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福义:邢梦璜与文化黄流

  一、海南俊秀邢梦璜

  琼崖即海南岛,可简称为“琼”。琼州有时通指海南岛,相当于琼崖;但崖州主要指海南南部的崖城、三亚、黄流一带。邢梦璜即邢禄,梦璜为其字。1265年,南宋度宗咸淳一年,梦璜经省试举文学,任崖州佥判。后任昌化知军,又任元代万安知军。卸任后定居黄流,为邢氏黄流始祖。邢氏后代,称之梦璜公。他耿直正派,学问渊博,能力出众。出仕,能当好官;提笔,能写好诗文。《邢氏家谱》评价他:“居官廉介,吏畏民怀;淹贯经史,诗文有出廛之趣。”

  其诗,清秀高雅,充溢着对家乡对大众的爱心。北宋林逋写过七律《山园小梅》:“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此诗备受赞誉,欧阳修特别推崇。南宋姜白石曾以其中“疏影”和“暗香”作为词牌名称,填了两首颂梅词。邢梦璜也演绎出了别具一格的两首诗。一首以“疏影横斜水清浅”为题:“浮沉深浅自交加,枝向南横又北斜。老态枕流还漱石,孤情欹岸更笼沙。小溪月引参差路,曲涧波摇冷淡花。疏影含香低拂水,梦魂应不远故家。”另一首以“暗香浮动月黄昏”为题:“月上初更色未沉,香非百和见冰心。交情淡处何妨冷,臭味亲时渐觉深。气溢清芬如可挹,魂飞白夜总难寻。暗投自有相知意,独坐黄昏细细吟。”品味两诗意蕴,可知作者借梅表意,通过清丽婉转的语言,反映了对家国人事的深情念想。梦璜另有《雪满山中高士卧》一诗:“花隐空山弄粉条,袁安高卧拟清标。阳春寡和情孤洁,明月无缘梦寂廖。冰欲洗心兼絮冷,玉方镂树耐风飘。人间共羡香名重,谷口寻来雪未消。”像“人间共羡香名重”这样的吟哦,显然反映了作者自重自爱的心理动态与人生追求。

  其文,质朴崇实,语言精湛,因记录重要事件而传世。邢氏历史上人才辈出,然以文章传世者,始于梦璜。所著《磨崖碑记》和《至元癸巳平黎碑记》,分别见于《琼州府志》和《崖州志》。《磨崖碑记》写于1269年(南宋咸淳五年)并勒石。记载如下事件:1267年,南宋咸淳三年,黎族陈明甫等人以“三巴大王”之名号,引众占据临川里等地,今三亚市区月川桥一带。朝廷派兵猛击,陈明甫败走黄流,逃亡占城和交趾,后来被俘,受刑亡故。“黄流”一词,便是在《磨崖碑记》中最早见于官方文章。《至元癸巳平黎碑记》写于1293年(元至元三十年),亦勒石。记载如下事件:元朝忽必烈接受献策,为巩固对海南岛中部山区的统治,发兵征压黎族民众。得胜之后,元兵在五指山、尖峰岭一带勒石纪念。直至今天,尖峰岭山脚下还留有“大元军马下营”的摩崖石刻,成了这一事件的历史见证。梦璜二文,为元朝初期发生在海南的两次“平黎事件”保留了宝贵的原始文字资料,具有重要的史学学术价值。他用他的诗与文,表明了他是集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和诗人于一身的历史人物。

  二、天涯师表邢梦璜

  梦璜出身儒门。其太祖肇周,系宋资政大夫,建炎年间(1127-1130)随南宋朝廷从开封南迁钱塘,后经潮州至琼州,系邢氏过琼始祖。其曾祖,曾任南宋宣义郎;其祖,曾任南宋参府;其父宣义,曾任南宋文昌知县。在儒学熏陶中成长的梦璜,为官33年,大约将近60岁之时来到了黄流。一生跨越宋、元二朝。一般认为,生卒时间逸无可考。但海南历史文化网上登载过一篇《关于建立邢梦璜纪念馆的设想》,其中写道:“公元1324年80多岁的邢梦璜病逝。”由此推知,生卒时段大概是1240前后到1324年。即生于南宋理宗嘉熙或淳佑年间,卒于元代泰定年间。去世之后,葬于黄流西村水井山。

  黄流地处海南岛西南端,为人口较多的自然村庄,古属崖州辖地,今为乐东县黄流镇府所在地。往东三四十里有著名景点“天涯海角”。就地域概念范围而言,黄流为“天涯海角”所涵盖。《黄流村志》(1999)有个记载:1957年,广东省文物普查队在黄流海边原烟墩遗址附近,发现了新石器时代遗物,有石珠,圆形中穿孔,属灰砂粗陶系,红色造型。可见新石器时代黄流已有人类活动,历史极为悠久。然而,漫长的历史中,黄流却一直定格于“荒芜”之层次。古代中国,汉武帝深信董仲舒意见:“立太学以教于国,设庠序以化于邑,渐民以仁,摩民以谊,节民以礼,故其刑罚甚轻而禁不犯者,教化行而习俗美也。”(《汉书·董仲舒传第二十六》)是以在相对发达地区,早已教化之风大盛。但是,直至宋代之前,海南依然十分落后,而地属琼南崖州的黄流,更是一片荒野。唐朝杨炎有诗:“一去一万里,千去千不还。崖州在何处,生度鬼门关。”

  邢梦璜在黄流生活长达26年之久。跟他一起迁来的,还有第四个儿子邢万胜。这是黄流文化教育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举人出身的梦璜,学养深厚,贤良恭谨,声望甚隆。儒门学子一向注重儒家教化传统。孔子说过:“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孔子对子夏说过:“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梦璜对孔子学说自然深有领悟。他到黄流之后,由于条件的限制,当时没有也不可能办起义学、学堂或私塾,但是,他的言传身教,有如春雨,洒绿了黄流大地。黄流从此开启了读书成风的时代。自梦璜入籍,黄流历代通过科举考试获取功名的举人和贡生将近60人。仅就他的子孙而言,可以列出:邢万胜,梦璜第四子,元代世袭土官,任宁远县丞;邢京,梦璜孙,元代世袭土官,任宁远县丞;邢宗馨,梦璜曾孙,明代世袭宣抚土官,任宁远县丞;邢经,梦璜第四代孙,明代世袭宣抚土官,任宁远县丞;邢琮,梦璜第五代孙,明代世袭宣抚土官,任宁远县丞。又,黄流的梦璜后代子孙中,多有学者型人物。比如:邢协中,明万历廩贡;邢克迈,清康熙岁贡;邢元选,清乾隆恩贡;邢肇周、邢耀宗、邢泰中,清嘉庆岁贡,邢修坤,清道光岁贡;邢炳鋆,清光绪附贡;邢保申,清光绪附贡;邢谷典、邢诒兴,清光绪例贡。其中,邢肇周还担任过乐昌训导。明文渊阁大学士、海南琼山人邱浚在《邢氏家谱序》中说:“族不徙大,而且多贤。”“所传者,则有宋故知军梦璜等,以文学著声前代,载在郡乘可考。”

  邢梦璜的影响,穿越时空。现今的黄流,不断以新的面貌给世人带来惊喜。1978年,黄流中学被确定为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重点中学之一。1990年10月,国家教委将黄流中学事迹选入”中国名校”一书。1995年,国家文化部授予黄流“中国民间艺术之乡”的称号。2006年,中国书法家协会授予黄流镇“中国书法家进万家活动先进集体”的称号。2009年12月揭晓的“海南省十大文化名镇(村)评选”中,黄流登上了“名镇”光荣榜。用“文化黄流”这个新兴结构来表述今日的黄流,再恰当不过;而用“天涯师表”这个重量级短语来形容邢梦璜,自然也再恰当不过。

  三、笔者感言

  群众创造历史,群众发展历史。但是,重要历史人物具有不可磨灭的功勋。跟邢梦璜共同带动引发黄流文化发展的历代贤达,可以开列出一串长长的名单,辉耀史册,而邢梦璜,无疑是黄流历史天空中最为耀眼的一颗文星。

  国学诸学派各有特出长处,各有卓越贡献。但起码就广度而言,儒学最为深入人心,作用巨大。黄流文教的古今演化,便是实证。然而,在今天,在同世界接轨的时代,儒学如何发扬其精华,开掘出若干普世性学理,特别需要努力为之。

  (作者单位:华中师范大学语言与语言教育研究中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