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uoxue.com
古籍整理留言薄


 

《道藏》及《道藏索引》


罗伟国

2004年

第七期(总401期)

第八期(总402期)

第九期
第十期
第十期
第十一期
第十二期

 

  宋、金、元三刻《道藏》,但都没有流传下来;清代没有刻过全藏;因此,明代《正统 道藏》和《万历续道藏》,就是今天我们能够看到的《道藏》全书的惟一传本。

  明成祖朱棣登基不久,即敕命第四十三代天师张宇初纂校道书,刊行道藏以传,并一再催办 。他还特别恩准张宇初“可早晚进来,通类刊版”。张宇初既要编修道藏,又要主持教务, 还写了《道门十规》,作为天下道士的行为准则。他提出“夫天地之大,以太虚为体”的道 教理论,以“虚”、“静”、“无为”作为修养根本。永乐八年(1410),张宇初羽化,明成 祖又诏令其弟四十四代天师张宇清继续主持编修。这项工程一直干到永乐二十二年(1424), 有涂省躬等学者参加,但因成祖崩而未能完成。直到20年后的正统九年(1444),明英宗朱祁 镇下诏,让道士邵以正主持督校,喻道纯、汤希文等学者参与,对张宇初、张宇清等人编修 的道藏重加订正,增其遗逸。对所收的道书都加以重新分卷,如原来是短卷的,就将几卷并 为一卷。正统九年(1445),全藏刊版完成。这就是《正统道藏》,系梵夹装,共5305卷,以 “三洞”、“四辅”、“十二类”编类。全藏以《千字文》为函目序号,装成480函,始于 “天”字,终于“英”字。然而,有不少道书(如《永乐大典》第911卷的《洞玄灵宝灭度五 炼生尸经》和《大帝制魂伐尸法》,第1310卷的《灵宝钟罄威仪经》和《灵宝三元威仪经》 ),未被《道藏》收入。圆明园劫后余存的《永乐大典》,只有原书22877卷的3.48%,居然 从中也辑出了好些《正统道藏》失收的道教文献!

  《正统道藏》在编纂过程中,由于主持人变换,时间上又断断续续,搜集道书不甚完备,因 而存在明显的缺漏。万历三十五年(1607),明神宗朱翊钧下旨,敕令第五十代天师张国祥编 刊《道藏》的续集;他还下旨,将驸马都尉谢公诏的女儿许配给张国祥为妻。张国祥不敢怠 慢,立即行动,四出搜访,寻找《正统道藏》缺收的道书,以及正统年代以后的道教著作, 编纂校订了一部《道藏》续集。这就是《万历续道藏》,共180卷。全藏亦以《千字文》为 函目序号,装成32函,始于“杜”字,终于“缨”字。

  《正统道藏》和《万历续道藏》的经板传到清代,缺损已经十分严重。光绪二十六年(1900) ,八国联军侵华,攻占了北京后,烧杀掳掠,焚毁了正、续《道藏》的全部经板。

  明、清两代,朝廷将《正统道藏》和《万历续道藏》赐于不少道观,但经过多次兵燹,留存 下来的已经颇为稀少了。相比之下,北京白云观的藏本较为完整,而且在道光二十五年(184 5),由羽士郑永祥募金补抄(见《白云观重修〈道藏〉记》),所以缺佚不多。

  1923年10月至1926年4月,商务印书馆在上海以“涵芬楼”的名义,据北京白云观所藏《正统道藏》、《万历续道藏》影印,每梵本2页拼为1页,缩小为6开小本。这个本子俗称“小 道藏”,共收入图书1476种,计有5485卷,装订成1120册。但这时的北京白云观藏本,已经 残缺了98页,涵芬楼在影印时未曾觅补。

  1957年,台湾中华道教会发起用涵芬楼影印本重印《正统道藏》和《万历续道藏》,直至19 77年由台湾艺文印书馆出版。此为32开本,精装60册,另附目录索引1册。原本残缺各项也 未曾觅补,但增辑了明、清以来散佚的15种道书。
  1977年,台湾新文丰出版公司亦用涵芬楼影印本重印《正统道藏》和《万历续道藏》。此为 16开本,精装60册,另附总目录1册。原本残缺各页也未曾觅补。

  1988年,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出版社、天津古籍出版社三家联手,又据涵芬楼影印本重印 《正统道藏》和《万历续道藏》,将涵芬楼本9页拼成1页,缩小为16开本,精装36册,另附 《道藏索引》1册。原本残缺各页,经用瞿凤起先生查点清楚的表册,借用现藏上海图书馆 的上海白云观旧藏本补足,以成完璧。所补部分,计有1700余行,还修描补缺损字500余个 ,纠正错简17处。此外,还附印明代白云霁撰《道藏目录详注》,用上海图书馆藏缪荃孙旧 藏清刻本影印。缪荃孙藏本胜于《四库全书》本,因后者不仅缺《道教宗源》、《凡例》、 《道藏总目》三篇,而且内容、注文也有短缺之处。

  《道藏》卷帙浩繁,不仅集道教文献之大成,据元代《道藏尊经历代纲目》的说法,它还收 有儒书、医书、阴阳、卜筮、诸子百家等著作。它是中华传统文化的荟萃,是古人留下的一 笔文化遗产。

  对于《道藏》大量收录群书,儒、释两方面都曾进行过非议和讥讽。《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在《道藏目录详注》的提要中,就对此大加攻击。对《道藏》是褒也好,是贬也好,只有在 充分了解它的前提下才有发言权。而要了解《道藏》,首先便要有查检它的工具书。明末以 来,不少学者为此而作出了努力。
  明朝后期,白云霁编写了《道藏目录详注》4卷,并有一些题解,对读者了解《道藏》很有 帮助,因此而被收入《四库全书》。它虽然对了解各种道书有些用处,但毕竟只是目录的体 裁,检用的功能十分有限,而且还有好些遗漏和错误。《道藏目录详注》的最佳版本,当为 上海图书馆藏缪荃孙旧藏清刻本,即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出版社、天津古籍出版社附于《 道藏》之后据以影印的底本。此外,还有一个清刻本,版式与缪荃孙旧藏本相似,但作者的 姓名却被篡改为“辽左李杰”。显然,这是假冒的,侵犯了白云霁的署名权。

  1989年,上海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所长陈耀庭先生在访法讲学期间,得到施舟人先生的慨 允,无偿利用《道藏通检》的原编成果,改编成一本可以检索五种版本《道藏》的工具书。 1996年10月,署作“(法)施舟人原编,(中)陈耀庭改编”的《道藏索引》,由上海书店出版 社出版。在改编过程中,陈耀庭先生将施舟人《道藏通检》、翁独健《道藏子目引得》、任 继 愈《道藏提要》、白云霁《道藏目录详注》以及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出版社、天津古籍出 版社三家联合出版的《正统道藏》和《万历续道藏》(世称“三家本”)的目录等,作过详细 的比较对照,发现各种目录的子目,内容大同小异,数量颇为接近。例如,施舟人《道藏通 检》的子目有1477条,翁独健《道藏子目引得》的子目有1476条,任继愈《道藏提要》的子 目有1473条,三家本的子目有1500条。上述各书的子目基本相同,因为角度不同而略有差异 。应该指出,“三家本”的目录也有方便读者的举措,例如对于《修真十书》的子目设计, 区分为“修真十书杂著指玄篇八卷”、“修真十书金丹大成集五卷”等子目12条,使读者对 《修真十书》的内容一目了然。只是因为技术上的困难,改编者才未能将“三家本”这一独 到的子目设计成果吸收到本索引中来。

  《道藏索引》包括《道藏子目索引》和《五种版本道藏经书子目联合目录》两大部分。《五 种版本道藏经书子目联合目录》中的经书顺序,按明代《正统道藏》和《万历续道藏》经夹 本先后排列。各部经书的顺序编号,采用施舟人《道藏通检》的目录编号。为了便于熟悉翁 独健《道藏子目引得》编号的读者使用,后附有两种编号的对照表。《五种版本道藏经书 子目联合目录》中,每种经书作为一个条目,内容包括顺序编号、经书名称、卷数、编著者 以及该经书在五种版本《道藏》的册数(明经夹本著录的是千字文编号,其他四种版本著录 的均是册数,其版本代号是:涵芬楼本为“涵”,艺文本为“艺”,新文丰本为“新”,三 家本为“三”)。《道藏子目索引》按“逐字索引法”(Concodance)编制,每种经书名称的 每个字都能检索。例如:《玄女经》可分别从“玄”、“女”、“经”三字检索,《易筮通 变》可分别从“易”、“筮”、“通”、“变”四字检索。检索按笔画顺序排列(另附《道 藏子目索引部首检字》和《道藏子目索引音序检字》),著录了该种经书在《五种版本道藏 经书子目联合目录》中的编号以及三家本的册、页数。


北京市丰台区太平桥西里38号 邮编 100073

 

国学网站,版权专有;引用转载,注明出处;肆意盗用,即为侵权。
guoxue@guoxue.com 010-689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