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国手方日新生平考略 – 国学网

明国手方日新生平考略

  在中国围棋史上,自明朝隆庆(1567—1572)以降到明末清初约八十年间,曾先后出现过五位方姓著名棋家,分别是:方子振、方新、方日升、方日新和方渭津。其中,不易混淆的是方日升(子谦)和方日新(汤夫),他们是兄弟,永嘉人,明代永嘉文人何白在《方汤夫传》中较为详细地记载了两人的事迹,今人査先生又在明代李维桢的《大泌山房集》中发掘出《方君墓志铭》,道出棋坛一段尘封的孝悌之情。

20140116_009

永嘉山水

家世多舛

  万历初,永嘉棋派出现了一对耀眼的新星——方日升(字子谦)、方日新(字汤夫)兄弟。他们延续了由鲍一中开宗立派已达半个多世纪的永嘉派的薪火,为之倾注了一股新的活力。弟弟方日新更是英雄了得。与他同时称国手者,有广陵方子振、新安吕存吾、温陵蔡学海。“彼三人者,鼎跱海内,人人自谓得大将,未知鹿死谁手。既闻汤夫名,莫不为爽然自废。”这段评语出自布衣诗人何白的《方汤夫传》。何白为日新好友,评语可能多有溢美之词,但恐非虚语。由此可见方日新在当时棋坛的显赫地位。

  何白写道:“汤夫名日新,世居吾乡龙首桥里。”何白是明温州府乐清县人。龙首桥是个古地名,据温州学者考证,地在今乐清柳市。温州古称永嘉,故世称方氏兄弟为“永嘉二方”。明末冯元仲在《弈旦评》中记录棋坛三大派说:“所称永嘉派者,有鲍一中、李冲、周源、徐希圣,若而人为之冠。新安派,则有汪曙、程汝亮、方子谦,若而人为之冠。京师派,则有颜伦善、李釜,若而人为之冠。”冯氏把方子谦说成新安派即徽派棋手,从地理上看来是错了。而这一错讹,还在后来的棋史著作中被辗转传抄。可见二方的事迹长期湮没无闻,无足为怪。

  二方父名道言,祖上曾有先辈官至谏议大夫,方家于是成为乐清龙首桥一带有名的家族。传至方道言这一代,家中资产颇富。方道言饱读诗书,乐善好施,在当地名声极好。嘉靖二十九年(1550 年),方道言妻严氏为方家诞下第一个儿子,取名方日升。是时的中国棋界,永嘉派棋名最盛,鲍一中天下无敌,使得本来就风行围棋的永嘉,氛围更加浓烈。幼年的方日升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耳濡目染,一头扎进了黑白世界。不过方家是名门大户,孩子自然不能整天只顾着下棋。方道言便让儿子从治学之士王光蕴修习儒业。

  到了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严氏又一次怀胎,眼看方家又要添丁增口,谁知晴天霹雳,年未三十的方道言突然重病离世。时方日升年方六岁。严氏生下遗腹子,取名方日新。严氏一个寡妇,带着两个孤儿,仅仅依靠方家祖业度日,其艰辛可想而知。到了日新十岁时,心力憔悴的严氏丢下两个孤儿,凄凉而逝。是时日升尚未娶妻,乡里的豪绅趁其兄弟年幼,无人做主,百般讹诈、欺侮。外祖父严翁出任外县的佐吏,无法抽身,只好由外祖母王孺人来就方家,鞠养二孤,两兄弟的日子才小有起色。

一技之鸣

  日新亦随乃兄修习儒业。他通敏绝人,但体弱多病,经常卧床。其智虑无所寄托,寂寞难耐。好在他和哥哥经常下棋,于围棋兴趣极浓。于是日升将棋枰置于弟弟床头,任其自在摆弄,以遣寂寥。有时呼邻居之善弈者对局,每每弄得对方手足无措,于是好之弥甚。又闻前辈有鲍一中者,为国朝国手之冠,深以不及相见为恨。乃从故老处觅得鲍氏所藏秘录,及与鲍同时的周源、徐希圣所传图势,精心专研,颇有所得。于是棋力大进,名声日起。

  冉冉升起的永嘉新星方日新,面对的永嘉一派是什么样的形势呢?

  永嘉派创始人鲍一中,后半生沉溺于酒,又不能维护永嘉派内部团结,如使悍将李冲无立足之地,十年落魄江湖,致使永嘉派风流散尽,在与京师、新安的争锋中居于末流。本文开头所提及的吕存吾,还有汪绍庆、苏之轼等,都是新安派大将,他们使最弱的新安派强势而出。嘉靖三十九年十月朔,王世贞之父王忬为严嵩构陷被杀,世贞与弟扶父丧归故里,十一月二十七日抵家。直至隆庆元年正月初七与弟赴京讼父冤,六年时间一直里居。他以主盟文坛的崇高声望,不但吸引了大批的文士,也吸引了不少棋士。棋士们以能得到文坛巨子的誉扬为荣。李冲也从浙江温州赶到江苏太仓拜见王世贞。这次会见,对振兴永嘉派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李冲得到了王世贞的赠诗,受到了极大鼓舞。李冲执掌永嘉大旗,重振永嘉威名,方家兄弟赶上了大展身手的好时机。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何白写道:“时李小山冲,年七十余,弈家宿将,雅自负,足对垒鲍君,周、徐以下弗论也。汤夫往与角,李遂北。已再试,再北。李嚼齿掷局于地,大呼曰:‘神哉!’遂敛膺叹服。于是‘永嘉小方’之名满天下。”从此以后,方日新的棋名如日中天,出现了本文开头所写的那种让天下群雄辟易的局面。可惜,这方面没有相关资料流传下来,因之一位新星的辉煌业绩令后人无从得知。

  而且不久,方日新的人生旅途发生了重大变化。何白写道:方汤夫以为自己乃名家子弟,而与哥哥乡试失利,深以为恨,“坠先绪而又耻以一技鸣。遂携妻子居焦坑山中,刻志读书。及为诗歌,极力摹写,即数易稿不已也。篇什虽寡而兴寄自足。每过予辄袖以相示,且字字乞予抨射。予感其意,直为商订不少假,汤夫每欣然满志去。读书暇则抱瓮灌园,种豆沤麻以自给。室中无间言,终日泄泄如(和乐貌)也。”但他后来的科考经历证明,他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了。赞美围棋的人都说,围棋有益智的功能。但智力再好,也很少能用在科举应试的八股文上,想不坠先绪也是枉然。无奈之下,他只能以棋手的身分做了官僚刘志选的门客。

  刘志选,浙江慈溪人,万历十一年(1583年)进士,授刑部主事。十五年(1587 年)给事中邵庶请禁诸曹言事,李懋桧抗疏力争,遭贬官。刘志选对万历帝说:“陛下谪懋桧,使人箝口结舌,蒙蔽耳目,非国家福也。”万历帝大怒,将他也贬出京城,为福宁州(辖境相当今福建霞浦、福安、宁德、福鼎等县市)判官。此公是个大棋迷,他仰慕日新棋名,刚一到任,即遣骑敦请日新往温麻(今霞浦境内)一见。刘公遂与日新订交,使居其府中。不久,刘志选又被授予合肥知县,复邀日新偕家同往。刘念日新家贫,为日新置办地产,给他在合肥安了家。当地棋家听说方日新来了,纷纷前去求战,日新却一概拒绝,只是在刘志选府上专心研读诗书,不再碰棋子。但屡试不中,方日新内心郁郁,几乎每日愁眉不展。

  万历二十六年(1598 年),原本就体弱的方日新再次染上重病。那年正赶上刘志选进京考核。等刘志选回来,方日新已经病重。刘前去探望,方日新还强打精神,谈笑自若。然而十日之后,方日新便与世长辞,终年四十四岁。

  方日新之死,让引为知己的刘志选很难过,他亲自出资为日新举办葬礼,并遣人护送日新灵柩回永嘉安葬。故友何白听闻方日新死讯,十分悲伤,于是挥笔为方日新作了一篇《方汤夫传》。正是由于此传,方家兄弟的名号流传至今,总算未被历史尘埃湮没。

虽死犹生

  日新逝世的噩耗传到哥哥那里,日升正在李维桢幕中,他万分悲痛,立即辞去馆职,返回故乡。临行前,他请求李维桢写了《东嘉方君墓志铭》,见载于李维桢的《大泌山房集》卷八十七。全文如下:

  方汤夫客刘比部公(指刘志选,比部即刑部)所,其兄子谦客余塾中,时召日者及善相人者问状,皆云不祥。心忧之,貌为日瘠。今年春,汤夫卒逾二时,子谦始闻讣,而哀不自胜。饮泣向不佞曰:“先君遗腹子也,吾弟又遗腹子也,而皆蚤世,天之降割余父子兄弟甚矣。然度可以不死余父子兄弟者,有太史公之笔在。先君拜表墓之辱,请以其绪施及吾弟。吾弟贫且贱,要不无可述者具。刘比部公状中比部,以傥正著声,不轻许人,太史其采纳之。”

  按状,君讳日新,字汤夫,父曰茂才道言,母曰严孺人,先世详在家乘。君生不见父,十岁更失母。其哭母也,中于礼所谓孺子慕者。是时兄子谦未受室。里豪齮龁百端,方氏危若朝露。而外大父严翁出佐邑,外大母王孺人来就方氏家,鞠养二孤。二孤小有生色。

  君受经,塾师所览诵不忘。久之为举子业,有绪。而性好山水,时杖策赤石阳湖间。眺听啸歌,终日不为疲。久之,复好弈。里有鲍一中,弈品于永嘉派为第一。死久矣,从故老得鲍所藏秘法,案习之,遂尽其术。时复有李冲、周源、徐希圣,周徐亦前君死,独李在。君毅然请往试,李不能敌。而维扬亦有与君同姓名者,及兄子谦,咸国手。于是人号君“东嘉小方”云。

  然不欲以小数自名,更极意为诗。诗成,众交称善也。嘉隆以来,名山人者鹊起游贵显,坐作声价,君窃耻之,故足迹未尝至京师。所最稔为刘比部。比部上书言事,谪闽。及归慈溪,游武林,宦濡坞,君皆与偕。或经数手谈,或累日月不辍。比部从濡坞朝京师,而君病,比其返也,未浃旬日没矣。没时不以妻子为念,惟自惜费精神无用,今而后知有归根复命所耳。比部初从导引师有得以语君,君始疑而终信。没后,比部梦君以一纸相示,觉犹记其末语云:“余性嗜弈,余志言诗,悟道成真,形神妙时。”亦异矣。

  君生之年为嘉靖乙卯闰十有一月十有八日,卒之年为万历戊戌三月十有八日,年四十有四。娶西关谷氏女。子三,伯履亨,聘戴宗乾女;仲履吉,聘千石宝应簿王之臣之女;叔履长尚幼;女一未字。

  比部敛君,召仲子来辇以还。而子谦亦辞余归,谋葬君先世之丘。余以子谦悉君父子,后有子而先无父。居布衣之位,富能行德,贫能抗志,此所同也。父子二见其一,子得见三子,父年二十有五子,庶几倍云。子有哲兄而父孑遗,父正襟牗下,子客死,此所异也。至以出世法观,何同异之有。

  不佞第用世法,如比部目之为题曰:东嘉高士方君汤夫之墓,而铭之曰:

  生也永嘉,没也合肥。尔有良朋,道相谋兮无违。
  没也合肥,葬也永嘉,宁惟弈诗,尔生永寄。
  四十四年浮沤梦寐名,朝闻道夕死可矣尔。
  所闻者云何,嗟九京其谁起。

刊于《国学周刊》第42期第B3版(2014年1月16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