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uoxue.com
古籍整理留言薄




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办

《元刻讲史平话集》出版

熊 英

2001年
第一期(总359期)
第二期(总360期)
第三期(总361期)

第四期(总362期)

第五期(总363期)

 

    讲史,是一种讲说“前代书史文传、兴废战争”的专门伎艺。其简略纪要或提示性的文字底本,被通称为“平话”或“评话”。我国讲史起源年代远久。早至唐代,民间就已经讲说历史故事。在宋代,讲史已成为当时新兴伎艺说话之“四家数”中很重要的一家。元代讲史更加繁盛,《永乐大典》所载元代平话目录就有26种之多,实际当然不止于此。元代讲史平话上承唐代变文,下启明清演义,是中国长篇历史演义的先河,也是古代小说由短篇逐步演进到长篇的阶梯,在中国小说演进史上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因此,元代讲史平话是研究中国小说史,乃至中国文学史不可或缺的重要文献。
    但是,至今讲史平话的研究工作不够深入。其原因有诸多方面,而且特别是还缺乏一个可以信従的通行本作为研究之需。现存的5种元代讲史平话刻本皆藏于日本内阁文库,国内学者很难见其原貌。国内也曾出版了几种元代讲史平话刻本的翻印本,但翻印本并未完全忠实于原刻本,对原书的漫漶与残缺作了许多描改和描补。而这些重新翻印本的广泛流传,使无条件见到原藏本或最初影印本的国内研究者和整理者误信其“真面目即如此”,并将之奉为学术研究的依据与校注出版的底本。有鉴于此,北京图书馆出版社新近出版了一部由陈翔华先生编校的忠实于东瀛原藏的线装本《元刻讲史平话集》。
    《元刻讲史平话集》共6册,包括至今完整地保存于日本内阁文库的元代讲史平话5种,即《新刊全相平话武王伐纣书》3卷、《新刊全相平话乐毅图齐七国春秋后集》3卷、《新刊全相秦并六国平话》3卷、《新刊全相平话前汉书续集》3卷、《至治新刊全相平话三国志》3卷各一册和《三分事略》3卷一册。《三分事略》最初独藏于日本天理图书馆,是久为人们失知的小说史上又一部讲史平话,与《至治新刊全相平话三国志》为同一书,是后刻本,其刊行反映了三国故事在当时的盛传,也可与《至治新刊全相平话三国志》相校订。今据1980年东京八木书店影印本为底本并参考若干原书复印件整理编校,收为附录,以供学者与读者们研究参考。
    此平话集具有如下重要特点:
    版本资料真实可靠。元刻本讲史平话仅藏于日本内阁文库,影印及其翻印本有三:一是最初日本原影印本,上世纪20年代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据原藏元刻本《三国志平话》首次影印,其后不久日本学者又影印了其他4种;二是1929年上海涵芬楼翻印东京帝国大学影印本;三是*956年文学古籍刊行社重翻涵芬楼本1种及日本学者初影印4种,合而称之为全相五种本。本集的编校者陈翔华先生1981年在整理《三分事略》时,发现涵芬楼本与文学古籍刊行社本并未完全忠实于原刻本,却对原书的漫漶与残缺分别都作描改和描补,这虽然可作为校读的参考,却也存在不少问题。有的原本文字正确无误,翻印时反改成错字或别字,如原本及东京帝国大学本《三国志平话》开卷诗首句“江东吴王蜀地川”(按《三分事略》亦如此),而“涵芬楼本”却将原本“吴王”改作“吴土”(“全相五种本”従之)。又如《三国志平话》原本写司马仲相在阴间,被“五十花帽围簇住,行至琉璃殿”,“涵芬楼本”将“住”字右旁上点涂抹而改作“任”字,其文义乃属下句(“全相五种本”亦如此),俱与原意殊异。诸如此类失真或错误,又为后来有些排印本所沿袭。陈先生后来为此写成《〈三国志平话〉重新影印本的问题》一文发表,以引起学者们的注意。同时,又在其所编校的《元刻讲史平话集》中,一一恢复元刻本的原来文字,并加小字夹注驳正涵芬楼等本的妄改。他以严谨认真的治学态度,依据日本内阁文库元刻本的拍照或原本复制件为底本,并参考改描过的上海“涵芬楼本”与文学古籍刊行社的“全相五种本”、以及1929年海宁陈氏慎初堂(陈乃乾)校*《古佚小说丛刊》初集本,必要时还参考《汉书》、《后汉书》、《三国志》、《资治通鉴》等史书,1991年完成整理编校这5部元刻本平话全稿,在1999年出版前又重新加以修订*本集在文字上尽可能保存了原底本的面目。编校中不仅参考各种版本、史书,还联系该书上下文校勘。同时,还指出其他翻印本的错讹。如《三国志平话》上卷有头回叙说汉光武听到近臣所奏时,原刻文作“□□□急令”,但“全相五种本”在“急令”上残缺三字处,臆加描补作“光武曰”。而据《三分事略》可知,原藏本、东京帝国大学本、涵芬楼本此处残缺字当为“帝得知”,而非“光武曰”三字,故此集校补为“帝得知”。同时,统一前后不一致的某些人名、地名,如《三国志平话》中多处将“玄德”作“玄得”、“翼德”作“翼得”、“董卓”作“董草”等,本书在首次出现时加注说明,以后迳改,不另出校。另外,改正个别文字讹夺,加[  ]号迳注明显脱文,凡有疑误或必要交待的地方,也在校注中加以说明。
    书前有编注者的《论讲史平话及其在中国小说史上的地位》作为代序,全面论述讲史平话的源流、体制与影响等。这篇代序本身就是一篇学术性很强的专论,能帮助读者对讲史平话有一个系统而清晰的了解。而且在各种平话正文之前都附有《引言》,介绍其该种平话的内容、流传、影响、版本及整理原则。正文后还附录有关图目、正文节目以及题跋与其他重要参考资料,可供研究者参考。
    此外,该书用线装书小字夹注的形式排印,便于阅读与研究。

    《元刻讲史平话集》尽可能地保存了原本文字的真实面目,是一个忠实于原版本,可以信従的校印本,其出版必将有益于文学史、民俗史以及语言史等诸多领域学术研究工作之参考。事实上,该书一出版便引起了澳大利亚、法国、日本等国及海内学者的关注与好评。韩国的郑元基教授在其韩文译本《三国志平话》一书中就多处引述这部《元刻讲史平话集》。

    返 回

 

   

国学网站,版权专有;引用转载,注明出处;肆意盗用,即为侵权。
guoxue@guoxue.com 010-689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