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邕听琴 – 国学网

蔡邕听琴

  吴人有烧桐以爨者,邕闻火烈之声,知其良木,因请而裁为琴,果有美音,而其尾犹焦,故时人名曰“焦尾琴”焉。初,邕在陈留也。其邻人有以酒食召邕者,比往而主以酣焉。客有弹琴于屏,邕至门试潜听之,曰“憘。以乐召我而有杀心,何也”遂反。将命者告主人曰“蔡君向来,至门而去”邕素为邦乡所宗,主人遽自追而问其故,邕具以告,莫不怃然。弹琴者曰“我向鼓弦,见螳螂方向鸣蝉,蝉将去而未飞,螳螂为之一前一却。吾心耸然,惟恐螳螂之失之也。此岂为杀心而形于声者乎”邕莞然而笑曰“此足以当之矣”

——摘自“国学宝典”/南朝宋·范晔《後汉书》卷九十下·蔡邕列传第五十下

  汉代,古琴儿乎成了家喻户晓的乐器,欣赏古琴音乐的水平有了普遍性提高。

  东汉时期有个蔡邕,我们谈焦尾琴时谈到过,他是历史上著名的音乐家和文学家。在音乐方面,他很有成就,创作了许多著名的乐曲,写过《琴操》一书。

  蔡邕曾经做过官,做官时因为人正直,办事公正,遭到邪恶势力的谗言诬害,被充军流放。过了许久,他又被赦免。赦免之后,他带着一家老小在外奔波,为的是躲避那班有权势的恶人们的谋害,在外过着流亡的生活。

  后来,他躲到自己的故乡陈留去了。乡亲们听说蔡邕回来了,都很高兴,因为蔡邕为老百姓做过好事,威信一直很高。一到家乡,亲朋好友一个个请蔡邕到家中去促膝叙谈家常和国事。蔡邕被乡亲们的热情所感动,久久积压心头的万端愁绪好象慢慢解开了。

  有一次,多年不见的朋友林仁听说蔡邕回乡了,特意准备了一桌酒席,邀请蔡邕到家里去作客。老朋友盛盛情难却,蔡邕只好应约。他兴致勃勃地往林仁家走去,走到要家大门外时,突然停止了脚步。原来屋里正在弹琴,琴声引起了蔡邕的注意,他就站在门外倾听。

  开初,琴声悠扬,优美动人。不一会,琴声变得沉重、浑浊,有一种紧迫感。蔡邕蓦地听到琴声里隐隐地透露出一股“杀”气。他本能地愕住了。十年来死去活来的亡命生涯,使他对任何一种细微不祥之兆,都有着特别的敏感。他突然警惕起来:林仁请我赴宴,为什么琴声里隐藏着杀机?莫非多年不见的朋友变了,心怀鬼胎,也与邪恶势力同流合污,狼狈为*?今日请我赴宴是假,伺机谋害是真……想着想着,他感到可怕。再一听琴声,呀!杀气不但未减,不更加紧张了,正是生死存亡之际,莫非他们立即要下毒手了?于是蔡邕转身回头就走。

  正在这时,另一位应邀赴宴的客人迎面走来。他看见蔡邕回身离去,神色异样,不知出了什么事,连忙拦住蔡邕问道:“蔡兄到哪里去?怎么到了门口不进去呢?”蔡邕好象什么也没有听见,仍然慌忙地、急匆匆地往远外走去。

  主人得知蔡邕到了门口,未进大门就转身回去了,感到莫名其妙。今日是专诚款待老朋友蔡邕,他为什么不领情呢?林仁认为可能是自己没有好好接待客人,有失礼的举动,伤了老朋友的自尊心,老朋友受到怠慢,才生气离去。

  主人心里非常不安,连忙亲自赶到蔡邕住的地方,再一次请他赴宴,并且再三向他道歉,说是忙于屋内张罗,有失远迎,请老朋友不要介意,今日看在老朋友面子上,一定要到家里去坐坐,家里还有其他客人正在等候。好说歹说,总算又把蔡邕请到了宴席上。

  客人们热情洋溢地频频举杯祝福,个个开怀畅饮,唯有坐在首席的蔡邕好象惊弓之鸟,心魂未定,左顾右盼,掩盖不住内心的恐慌。真是一人向隅,举桌不安。主人再也忍耐不住心里要说的话了。他非常坦率地对蔡邕说:

  “蔡兄,我们是多年的知己,虽然许久不见,情谊却仍然如同当初,亲似手足。不知道今日你心里有什么不快的事情,能不能对小弟讲讲,也好分担优愁。如果是小弟家中有失礼怠慢的地方,只管讲出来,千万不必介意。”

  客人们也帮着为主人说话,争先恐后、开诚布公地请蔡邕不要计较主人的过失,也许有什么误会,有什么难言的心事,为什么不可以跟故乡的亲朋好友倾诉呢?

  听了主人和客人们的一席肺腑之言,蔡邕慢慢地觉察到刚才也许是自己产生了一种错觉,老朋友这里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不会危及他的安全,主人态度很诚恳,客人更是有话直说,没有把自己当作外人。

  蔡邕这时才放心地举起酒杯,把久久不敢进口的酒喝了下去,并直截了当地把刚才在门口听到琴声里带有“杀气”而产生的疑虑讲了出来。

  蔡邕的话一说完,整个宴厅里响起了一阵善意的大笑,主人十分坦然,毋庸置辩,哪里会有杀人之意呢?客人更了解主人,这完全是一种误会。从这个误会里,主人更加了解蔡邕了,久别的老朋友蔡邕是经受了种种折磨,身心受到了伤害,才这样如惊弓之鸟。

  可是,最后解开疑团的还是那位刚才弹琴的客人。他听了蔡邕的话,会心地笑了,认为这不能错怪蔡邕多心,而要怪他弹琴没有弹好曲子。原来,蔡邕在门口时,他正在弹琴。弹着弹着,忽然看到窗外一棵树上,有一只螳螂,张牙舞爪地正爬向一只蟑的身后。螳螂正要扑过去了,千钧一发之际,弹琴的人发现那只蝉要飞走了,他担心螳螂扑不住蝉,手上情不自禁地为螳蝉助威。大概就在这时,琴声时充满了“杀气”,正好被蔡邕听出了这琴声中隐藏的杀机。

  听了弹琴的客人介绍,一场误会才最后解除。大家喜形于色,兴致越来越高。

  蔡邕一边微笑,一边向林仁陪礼道歉,认为失礼的不是主人,而是自己。误会解除后,宴会上气氛热闹非凡,一下子到了高潮,大家都争着向蔡邕敬酒。满座高朋,开怀畅谈,尽情痛饮。

  这场误会过去,平静之后,大家对蔡邕听琴的本领,欣赏琴乐的能力,一个个惊叹不已,佩服之至。

  对古琴的演奏,有欣赏能力的听琴者,可以理解琴声的内,在含义和声外之音,这种欣赏能力也是不容易达到的。要有这种欣赏能力,还得懂得古琴的音律。蔡邕就是精通音律的音乐察。

  据传有一种叫做虞美人草的植物对古琴有欣赏能力,懂得古琴的音律。古人演奏某一个曲子时,虞美人草会十分激动,枝叶都会自然地摇动起来。据说,这是在合着琴声的节拍和旋律,高兴地翩翩起舞。这个曲子后来被人命名为《虞美人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