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氏鼓琴责夫君 – 国学网

杜氏鼓琴责夫君

  《典略》曰:百里奚,虞大夫。晋君以女为秦穆夫人,用奚为媵。奚亡走宛,楚人执之。秦穆公知其贤,欲厚货以求之,恐楚不与,乃以羖羊皮赎之,号五羖大夫。秦遂以霸。奚相秦,其妻佣浣入宫,见瑟者之自言能鼓瑟,歌曰:“百里奚,母已死,葬南溪,坟已覆以紫。春莫黎,扼伏鸡,西入秦,五羖皮,今日富贵捐我为?”百里奚乃识之。

——《太平御览·卷五百七十六·乐部十四》

  春秋时期,虞国人百里奚心怀五霸之略,因他家境十分贫穷,又无人引荐,没有施展的机会,时常长吁短叹。妻子杜氏见百里奚如此这般,便劝道:“大丈夫志在四方,你正年轻有为之时,何不出去闯闯?”百里奚望着妻子怀中的幼儿和堂前白发苍苍的老母亲,更邹紧了眉头,道:“我早就想去周游列国,找一个识才的明主呢!怎奈上有老下有小,不忍心离去呀!”杜氏道:“郎君放心地走吧!我可以上奉老母,下抚幼儿,你不要有什么牵挂!”妻子的话说到了百里奚的心坎上,他见妻子这样支持他,就决定第二天启程。

  临行前,杜氏觉得虽说家里很穷,也该给百里奚饯行。她从瓦罐里倒出了家中仅剩两升粟米,煮成干饭,然后又要动手杀那只生蛋的母鸡。

  百里奚捉住妻子拿刀的手道:“家中无有粒米,只有这只母鸡,留着它下蛋,日后也好换些谷米。”

  杜氏道:“郎君此去远游,不知何日得见?为妻宰鸡以表心意。”她说罢,不顾百里奚的阻拦,将唯一的一只母鸡宰杀了。劈柴不够,她又把门闩卸下来烧了,煨出一瓦罐金黄的鸡汤,让百里奚饱饱地吃了一顿饭。分别的时候,杜氏抱着幼子,拉着百里奚的衣襟,洒着热泪到:“郎君日后富贵了,可别忘了今日的门闩煮鸡啊!”百里奚含着感激的热泪上了路。

  后来,百里奚跑了好几个国家,想找一个贤明的国君干一番事业,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他看到自己年龄一天比一天大,心里很着急。想到自己离家多年,很惦记妻儿老小,决定回家探望。他风尘仆仆到了家门口,破屋还在,可是妻儿老母不知哪里去了。邻居告诉百里奚,他走了以后,杜氏穷得没法生活,又遇上荒年,在掩埋饿死的老母后,带着儿子逃荒去了。如今是死是活,谁也说不清。

  百里奚望着破屋,想起临别的时候妻子烧门闩,炖母鸡的情景,不禁落泪。他举目无亲,只好去找在虞国做官的一位朋友落脚。做官的朋友见百里奚见多识广,足智多谋,便把他推荐给虞君,做了虞国的大夫。可是好景不长,晋献公假虢(guó)灭了虞国,俘虏了虞君和百里奚。

  百里奚见晋献公用卑鄙手段灭了故国,不愿意投降在晋国做官。正好晋献公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秦穆公,需要一些奴仆去陪嫁。晋献公想,百里奚既然不肯投降,留在晋国是个祸害,不如让他充做奴仆,打发到秦国去。这样,百里奚就被当作陪嫁的奴仆送到秦国。胸怀大志的百里奚感到这是奇耻大辱,就在去秦国的路上偷偷地逃跑到很远的楚国。

  楚国人把百里奚当作奸细抓了起来,把他押送到洞庭湖畔为楚王牧马。秦穆公一心想称霸,正在四处搜罗人才,他听说百里奚有经邦治国之才,马上派人去寻找。当秦穆公打听到百里奚在楚国牧马,决定不惜重金将他赎回,可是又怕楚人知道了真相不肯放他,故意抬高身价。于是,秦穆公就按照当时市场上买卖奴隶的价格,让人带着五张羊皮赎回了百里奚。

  百里奚被赎回秦国后,秦穆公把他引为座上宾,向他请教富国强兵的道理。百里奚说的头头是道,句句说到秦穆公的心坎上。秦穆公见百里奚满腹韬略,便任命他做了秦国的大夫,参与国政,号称“五羖大夫”。秦穆公在百里奚的辅佐下,使秦国逐日强大起来。百里奚在秦国身为宰相,声威显赫。

  有一天,百里奚在宰相府举行盛大宴会,招待前来为他祝寿的客人。席间,华堂里觥(gōng)筹交错,歌舞翩翩,丝管悠扬,颂声盈耳。忽然,百里奚长叹一声,脸上出现了寂容。众宾客暗自纳闷,忍不住问道:“今日华诞,老大人为何突觉不乐?“里奚又是一声叹息:“有道是饮水思源,老夫有今日富贵,实亏了一人之力。今日面对荣华,却不能与其共享,止不住惆怅万分。”“老大人,不知比人是谁?“百里奚自叹一声,洒下热泪:“别时容易见时难啊!”

  众宾客不便探问,整个寿堂一派寂静。蓦然,一阵琴声传出寿堂。众宾客侧耳倾听。百里奚似乎耳熟,换过总管问道:“谁在弹琴?”“回相爷,是新近府的洗衣妇。”百里奚十分惊讶,想了想,对总管说:“她既有如此琴技,为何不唤来演奏?”“相爷,她乃府中一个贱役……”那筵外琴声似玉珠落盘,声声盈耳。百里奚忙止住总管的话头,道:“人有贵贱,琴曲也有贵贱吗?快请进府来呈献!”总管急忙请进弹琴人。

  众宾客闻琴声,原以为是个绝色佳人,待弹琴人近来,却是个干瘪的老妇。百里奚端坐寿堂,疑惑地问:“刚才是你在弹奏吗?”老妇低头答道:“适才见相府贺寿,缅怀往事,随意奏曲,不料惊扰了众位大人,万望原谅!”百里奚笑道:“识才闻你弹琴奏出乡音,老夫不怪罪你,还要请你在筵前演奏,为老夫贺寿呢!”

  老妇走至堂中,举手抚琴,击出了流泉般的清韵。随着悦耳的琴声,老妇作歌道:

  百里奚,五羊皮
  忆别时,烹伏雌,炊扅扊(yí yán 门闩)。
  今日富贵忘我为?
  百里奚,百里系!
  母已死,葬南溪;坟以瓦,覆为柴。
  舂(chōng)黄齑(jī 捣碎的姜、蒜、韭菜等),扼伏鸡。
  西入秦,五羊皮。
  今日富贵捐我为?

  百里奚一听,愣住了,觉得这位老妇所唱,句句都在责怪自己,那内容全说的自己年轻时的家事。他越听越觉得眼前的这个老妇人,正是自己已失散了几十年的结发妻子啊!他急忙走下堂来仔细辨认,这位老妇人正是自己的妻子杜氏。两位老人紧握双手,禁不住来泪纵横。

  原来,杜氏自百里奚走后,靠自己织麻过日子,转年碰上灾荒,无法糊口,只好带着儿子逃荒,四处打听百里奚的消息。她历经千心万苦,终于在秦国打听到秦国的宰相叫百里奚,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丈夫,就求人说情,进相府当了洗衣的女仆,希望找机会当面认一认。碰巧遇上乐工弹琴贺寿,就借琴责夫一试,想不到几十年的思念一下子变成了现实。

  众宾客见一对老夫妇,经过了大半生的坎坷,终于团圆了,纷纷举杯祝贺。百里奚止住热泪,连忙举杯,对杜氏到:“为夫亲自为你捧酒谢罪!“杜氏流落半生,今日一块石头落地,接过百里奚捧来的酒,一饮而尽。

  秦穆公听说百里奚夫妻团圆,特别赏给他们很多东西,又听说百里奚的儿子也是个人才,也任命为大夫。

  从此,百里奚和杜氏百年相守,这个鼓琴责夫获团圆的故事便流传后世。

转载《中国琴坛故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