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干 – 国学网
比干

比干

字号:子姓
生卒:公元前1125年-公元前1063年
朝代:商朝
籍贯:沫邑(今河南省卫辉市)
简评:殷三仁之一


  比干,商朝贵族,纣王的叔父,姓子,名干,因其封国于比(今山西汾阳县西北),故人称其比干。

  比干生于殷武乙丙子之七祀(公元前1125年夏历四月初四日),卒于公元前1063年。为商朝贵族商王太丁之子,名干。比干幼年聪慧,勤奋好学,20岁就以太师高位辅佐帝乙,又受托孤重辅帝辛。干从政40多年,主张减轻赋税徭役,鼓励发展农牧业生产,提倡冶炼铸造,富国强兵。商末帝辛(纣王)暴虐荒淫,横征暴敛,比干叹曰:“主过不谏非忠也,畏死不言非勇也,过则谏不用则死,忠之至也”。遂至摘星楼强谏三日不去。纣问何以自恃,比干曰:“恃善行仁义所以自恃”。纣怒曰:“吾闻圣人心有七窍信有诸乎?”遂杀比干剖视其心,终年64岁。

  据传,比干被杀后,夫人带孕逃走,不久产一男婴,名坚,为避祸而称姓林,后正式被周武王赐姓林,从此,开天下林氏一族,比干也被尊为今日林姓的太始祖。

  比干虽死,但他不畏强暴、直言敢谏、临危不惧、舍生取义的行为,却流芳千古,备受后人尊崇。先是周武王封比干墓,赐后代林姓;后来孔子路过其地,感慨比干事迹,称其为“仁”(语出《论语·微子》),并剑刻“殷比干莫(通“墓”)”四字碑文(碑文今存于卫辉比干庙内);魏孝文帝拓跋宏立庙宇,唐李延寿《北史·卷四十二》:

  孝文迁洛,路由朝歌,见殷比干墓,怆然悼怀,为文以吊之。

  唐太宗下诏封谥“忠烈公”、“太师”;宋仁宗为《林氏家谱》题诗、元仁宗为比干立碑塑像、清高宗祭文题诗、清宣宗修复比干庙正殿等等,此外,还有比干岭、比干墓(殷比干莫)。历代很多文人名士都曾亲临比干庙(今卫辉境内)瞻谒凭吊。如李白、孟郊、邵雍等等,或文或诗,表达了对比干的仰慕之情。赞他是“浩然正气忠良臣”、“逆耳批鳞第一人”(以上均出自比干庙内所藏碑文)。

史论

  比干在历史上影响极大,是备受历代推崇而毫无争议的一个人物。遗憾的是,比干的事迹很少且多来来源于传说,载于史册的实在少之又少(仅在《史记·殷本纪》和《史记·宋微子世家》略有提及)。虽然如此,我们仍可从史籍的个别零星记载中,解读比干。

  《史记·殷本纪第三》:

  纣愈淫乱不止。微子数谏不听,乃与太师、少师谋,遂去。比干曰“为人臣者,不得不以死争”乃强谏纣。纣怒曰“吾闻圣人心有七窍”,剖比干,观其心。箕子惧,乃详狂为奴,纣又囚之。殷之太师、少师乃持其祭乐器奔周。

  周武王于是遂率诸侯伐纣。纣亦发兵距之牧野。甲子日,纣兵败。纣走入,登鹿台,衣其宝玉衣,赴火而死。周武王遂斩纣头,县之白旗。杀妲己。释箕子之囚,封比干之墓,表商容之闾。封纣子武庚、禄父,以续殷祀,令修行盘庚之政。殷民大说。于是周武王为天子。其后世贬帝号,号为王。而封殷后为诸侯,属周。

  比干留给后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的“忠”,人们赞他是“三代孤忠”、“亘古忠臣”。比干的“忠”,集中表现为“忠于国家”。当纣王的亲哥哥微子因进谏纣王被拒,在征求了箕子和比干的意见并逃走后,比干曾说“为人臣者,不得不以死争。”

  《史记·宋微子世家第八》:

  王子比干者,亦纣之亲戚也。见箕子谏不听而为奴,则曰“君有过而不以死争,则百姓何辜”乃直言谏纣。纣怒曰“吾闻圣人之心有七窍,信有诸乎”乃遂杀王子比干,刳视其心。

  箕子、微子、比干是商纣朝最有声望的三个大臣,然而相比于箕子的装疯,微子的出走,直谏而死的比干更为后人所推祟。屈原曾表示要以比干为榜样,以死报国;文天祥就义,后人认为是受了比干的影响(“文天祥不惜以身殉国,盖闻比干之风而兴”——明吴达可《题比干墓》);老革命家张闻天曾教育下一代“要做比干刚强谏死,不做箕子佯狂自全。”

封神榜传说

  纣王与妲己以及新纳妖妇胡喜媚(雉鸡精)共进早餐,忽见妲己口吐鲜血,昏迷不醒。喜媚道是妲己旧病复发,常有心痛之疾,一发即死。冀州有一医士张元,用药最妙,有玲珑心一片煎汤吃下,此疾即愈,并推算说在朝歌惟有丞相比干是玲珑七窍之心,可借一片食之,纣王信以为真,即命人急召比干。

  比干闻之,既怒且惊,由于先前姜子牙离开朝歌时,曾去相府辞行,见比干气色晦暗,知其日后必有大难,便送比干一张神符,叮嘱在危急时化灰冲服,可保无虞。比干入朝前知己必难,便服饮姜子牙所留符水。比干来到鹿台下候旨。纣王听到比干来到,对比干说妲己心痛之疾,惟玲珑心可愈。听说皇叔有玲珑心,乞借一片作汤,治疾若愈,此功莫大焉。比干怒奏:“心者一身之主,隐于肺内,坐六叶两耳之中,百恶无侵,一侵即死。心正,手足正;心不正,则手足不正。吾心有伤,岂有生路!老臣虽死不措,只是社稷丘墟,贤能尽绝。今昏君听新纳妖妇之言,赐吾摘心之祸;只怕比干在,江山在;比干存,社稷存!”纣王曰:“皇叔之言差矣!总只借心一片,无伤于事,何必多言?”比干厉声大叫道:“昏君!你是酒色昏迷,糊涂狗彘!心去一片,吾即死矣!比干不犯剜心之罪,如何无辜遭此非殃!”望太庙大拜八拜,泣曰:“成汤先王,岂知殷受断送成汤二十八世天下!非臣之不忠耳!”遂解带现躯,将剑往脐中刺入,将腹剖开,其血不流。比干将手入腹内,摘心而出,望下一掷,掩袍不语,面似淡金,径下鹿台去了。 

  比干一言不发,骑马飞奔跑了好几里路,忽然听见一妇人大叫卖无心菜,比干勒马即问:“人若是无心如何?”妇人回答:“人若无心即死!”比干登时大叫一声血如泉涌,一命鸣呼。

  后来,姜子牙助周灭纣成功,奉元姶天尊的法旨封神,比干被追封为北斗七星中心的天权宫“文曲星君”。

老秦编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