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年谈“鼠戏”

  鼠年来临。鼠虽为十二生肖之首,但与鼠有关的戏却不多。京剧中只有神话戏《无底洞》、《双包案》及另一版本的《五花洞》等几出。《战宛城》“邹氏思春”一场,出现过“闹耗子”,那只是由检场人员幕后操纵的两只“鼠形”道具而已。还有剧中人姓名带“鼠”字的《十五贯》(娄阿鼠)、《清风岭》(江老鼠)或绰号带“鼠”字的《七侠五义》、《三侠五义》、《五鼠闹东京》(钻天鼠卢方、彻地鼠韩彰、穿山鼠徐灰、翻江鼠蒋平、锦毛鼠白玉堂)和《大名府》(白日鼠白胜)等。限于篇幅,除《十五贯》、《清风岭》外,闲谈几出“鼠”戏,与戏迷读者共迎鼠年。

  《无底洞》又名《陷空山》,故事见《西游记》八十至八十三回。陷空山无底洞中之白鼠精,乘如来讲诵佛法之际,盗走殿前琉璃灯。如来命李靖前往降妖,李将白鼠精擒获,收回佛灯。但念其苦炼千年,不忍杀害,又放回山洞。白鼠感恩,拜李靖为义父,并为李靖、哪叱设立神位,早晚叩拜。

  唐僧师徒去西天取经,行至山下。鼠精知唐僧为金蝉子下凡,若食其肉,可长生不老,乃变作少女,自缚于树,高呼救命。悟空识其为妖,但唐僧受八戒蛊惑,不顾悟空苦谏,竟将白鼠松绑,携带同行。途中白鼠作法,将唐僧掳至洞内,欲强迫成亲。悟空盘问土地,始知师父困于无底洞,便打死守门女妖,闯入洞中,取得鼠精所供神位。白鼠闻报,出洞追赶,战败悟空。悟空径上天庭告状,玉帝召李靖查问,李不服,悟空遂取其义女所供神位牌为证。玉帝命李靖率猫神、哪叱及天兵天将,与悟空同至无底洞,一番鏖战,擒获鼠精,救出唐僧。

  此剧为传统武旦“出手”戏,剧情曲折,热闹紧张,武打激烈,十分好看,清末以后久演不衰。早年著名武旦朱四十、何月卿、茹湘泉等均工此戏,后阎岗秋(九阵风)、朱桂芳等亦擅。至中华戏校、富连成出科之宋德珠、李金鸿、班世超、阎世善、冀韵兰、陈金彪等主演白鼠精,又都有创新,耍鞭踢枪,各展所长,技巧繁难,优美惊险,《无底洞》成了京剧武旦“出手”戏的代表作。

  上世纪40年代,剧作家翁偶虹在京沪两地都办过“十二生肖合作戏”。一台戏从“鼠”到“猪”十二出顺序演出,京剧昆曲,生旦净丑,文唱武打,一应俱全。其中开场的“鼠戏”,北京是由雷振华、高德仲演的《十五贯》中“访鼠测字”一折。1946年上海那次演的,是由班世超主演的《无底洞》中“拿鼠精”一折。

  1957年,中国京剧院上演了景孤血根据老本加工整理的《无底洞》,这是“中京”的第一出武旦“出手”戏。新本删去了繁琐的枝蔓场次,剧情更为集中凝炼。李金鸿主演鼠精,首场“坐洞”,一改前辈们穿红色打衣打裤为灰色紫花衣裤,戴“鼠盔”,更接近鼠形本色。他发挥了文武兼备、唱做皆优的特长,增加了一些唱段,丰富了文场。该剧由李元瑞饰悟空,何金海饰八戒,茹元俊饰二郎神,周瑛鹏饰猫神。在继承前辈武打方面又有创造,除保留原剧之耍鞭,踢枪以外,又设计了不少新颖别致的武打,如十杆枪“出手”,及颇具难度、别出心裁的跟斗技巧,如猫神耍耗子的“抄跤”、“过包”等。另外,又加强了悟空的戏,发挥了八戒的幽默风趣特点。舞美方面,在台上设计了一个很大的洞穴;打“出手”时又增添了伴奏的曲子,使该剧更具趣味性和可看性。中国京剧院一、三团合并后,《无底洞》仍由李金鸿主演,其他改为谷春章饰悟空,李幼春饰八戒,王鸣仲饰二郎神,李益春饰猫神,演出还是那么红火。

    1986年,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将安徽省蚌埠市京剧团演出的《孙悟空大闹无底洞》搬上银幕。该团的整理本删去了原本中有关李靖释妖、鼠供神位、悟空盗牌、再次擒妖的情节,着重表现悟空、八戒、沙僧奋战鼠精,救出唐僧。丁伯禄饰悟空,韩凤云饰鼠精,丁伯福饰八戒,谌辉饰唐僧,孙爱珍饰观音。此剧布景神奇,武打火炽,曾东渡扶桑赴日本演出,深受欢迎。影片又充分利用多种电影特技,大大增加了神话色彩。当年曾和先后拍摄的《真假美猴王》(福建省京剧团)、《火焰山》(吉林省京剧团)两部猴戏电影,同时风靡全国城乡。

  有众多鼠精出场的神话戏《双包案》,又名《五鼠闹》,这是早年北京富连成科班演过的一出大武戏。故事述宋朝包拯陈州放粮回朝,五个鼠精分别幻化成假包拯及假张龙、赵虎、王朝、马汉以扰之。其时正有书生石伦告状,假包拯故意鞭打、冤屈好人。真包拯与之分辩,直至仁宗帝前亦难分真假。最后包拯请来猫神下界擒获鼠精,方趋平靖。

  根据京剧史料所载,剧中鼠精由武净、武丑扮演,均都勾脸,光怪陆离,谱式不一;五鼠兵刃各异,翻打跌扑,刀光剑影,惊心动魄;配以各式“火彩”特技,十分热闹。惜此剧早已失传,笔者只在2006年2月上海东方电视台戏剧频道的“绝版赏析”

  元宵京剧晚会上,见到过李长春、李欣分饰真假包公的对唱,真假张、赵、王、马分列两旁。大段对唱中,二李先后各唱同一句唱词,“裘”味醇厚,颇有新意。

  另有一出《五花洞》,一般剧中“五花”者指“五毒”:毒蛇、蝎子、蜈蚣、蛤蟆、壁虎。上世纪80年代,中国戏曲学院校友为母校教育基金集资演出,其中就有《八五花洞》(真假八个潘金莲,真假八个武大郎)。开场时“五毒”“坐洞”,四个勾脸,另有一个是武旦扮演的,雉尾斗篷,一袭白色打衣打裤。但早年演出《五花洞》时,洞中之妖,却是金眼鼠、银眼鼠,二鼠分别幻变成假潘金莲、假武大郎。这倒也合乎情理,鼠类不都是在地下打洞的吗?

  1947年,上海中国大戏院由陈鹤峰、曹慧麟、于素秋领衔演出。那年年初一、年初三日戏,有著名武旦于素秋主演《大五花洞》,她饰演的白鼠仙,幻化成假金莲(曹慧麟饰),与真金莲(李雪枋饰)相扰。后包公(汪志奎饰)请张天师(孙鹏志饰)及众法官降妖,收服白鼠仙。最后大开打中,于素秋与饰法官的四位名武生小赵松樵、韩云峰、鲍毓春、赵磬声配合默契,各式新奇武打、“出手”,变化无穷,既惊又险,精彩纷呈,令人目不暇接,一时轰动上海滩。

  以“鼠”为绰号的江湖侠义人物,如《七侠五义》(《三侠五义》)、《五鼠闹东京》中的“五义”,集“五鼠”于同一出戏中,京剧舞台上十分少见。传统戏中就有一些“五鼠”的戏,如黄月山、李吉瑞擅演的《冲霄楼》、《铜网阵》,叶盛章、张春华拿手的《蒋平捞印》及短打武生戏《智化盗冠》、《水擒花蝴蝶》等。而取材于同名小说的连台本戏《七侠五义》,则故事完整、悬念丛生,人物各异,文唱武打,机关布景,更具可看性。

  《七侠五义》版本众多,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36本《狸猫换太子》连台本戏中亦有此故事,主要叙述的是,宋朝时南侠展昭、北侠欧阳春、双侠丁兆兰和丁兆蕙、女侠丁月华、黑侠智化、小侠艾虎及“五鼠”卢方、韩彰、徐庆、蒋平、白玉堂等,相继助包拯铲除奸臣、贪官、恶霸的故事。内容包括:白玉堂不服展昭被封“御猫”,从松江陷空岛至京城,夜入御花园,杀死图谋害人的太监郭安,题诗留名。展昭奉命缉访不获。卢方打死恶霸贺飞熊,至开封府包拯处自首。韩、徐、蒋三人夜闹开封府。卢方至文光楼,兄弟相会、反目。白玉堂负气盗走“三宝”,展昭往探,身陷螺蛳阁,被蒋平救出。白玉堂气走独龙桥,蒋平水擒白玉堂,“五鼠”共归开封府。襄阳王谋反。颜查散失印,蒋平入水捞印,大破铜网阵。马强囚禁倪继祖,欧阳春大破霸王庄。包拯、倪继祖被打入天牢。智化盗珠冠,众义士大败邓车,文彦博五堂会审,包、倪官复原职。

  “五鼠”故事连台本戏最早是在上海演出的。早在光绪二年(1876年)5月15日上海“金桂轩茶园”就已演《三侠五义》故事——连台本戏《侠义安良》。同年,“同乐茶园”演出《五鼠闹东京》。光绪三年,“丹桂茶园”演出《三侠五义》,韩桂喜、郝福芝、周长春主演。光绪十六年,“天成茶园”演出《三侠五义》共三本。后李吉瑞、温小培等在民国二年(1913年)亦于“醒舞台”演出此剧。也有单独演《蒋平捞印》和《大破铜网阵》的。三、四
十年代《七侠五义》连台本戏更是风靡沪上。

  1957年,上海京剧院院长周信芳倡议上演连台本戏。编剧许铁生遂以上述故事的部分内容,创作编排了《七侠五义》。由李仲林饰白玉堂,纪玉良饰卢方,王正屏(贺永华也演)饰韩彰,孙正阳饰蒋平,李秋森饰展昭,刘斌昆饰贾飞熊,李桐森饰包公,黄正勤饰宋仁宗。先在中国大戏院首演头本,大受欢迎,竟连演半年,欲罢不能。后又编演二本、三本,亦常告满座,成为该院保留剧目。1963年后因大演现代戏,此剧停演。1980年在劳动剧场(即天蟾舞台)由“上京”三团青年演员重新上演,缩编为两本,李仲林、孔小石任导演,演出亦备受赞誉。此剧继承了海派连台本戏优良传统,情节惊险曲折,唱做武打并重,表演健康,雅俗共赏。

  连台本戏《七侠五义》不独南方专有,北方亦有上演。上世纪60年代北京青年京剧团即演出了潘侠风改编的《三侠五义》,将连台本戏的重要情节贯串压缩而成,突出了“五鼠”见义勇为、除暴安良的侠义精神。著名武生李元春主演锦毛鼠白玉堂,演出轰动一时。

  而连演百余场、盛况不衰的则是中国京剧院1958年根据《三侠五义》改编的《五鼠闹东京》。“中京”版的《五鼠闹东京》剧情与“上京”版的《七侠五义》大同小异,是“中京”鼓师任子蘅改编的。由于安排在一个晚场演完,故事经过了压缩、删减,但全剧仍然曲折惊险,引人入胜,保持了原作的基本面貌和精彩之处。比李元春的《三侠五义》精炼,又保持了连台本戏的艺术特色。虽同是演武侠,但《五鼠闹东京》更为生动地刻画了“五鼠”的不同性格,如卢方的忠厚老成,韩彰的冷隽多谋,徐庆的火爆勇敢,蒋平的精明机智,白玉堂的艺高胆大。

  此剧演员阵容整齐,张云溪的白玉堂,张春华的蒋平,茹元骏的展昭,景荣庆的卢方,赵文奎的包拯。全剧武打新颖别致,如开封府内的开打,借助太湖石和窗户、桌子等,使武打一改过去的平面“荡子”,变成了立体开打,而且打上打下,险象环生,使观众大过戏瘾。“五鼠”忠肝义胆,一身正气,见义勇为,嫉恶如仇,与清官一样,成为百姓理想的化身,很得观众的喜爱与崇敬,演出场场满座,盛况空前。

  今当鼠年,鼠年思“义鼠”。如能演出京剧《五鼠闹东京》来提倡见义勇为、除奸反贪,这对改变社会风气,建立和谐社会,不也是好事?笔者建议,有条件的京剧院团不妨一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