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将台·老鲍谭古:德之贼

    子曰:“乡愿,德之贼也。”(《论语·阳货》)

    《孟子·尽心下》:“孔子曰:‘过我门而不入我室,我不憾焉者,其惟乡原乎!乡原,德之贼也。’”

    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这些都是有个性,有原则的人,可入益友之列,而乡愿之人,便辟,善柔,便佞,适是损友,在孔子眼里,此类人毫无价值,对这类人过门不入而无憾。李贽《与耿司寇告别》:“若夫贼德之乡愿,则虽过门而不欲其入室,盖拒绝之深矣,而肯遽以人类视之哉!”简直不把此类人当人了。

    孔子骂过不少人,但我以为,在孔子所骂的人之中,这种人最可恶,最该骂。

    徐干《中论·考伪》:“乡愿亦无杀人之罪,而仲尼恶之,何也?以其乱德也。”

    为什么“好好先生”的乡愿,是“德之贼”?我们来分析一下。

    我们身边有一位“好好先生”——

    当你做好事时,他的态度无足轻重,因为我们做好事,不是为了听别人说好话。况且这种永远在说人“好话”的人的“好话”,值几个钱?

    当你做了坏事时,别人可能会批评你,指责你,甚至惩罚你。唯有他不得罪你,你会觉得他好。

    当你受了坏人欺侮时,他固然不会说你坏,但他为了做“好好先生”,也不会制止或批评坏人(正如你做坏事时他不批评你)。甚至他反过来劝你要宽容一些,想开一些,让你理解体谅坏人坏事。

    把上面几点一综合,我们可以看出,所谓“好好先生”,就是永远在坏人坏事面前“好好”的人,他永远不得罪坏人,永远抹杀是非界限,永远没有原则,并用他的抹杀是非和无原则,鼓励、纵恿、包庇坏人坏事,在他那里,天下没有是非也没有正义。他永远不会站在正义和善良一边,他只是劝说好人受害者受压迫者受侮辱者:要理解、宽容甚至感谢坏人施害者压迫者侮辱者!

    这种人绝顶的自私,绝顶的懦弱,绝顶的孱头,绝顶的卑琐,绝顶的伪善,绝顶的缺德——他可不正是“德之贼”!

    人要堂堂正正,就要是非分明,爱憎分明,敢说敢做敢承当,这才是君子哪!

    孟子对这种“德之贼”也曾大张挞伐,骂得比孔子更具体,更一针见血:“同乎流俗,合乎污世。居之似忠信,行之似廉洁。众皆悦之,自以为是。”(《孟子·尽心下》)

    鲁迅和孔子一样,对这类人也深恶痛绝,以至于在他的遗嘱里,竟然有这样的一条: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这不正和孔子“虽过门而不欲其入室”一样,避之如瘟疫么!

    正派正直正道直行正大光明的人,愿意正派正直正道直行正大光明地活着的人,不可能不痛恨这种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