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垣不仅仅是一个考据大师

    我最近因为在做“陈垣史学思想与20世纪中国史学”的课题,看得比较多是我们老校长陈垣的书:《陈垣全集》。陈垣是20世纪著名史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以前大家都认为他是一个考据大师,史学思想不多,因此缺乏深入研究和挖掘这方面的材料。

    其实陈垣的史学思想很丰富,比较突出的是他以中华历史文化为本的民族文化史观。比如,在“古教四考”和明清基督教入华史等著作中,他注意从民族文化的角度出发去研究中外文化交通,既看到外来宗教、文化在中国的传播,又看到中土的政治形势、社会制度和思想文化对外来宗教文化的影响,从而说明中外文化交流的互动关系,以及中华历史文化在这种互动关系中的主导作用。他说:“中国文明则海也。”海纳百川,波连五洲,他的《元西域人华化考》就从儒学、宗教、文学艺术和礼俗等方面,阐述了中华文化的巨大生命力和影响力。20世纪初叶,中国积贫积弱,陈垣作为一个学者,时时不忘振兴民族的文化和学术。他看到当时国际汉学的中心在巴黎和东京,觉得是一种耻辱,下决心要把汉学中心夺回北京来。为什么陈垣一开始治史就选择了中外交通史这门国际显学?通常的解释是,他和当时的天主教学者马相伯、英敛之熟悉,并常有学术往来。这固然是一个原因,然而我认为,根本原因还是陈垣怀抱着为国争光,在中外交通史这个国际学术的前沿阵地上,赶超国外汉学的雄心。陈垣的一生,是为弘扬和发展中华文化奋斗的一生。作为一种史学的思维方式,他以中华文化为本的民族文化史观,强调了文化的个性和以此为基点的包容性。因此,既避免了走向“国粹论”的保守和狭隘,又避免了“全盘西化”的民族虚无主义,这就是陈垣这一史学思想的重要价值和意义。除此之外,陈垣的史学思想还包括他的历史主义的宗教史观、多民族统一的民族观念,以及精湛的史料学思想和历史考证方法,等等。这些都需要我们去深入发掘,惟有如此,才能更好地深化对陈垣学术的研究,并通过陈垣史学思想的发展变化这一个案,深刻说明20世纪上半叶中国史学近代化的进程。

    陈垣先生很多著作都蕴涵着史学思想的内容,著名的《通鉴胡注表微》就多处阐述了他的历史观和史学观,表达了强烈的民族意识和爱国思想。前两年新出版的《陈垣全集》新收了他一批未刊著作,其中如《廿二史札记批注》、《廿二史札记考证》,以及《〈中国历史研究法〉批注》、《伟大之中华民族》等,为我们提供了许多新的思想史料。这次由陈垣先生的哲孙陈智超先生经五年时间辛苦编纂,安徽大学出版社于2009年底出版的《陈垣全集》,汇编了陈垣先生绝大多数的著作,对我们深入研究继承陈垣的学术和思想、对中国史学的发展,甚至对于研究中国现代教育史、文化史都有非常重要的价值。这套大书近千万字,卷帙宏富,包括了陈垣早年在民国以前发表的文章;陈垣生前就出版的著作;以及一批未刊的专著和没有发表的文稿;陈垣的一些杂著,包括读书批注、序跋、题词和教材等;还有诗稿和书信。

    《陈垣全集》的出版有着重要意义。第一,全面收集陈垣一生的作品,完整地体现了他的学术成果,其中比较可贵的是一批以前没有出版的著作和从未面世的文稿。第二,文集中收录的一批未定稿,为我们深入认识陈垣学术研究的过程提供了丰富的第一手资料,从他对稿件的反复修改中,我们可以学习大师的一些研究方法。第三,全集的编撰经过认真严谨的加工和整理,编辑者陈智超先生对全集,特别是其中没有出版过的著作投入很多的精力,应该说全集的文字是符合作者原来的本意的。

    (本报记者陈菁霞采访整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