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指出:部分非遗曲艺仍缺少有效保护

  近日在浙江省非遗申报工作总结表彰大会上,年逾古稀、从事曲艺工作几十载的浙江省曲艺家协会顾问马来法告诉记者,浙江许多地方语言艺术特征的曲艺品种,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存困境,亟待保护与发展。

  记者从浙江省文化馆了解到,浙江曲艺最早可追溯至宋代,到了南宋时,杭州等地说唱艺术趋于繁荣,各种形式的说唱蓬勃发展。

  马来法告诉记者,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浙江省有将近40项曲艺品种,目前浙江省虽然列入国家级“非遗”保护名录中的曲艺品种有22项,还有11项曲艺品种被列入省级“非遗”保护名录。“但在这二十多年里,还是有不少传统的曲艺成了绝响,并且有些曲艺项目虽然申报立项了,但是一直缺少切实有效的保护,濒危状态并没有因此而改变。”

  社会经济发展走在全国前列的浙江,曲艺保护工作尚且如此,全国其他地方显然也不乐观。据上世纪80年代的调查统计,我国当时说唱类艺术形式共有345个曲种,然而,如今仍然能够演出的不到80个曲种。有关专家还指出,这其中,除了相声、评书、二人转、苏州评弹等,其余的曲种都只能勉强维持,一些曲种甚至已经消亡。

  浙江省文化厅非遗处处长王淼告诉记者,在浙江除了温州鼓词、绍兴莲花落等曲种传承人尚有经济收入,其他的传承人仅靠浙江省每年这样的一条政策:对于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民间老艺人),65至69周岁的,每人每年给予3000元的补贴;70周岁以上的,每人每年给予4000元的补贴。

  “然而,如此‘一刀切’的补贴模式,根本不能满足民间老艺人们的生活所需。因为大多传统曲种经济效益低下,地方文化部门重视不够,本来就捉襟见肘的保护经费落到曲艺保护更是少之又少,因此愿意去学曲艺的年轻人几乎没有。”王淼说。

  记者了解到,在浙江虽然有部分县市对传授曲艺的老艺人和学习曲艺的徒弟进行奖励,然而因为省里没有该专项资金,这样的奖励只能“点到为止”。

  王淼还表示,培养专业曲艺团队和更多年轻的传承人十分迫切。他说,当前仅有的专业曲艺团体普遍面临老龄化,人亡曲终,已几乎成为当今各个曲种的宿命。

  采访中,不少专家也说道,传统曲艺的“慢条斯理”显然与现代生活的快节奏有些格格不入,曲艺要发展,在坚持艺术表现方式的同时更要创新,紧跟时代主题,多创作出一些符合当今主旋律的作品。

   王淼告诉记者,如何让浙江曲艺这份厚重的文化遗产薪火相传,已成为非遗处的重点工作之一。他说,近年来各地出现越来越多的书场表演,无疑是保护和传承曲艺的好办法之一。(朱海洋、潘剑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