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视野下的秦汉文学研究——《秦汉文学地理与文人分布》出版感言

    《秦汉文学地理与文人分布》是2005年立项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成果,2010年以优秀等级结项。而后又承蒙各位评审专家的垂青,荣列2011年度《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评审意见从三个方面肯定了拙作的学术价值:

    其一,运用自然地理学与历史地理学的方法研究文学,拓宽了秦汉文学研究领域,并借助文化区域的划分,使秦汉文学地理有了更直观的体现,从而使研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其二,运用历史发展观念,使文学地理研究既呈现出一定的地域特征,同时又能充分注意特定地域文学兴衰更替的历史轨迹,使研究鲜明地表现出时空交融的特色。

    其三,运用文献统计方法,对秦汉文人分布进行“系地”文献整理工作。秦汉文人史料散见于史传文献中,勾稽史料并进行“系地”,工作十分繁难;文人分布的历史跨度以及秦汉行政区划的空间变更,又给“系地”工作增加了新的难度。该成果下编“秦汉文人分布”,以《汉书·地理志》所载103郡国为单位,以《汉书》、《后汉书》所载作家籍贯为依据,运用文献统计方法,对秦汉文人分布进行了“系地”,从而使下编“秦汉文人分布”与绪论“秦汉区域文化的划分及其意义”及上编“秦汉文学地理”相呼应,基本上反映了八大文化区域文人分布情况,为文学地理的“系地”工作及文人分布研究提供了范例。

    这是对我15年来潜心研读秦汉文献的最大鼓励。我深知自己的研究还只是初步的,只是调整了观察的视角,注意从时间与空间的维度,整理资料、梳理史实,便呈现出一种略有新意的秦汉文学的图景。时间纬度的研究成果,是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秦汉文学编年史》;空间纬度的研究成果,就是这部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秦汉文学地理与文人分布》。这就再次证明了一个平凡的道理:学会整理资料,是学术研究的起点。

    在本课题研究中,笔者以文献学研究为基础,从纵横两个纬度对于秦汉文化渊源、嬗变以及文学地理与文人流布作宏观考察。又围绕若干专题,如《江南的开发及其文学的发轫》、《多元文化的融汇与三辅文人群体的形成》、《“三楚”的疆域及其文学传统》、《秦汉时期巴蜀文学的百年辉煌》、《河西四郡的建立及其文化意义》、《黄河以北地区的文学发展》等,作深入细微的研究。此外,还就“齐气”与“鲁学”等问题进行比较深入的探讨。

    回顾15年来的工作,不论是“系年”的纵向研究,还是“系地”的横向研究,主要是围绕着秦汉文学领域作外围攻坚,还缺乏深入名篇佳作内部的细节探讨。目前,我正全力从事《〈文选〉旧注辑存》的编纂工作,希望能够对此一缺憾有所弥补。当然,这项整理辨析的工作主要还是围绕着资料而展开,依然还是站在学术研究的起点。学术研究永无止境,却乐在其中。对此,我充满期待。

    (作者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秦汉文学地理与文人流布”负责人、中国社科院研究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