地物,物之与我,相校几何哉:我拥有这座小园已经20年了,今日重回天地之间。天地与我两相比较,小园自然应该属于天地所有。

  (32)此吾所馀,今以分汝,营小田舍,亲累既多,理亦须此:指卖园“所获百金,成就两宅”外剩下的银两,分给儿子徐崧,让他去经营一块田地和小房舍。长子在家主持家务,家庭人口多,我应该接济你。

  (33)且释氏之教,以财物谓之外命,儒典亦称何以聚人曰财:况且佛教教导我们,财物是身外之物。儒家典籍也告诉人们不得聚敛别人财物。按:梁武帝好佛,曾数次舍身佛寺。大臣们自然多为佛教徒。徐勉作为重臣,更不会例外。他让慧日、十住等僧人居住在己处,又将东田的西面施舍给宣武寺,皆是明证。

  (34)况汝曹常情,安得忘此?闻汝所买姑熟田地,甚为舄卤,弥复可安:何况你们只是寻常之人,怎能会不像常人那样置田买地呢?听说你们在姑熟买的田地,含有过多盐碱成分不适于耕种,我就更加不安(所以要用卖园余下之资接济你们)。汝曹:你们;姑熟:今安徽当涂县;舄卤(xìlǔ)含有过多盐碱成分不适于耕种的土地。

  (35)所以如此,非物竞故也。虽事异寝丘,聊可仿佛:我之所以要接济你,并非是鼓励你置田买地。这种做法虽比不上楚国孙叔敖临终时告诫其子与世无争、知足知止的“寝丘之志”,但也与此用意相似。物竞故:物竞,与人竞争购置物业。故,原因;寝丘:春秋时代楚国的一块山地,在今河南沈丘县东南。相传楚令尹孙叔敖临终时告诫其子勿受楚王所封肥美之地,而请受瘠薄的寝丘,以保长久不失。后人把与世无争、知足知止之心称为为“寝丘之志,如南朝·齐·王俭《褚渊碑文》:“既秉辞梁之分,又怀寝丘之志。所受田邑,不盈百井。”

  (36)孔子曰:居家理事,可移於官。孔子说:一个人居家过日子,能处理得有条有理;他如当官,也会将公务办得头头是道。见《孝经》:“子曰:君子之事亲孝,故忠可移于君;事兄悌,故顺可移于长;居家理,故治可移于官”

  (37)既已营之,宜使成立,进退两亡,更贻耻笑:姑熟田既然已经买了,就把它管理好。如果嫌田不好又将它放弃,这更会被人耻笑。

  (38)若有所收获,汝可自分赡内外大小,宜令得所,非吾所知,又复应沾之诸女耳:假如田地有所收获,你可以自行决定分些粮食给家族中内外大小人等,要做的合适,至于具体如何操作,我就不知道了。另外也要让你的姐妹们沾点好处。

  (39)汝既居长,故有此及。凡为人长,殊复不易,当使中外谐缉,人无间言,先物後己,然後可贵:你是家中的长兄,所以我才这样交代你。大凡当长兄的,都非常不容易。为人行事要使内外协调一致,别人无闲话可说。一事当前,先考虑别人然后才是自己,这样才会受到尊重。谐缉:协调一致。《宋书·巴陵哀王休若传》:“以休若和善,能谐缉物情,虑将来倾幼主,欲遣使杀之”;人无间言:别人无闲话可说。

  (40)老生云:“後其身而身先”。若能尔者,更招巨利,汝当自勖,见贤思齐,不宜忽略以弃日也:老子说:“如果一个人能把他人的利益放在前面,别人也会把他的利益放在前面”。你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就能获得巨大的好处。理应当勉励自己,努力赶上贤者,一天都不要忘记这段话。勖(xù):勉励;见贤思齐:见到德才兼备的人就想赶上他。语见《论语·里仁》:“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弃日:一天也不能放弃、忘掉;老生:即老子,又称老聃、李耳,我国古代伟大的哲学家和思想家、道家学派创始人,道教中老子被尊为道祖。存世有《道德经》(又称《老子》),精华是朴素的辨证法,主张无为而治,其学说对中国哲学发展具有深刻影响。这段话见《道德经》第七章:“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

  (41)弃日乃是弃身,身名美恶,岂不大哉?可不慎欤?今之所敕,略言此意,正谓为家已来,不事资产,既立墅舍,以乖旧业,陈其始末,无愧怀抱:一天忘掉这句话就是在糟蹋自身。一个人是获美名还是恶名,这岂不是大事吗?能不谨慎对待吗?今天告诫你的这些话,正是我成家以来不去追求资产积累的原因。我在东田经营小园,又为建儿孙二宅卖掉此园,已有违我昔日的旧业。今天把这事的前后经过告诉你,是为了无愧于我自己的襟怀志趣。敕(chì):告诫;墅舍:指前面提到的小园和建儿孙二宅;乖:违背;始末:事情的经过。按:《艺文类聚》“弃日句”前有“非徒”二字。

  (42)兼吾年时朽暮,心力稍殚,牵课奉公,略不克举,其中馀暇,裁可自休:加上我已年老衰朽,身心气力皆已疲惫。处理公务已很勉强在规定时日内完成。其中如有空闲,才用来休息。殚(dān):竭尽;牵课:勉强,强作。刘勰《文心雕龙·养气》:三代、春秋,虽沿世弥缛,并适分胸臆,非牵课才外也;克举:限期举事。《列子·汤问》:“管仲勉齐桓公,因游辽口,俱之其国,几克举”。裁:同“才”。

  (43)或复冬日之阳,夏日之阴,良辰美景,文案闲隙,负杖蹑履,逍遥陋馆,临池观鱼,披林听鸟,浊酒一杯,弹琴一曲,求数刻之暂乐,庶居常以待终,不宜复劳家间细务:或者在冬天的太阳下,夏天的阴凉处,良辰美景之际,处理公务闲暇之时,拄着拐杖穿着木屐,在简陋的园林馆中逍遥自在。到池塘边看游鱼,拨开林木听鸟鸣。一杯寡淡的酒,一曲琴音,追求一段时间的安乐,大体上以这种平常生活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不适合再过问家中具体细务。

  (44)汝交关既定,此书又行,凡所资须,付给如别,自兹以後,吾不复言及田事,汝亦勿复与吾言之:我这番交代之后,这封家书也送到你手中,其中说到的银两,我另外交付。从此以后,我再也不过问你们经营农田之事,你也不要同我再说这些事。

  (45)假使尧水汤旱,吾岂知如何:即使遇到唐尧时的大水或者商汤时的大旱,我又不是大禹和汤王,我能怎么办?尧:(前2377—前2259),祁姓,陶唐氏,名放勋,起初被封于陶,后迁徙到唐(今临汾和襄汾),所以又称唐尧,中国传说历史中的人物,是五帝之一。在位时黄河泛滥,洪水滔滔,鲧、禹父子二人受命于唐尧、虞舜二帝,分别任崇伯和夏伯,负责治水事宜。汤:即商汤(前?年——约前1588年)河南商丘人。姓子,名履,又名天乙,起兵打败夏桀于鸣条之野,一举灭夏,在亳(今河南商丘)建立商朝,成为中国继夏王朝之后,第二个王朝。在位时天大旱,五年不收。于是商汤剪发,缚手,将自己当作牺牲,在桑林中祈祷,说::“这是我一人之罪,请不要连累万民;就算是万民有罪,也是罪在我一个之身。不可因我一人之不聪敏,而使上帝鬼神伤万民之命。于是感动上苍,雨水大降。

  (46)若其满庾盈箱,尔之幸遇,如斯之事,并无俟令吾知也:假使管理有方,赚个盆满钵满,这是你等的幸运。即使遇到这样的事,也无需等候我的意见。庾:同“腴”,丰满。俟(sì):等候。

  (47)记云:“夫孝者,善继人之志,善述人之事”:《礼记》上说:“所谓孝,就是善于继承父亲之志,善于完成父亲交代的事”。记:《礼记》,儒家经典,十三经之一,是秦汉以前汉族礼仪著作的辑录。这段话见于《礼记》“中庸”篇。

 
翻 译

  我家世代有清廉的家风,生活居处向来贫淡。至于说到购置产业,不但没有做过,连说都没有说过。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一直到今天皆是如此。每每想到能获得如此高的职位,并非是由于我才能出众,这完全是靠我家清廉的门风以及祖宗的福德,才使我获得的。古人说:教诲子孙清白做人,这是最丰厚的遗产;又说:留给子孙一箱黄金,不如传给他一部儒家经典。细细想想这句话,绝不是空话。

  我虽然比较愚钝,但也有自己的志向,就是希望将清白家风继承下去,不会中断。所以自从我获得高位这三十年来,有的人劝我置办田产,有的劝我开设店铺,又要我置办一支船队搞运输,通过经商来积累钱财,对于这些建议,我一概拒绝不接受。这并非是要像鲁国公仪子那样拔掉自家栽培的冬葵,去掉自家从事的纺织,做到为官不与民争利。只是为了免除一些不必要的纷争和烦扰。中年以后姑且在城东经营一个小园,并非要在这个小园内种植谷物蔬菜以利别人,而是打算挖个池塘,种一些树木。以此寄托我的情怀,赏心悦目而已。又因为郊外土地闲旷,今后可以用来建住宅。假如获准让我退休,我就可以在这里自由自在地生活。慧日、十住这些僧人,前来主持婚丧礼俗,也需要住地。我家门风清廉,住房不多。我所以要在城郊买个小园,就是做上述考虑的。这块小园的前面已经施舍割给宣武寺。小园失去西面这块地,已经不完整。但我以为住宅不过是人生旅途上一个小客栈,何必那么奢华宏大呢?所以我讨厌社会上说这里是我的私宅。

  古往今来,豪门富翁一个跟着一个;高大门楼的上等府邸,房间连接着房间。但他一旦死去,这又变成是谁的住宅?我在东田小园内堆个小土丘,上面垒几块石头,种上果树,又栽一些花卉,作为休息日自娱之处。园内的园林修筑,主要用来作为精神寄托,并不刻意追求。并不求广大,只求积善存德,小一些为好。因此园内环境狭小,并未建房舍。近来营造的园东面给儿孙的两处房舍,是借用十住和尚准备返回南方的路费。修建这两处房舍,需要不少花费。经费既没有出处,又不能半途而废。于是我这个用来休沐之娱的东田小园便保不住了,卖给了韦黯,得到一百两银子,建好儿孙这两处房宅,已用去了一半银子。寻思一个郊外的小园,为何能卖得一百两银子?那是由于我经过数年经营,小园的园林已初具规模

  园内桃李茂密,桐树和竹子也都成林。园内一条条小路,水渠连着田沟。如果在此盖上华丽的楼台,建成曲折的水上亭阁,登临眺望是非常美的。园内小土丘草木茂盛,藤萝交缠让人产生兴致;小水沟内长着很多茭白,湖里有很多菱叶与荷叶。这里虽说是郊外,但离城很近。韦黯愿出资买下,说明他这个人也很有情趣。我向你追述此园的修建、园内的景致和卖园的原因,并非是表达吝惜之心,只是信笔所至罢了。

  谢灵运在《山家》诗中说:“这山是天地之物,今日居然为下等人所据有。我拥有这座小园已经20年了,今日重回天地之间。天地与我两相比较,小园自然应该属于天地所有。我卖园所获的百金,除”成就两宅”外还剩下的银两,现在分给你,让他去经营一块田地和小房舍。家庭人口多,我做点贡献是应该的。况且佛教教导我们,财物是身外之物。儒家典籍也告诉人们不得聚敛别人财物。何况你们只是寻常之人,怎能会不像常人那样置田买地呢?听说你们在姑熟买的田地,含有过多盐碱成分不适于耕种,我就更加不安(所以要用卖园余下之资接济你们。我之所以要接济你,并非是鼓励你置田买地。这种做法虽比不上楚国孙叔敖临终时告诫其子与世无争、知足知止的“寝丘之志”,但也与此用意相似。孔子说:一个人居家过日子,能处理得有条有理;他如当官,也会将公务办得头头是道。姑熟田既然已经买了,就把它管理好。如果嫌田不好又将它放弃,这更会被人耻笑。假如田地有所收获,你可以自行决定分些粮食给家族中内外大小人等,要做的合适,至于具体如何操作,我就不知道了。另外也要让你的姐妹们沾点好处。你是家中的长兄,所以我才这样交代你。大凡当长兄的,都非常不容易。为人行事要使内外协调一致,别人无闲话可说。一事当前,先考虑别人然后才是自己,这样才会受到尊重。老子说:“如果一个人能把他人的利益放在前面,别人也会把他的利益放在前面”。你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就能获得巨大的好处。理应当勉励自己,努力赶上贤者,一天都不要忘记这段话。一天忘掉这句话就是在糟蹋自身。一个人是获美名还是恶名,这岂不是大事吗?能不谨慎对待吗?今天告诫你的这些话,正是我成家以来不去追求资产积累的原因。我在东田经营小园,又为建儿孙二宅卖掉此园,已有违我昔日的旧业。今天把这事的前后经过告诉你,是为了无愧于我自己的襟怀志趣。

  加上我已年老衰朽,身心气力皆已疲惫。处理公务已很勉强在规定时日内完成。其中如有空闲,才用来休息。或者在冬天的太阳下,夏天的阴凉处,良辰美景之际,处理公务闲暇之时,拄着拐杖穿着木屐,在简陋的园林馆中逍遥自在。到池塘边看游鱼,拨开林木听鸟鸣。一杯寡淡的酒,一曲琴音,追求一段时间的安乐,大体上以这种平常生活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不适合再过问家中具体细务。我这番交代之后,这封家书也送到你手中,其中说到的银两,我另外交付。从此以后,我再也不过问你们经营农田之事,你也不要同我再说这些事。即使遇到唐尧时的大水或者商汤时的大旱,我又不是大禹和汤王,我能怎么办?假使管理有方,赚个盆满钵满,这是你等的幸运。即使遇到这样的事,也无需等候我的意见。

  《礼记》上说:“所谓孝,就是善于继承父亲之志,善于完成父亲交代的事”。今日希望你能成全我上述愿望,我死而无恨。

 
作者介绍

  徐勉(466——535年),字修仁,东海郯(今山东郯城县)人,南朝梁大臣、文学家。父徐融,曾为南昌相。幼年丧父,家孤贫但早励清节。“年六岁,属霖雨,家人祈霁,率尔为文,见称耆宿。及长好学,宗人孝嗣见之叹曰:‘此所谓人中之骐骥,必能致千里’;又尝谓诸子曰:‘此人师也,尔等则而行之’”(《宋史·徐勉传》)年十八,召为国子生,便下帷专学,精力无怠。同时侪辈肃而敬之。祭酒王俭每见,常目送之,曰“此子非常器也”每称有宰辅之量。琅邪王融一时才俊,特相慕悦,尝请交焉。后受到梁武帝器重,使管书记。及帝即位,拜中书侍郎,进领中书通事舍人,直内省。迁临川王后军谘议、尚书左丞。自掌枢宪,多所纠举,时论以为称职。天监三年,除给事黄门侍郎,尚书吏部郎,参掌大选。迁侍中。后为左卫将军,领太子中庶子,侍东宫。昭明太子尚幼,敕知宫事,太子礼之甚重,每事询谋。尝于殿讲《孝经》,临川王宏、尚书令沈约备二傅,勉与国子祭酒张充为执经,王莹、张稷、柳憕、王暕为侍讲,皆为一时才俊。后为太子詹事,又迁尚书右仆射,詹事如故。

  梁武帝在位时任吏部尚书,迁侍中,累官至中书令。徐勉晚年多病请求退休。梁武帝不准,移授特进、右光禄大夫、侍中、中卫将军,置佐史,馀如故。增亲信四十人

  徐勉勤于政事,不徇私情,又不营产业,家无积蓄,与范云同为萧梁时的名相。虽骨鲠不及范云,亦不阿意苟合,后知政事者莫及,世人并称“范、徐”。《徐勉传》中有如下轶事:他任侍中兼尚书吏部郎时,“时王师北伐,候驿填委。勉参掌军书,劬劳夙夜,动经数旬,乃一还宅。每还,群犬惊吠”。因为勤于公务,几十天不回家,连家中的狗都不认识他了。

  他在任时,次子徐悱病故,他“痛悼甚至”,但“不欲久废王务”,于是写了一篇《答客》来排解伤悼之情。他也不慕虚荣:梁武帝中大通年间,因为生病,梁武帝和太子不断遣使慰问。徐勉刚跪拜接旨,后使又到。徐勉不胜其劳,居然说=请旨要两宫停止慰问,“诏许之,遂停舆驾”

  及卒,梁武帝闻而流涕。并亲临第宅吊唁,赠右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皇太子亦举哀朝堂。有司奏谥号为“简”,意谓“居敬行简”。梁武帝改为“肃”,意谓“执心决断”,世称徐肃公。徐氏后人为缅怀继承其高风亮节,将堂号定为“风月堂”。大同三年(537),故佐史尚书左丞刘览等,诣阙陈勉行状,请刊石纪德,遂降诏立碑于墓前。

  徐勉善属文,勤著述,虽当机务,下笔不休。常以起居注烦杂,乃撰为《流别起居注》六百六十卷,《左丞弹事》五卷。在选曹,撰《选品》三卷。齐时撰《太庙祝文》二卷。以孔、释二教殊途同归,撰《会林》五十卷。凡所著前后二集五十卷,又为人《章表集》十卷。

 
简 评

  这篇诫子书是写给长子徐崧的。据《南史》和《梁书》本传,徐勉有二字:长曰“崧”,次曰“悱”。长子生平在两书徐勉的本传中均无记录,只存一篇诫子书,其中提到是给长子徐崧的。看来徐崧无功名,只是在家中主持家务。所以才有徐勉此书信中的若干交代。次子徐悱据《南史》卷六十徐勉传附录,“字敬业,幼聪敏,能属文,位太子舍人,掌书记。累迁洗马,中舍人,犹管书记。出入宫坊者历稔。以足疾出为湘东王友,俄迁晋安内史”。但徐悱去世时,徐勉仍在世。

  这封诫子诗与其它诫子书有两点不同:

  一是不像其它诫子书,对其立德修身。劝学敬业、交朋结友、扶弱济贫,进行多方面教导。全文就集中一点:保持清廉的家风,敢于贫淡生活,不要追求财货。开篇就是“吾家本清廉,故常居贫素”,接着表白自己的态度:“吾虽不敏,实有本志,庶得遵奉斯义,不敢坠失”。最后以佛家教诲,不可“聚人曰财”开导,学习古人寝丘之志。最后希望徐崧能“全吾此志,则无所恨”。通篇皆围绕自甘淡泊、清廉操守论述交代。

  二是以自身行为言传身教,这是一般家书都会采用的一种很有效的教诲方式。本文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不止于一般家书的昔日生活回忆等口头教诲,而是通过如何处理一座小园的前后经过来显示自己自甘淡泊,清廉自守的操守。信中说,20多年前在郊外买了一座小园。他告诉长子:并非要在这个小园内种植谷物蔬菜以利别人,而是打算挖个池塘,种一些树木。以此寄托我的情怀,赏心悦目而已。然后用大量笔墨抒写自己对小园等等经营和喜爱。但就是这样一个经营20多年又非常喜爱的小园,为了让僧人做法事有个住处,也为两个子孙成家时有个房舍,居然将这个小园卖掉。卖得的一百两银子除作上述经营外,剩下的一半又给徐崧去填补家用。作者只是缓缓叙述卖园的前后经过,并无夸耀或训诫,但我们从中可看到徐勉的清白人品:不追求物欲,一事当前考虑的与外人与亲人有利,能够割舍所爱所好。更何况,徐勉身为侍中,官至中书令,是当朝两执政之一,居然为了一百两银子而多方谋划,割舍所爱,更可见为人的清廉。据《南史·徐勉传》记载:“尝与门人夜集,客有虞暠求詹事五官。勉正色答云:‘今夕止可谈风月,不宜及公事’故时人服其无私”。世人闻此事后,送其雅号“风月尚书”。“止谈风月”也成了廉政戒贪的历史典故。

  另外,徐勉告诫长子的一番话:“凡为人长,殊复不易。当使中外谐缉,人无间言,先物后己,然后可贵。老生云:‘后其身而身先。’若能尔者,更招巨利。汝当自勖,见贤思齐,不宜忽略,以弃日也。弃日乃是弃身。身名美恶,岂不大哉!可不慎欤?”。要徐崧要注重家族的和谐,修身慎行,不宜忽略修身求进步以荒废时日。即使在多为独生子女的今日,这些告诫也有积极意义。因为一个单位的一把手,也类一个家庭的长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