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不平常的鼠年

  又一个庚子鼠年即将到来之际,回首以往,发现在过去那么多个鼠年中,发生了许多重要且有趣的事情,对世界、对中国的影响可谓深远,一一细数,似乎能体味出一丝丝的不平常。

国内鼠年大事纪

鼠年的著名变法

  在春秋时期,秦国的社会经济发展落后于关东各大国,而此时正值奴隶制崩溃、封建制确立的大变革时期,铁制农具的使用和牛耕的逐步推广,导致奴隶主的土地国有制,逐步被封建土地私有制所代替。秦国急需拥有一套自己的政令,一场变革由此兴起。

  公元前356年,商鞅得到秦孝公支持,开始变法。商鞅变法打破了奴隶主世袭贵族的特权,确定了封建等级制度,发展和壮大了地主阶级政治势力;以法律形式废除了奴隶制的土地制度,开阡陌,肯定了封建土地所有制的合法性;而中央集权的实行,又巩固了地主阶级对劳动人民的统治;封建经济的发展,不仅方便了税收和交换,还壮大了地主阶级经济力量。

  但这一系列政策侵犯了贵族们的利益,遭到他们的强烈反对。太子傅公子虔和太子师公孙贾还教唆太子驷公开出来反对。商鞅在孝公的支持下,只能通过加强思想统治,强制推行新法。后来商鞅虽被害死,秦惠王和他的子孙都继续实行商鞅的新法,所以秦的国势继续发展,为后来秦灭六国、统一中国奠定了基础。

鼠年的著名战役

  东汉末年,军阀混战,天下大乱。曹操基本统一北方后,欲吞并江南,统一天下。公元208年九月,曹操在当阳长坂坡追击刘备军,刘备退至夏口(今武汉境内),曹操继续南下,占领江陵,并乘胜向江东进军。

  面对当时严峻的局势,刘备决定联吴抗曹,派诸葛亮赴柴桑(今江西九江西南)会见孙权,共谋抗曹大计。诸葛亮舌战群儒,在鲁肃与周瑜等分析优劣之下,孙权终于坚定了抗曹的决心。周瑜鉴于敌众己寡,意欲谋攻,以求速战,遂采纳黄盖的火攻计谋。针对曹军连环战船,黄盖派人给曹操送伪降书,并与曹操事先约定投降时间。

  十月的一天,黄盖率蒙冲、斗舰10艘,满载易燃的枯草干柴,灌以油脂,外用布幕围住,上插与曹操约定的旗号。时值东南风急,黄盖领战船扬帆直驶曹军水寨。曹军毫无戒备之下,被黄盖引火烧尽战船,延及岸上各营。

  在南岸的孙刘联军主力船队乘机擂鼓前进,横渡长江,大败曹军,曹操见败局已无法挽救,当即自焚余船,引军退走。联军迅疾追击。曹操经华容道(今湖北潜江南)逃脱,逃回北方。赤壁之战,孙刘联军面对强敌而不惧,扬水战之长,巧施火攻,以弱胜强,创造了辉煌战绩,是中国历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也奠定了此后三分天下的局面。

鼠年即位的著名君主

  唐玄宗,又称唐明皇,为睿宗李旦第三子。与太平公主合谋发动政变,杀韦后,拥其父睿宗即位,被立为太子。延和元年(712年),受禅即位。

  唐玄宗在清除太平公主之后,彻底巩固了皇权。然而当时的形势不容乐观:兵变大大地伤了朝廷元气,吏治的混乱、腐败亟待治理。唐玄宗量才任官,提拔贤能人做宰相,如著名的宰相姚崇、宋、张九龄等;此外,他还对吏治进行了整治,提高了官僚机构的办事效率。

  开元年间,唐玄宗推行的一系列有效措施使唐朝的政治、经济、文化都得到新的发展,超过了他的先祖唐太宗,唐朝社会安定,政治清明,经济空前繁荣,继而进入了鼎盛时期,开创了中国历史上强盛繁荣、流芳百世的“开元盛世”。

  然而,唐玄宗后期却贪图享乐,宠信并重用李林甫等奸臣,终于导致安史之乱发生,唐朝开始衰落。

诞生于鼠年的“中华民国”

  一场真正的下层革命,从来不单纯是少数英雄的业绩,而必然伴随着广大人民的普遍觉醒。

  十九世纪,满清王朝政治腐败,国力衰弱,中国境内动乱不断。而西方列强也就以它们强大的经济力量和锐利的武器,趁机侵略中国。满清政府的无知和无能,使中国几乎沦落到被瓜分的亡国命运。一部分仁人志士清醒地认识到:要救中国,就一定要推翻清政府。

  此时,城乡群众自发的反抗斗争如波涛相逐,一浪高过一浪。北方各省民变迭起。长江中下游各省连年发生灾荒,饥民成群流入城市,抢米骚动时有发生。1911年10月10日革命党人在武昌成功发动起义,并在随后的两个多月带动中国各地的革命响应。12月29日,清朝原有的22个行省中业已独立的17个省,派出代表,推选刚刚返国的孙中山先生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农历春节即将到来之时,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宣誓就职,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正式成立。

  中华民国的创立不同于此前中国的君主王朝,它是经过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斗争而建立的共和国家,也代表了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终结。

在鼠年的“冰释前嫌”

  1972年,中国外交史上非常重要的一年。

  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一行抵达北京,开始了对中国为期七天的历史性访问。访问期间,尼克松总统会见了毛泽东主席,并与周恩来总理进行了会谈。双方就国际形势和中美关系交换了意见,着重讨论了印支问题和台湾问题。2月28日,中美双方经过反复磋商,在上海发表了《联合公报》,标志着中美两国关系解冻,也为今后中美关系的进一步改善和发展打下了基础。

  同年7月,日本田中内阁组成。周总理在7月9日欢迎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团的宴会上特意提到了中日关系。他说:“在日本,长期以来敌视中国的佐藤政府终于被迫提前下台。田中内阁7日成立,在外交方面,声明要加紧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是值得欢迎的。”周总理的这番话,在日本政界引起了巨大反响。7月18日,日本内阁召开会议并通过文件说:“为了谋求邦交正常化,日中政府间开始进行会谈是当务之急。”

  1972年9月25日,田中首相和大平外相访华,经过中日双方会谈,于9月29日发表了联合声明,宣布自该声明公布之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日本国之间迄今为止的不正常状态宣告结束,“日本方面痛思日本国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失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中国政府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的战争赔偿要求”,中日两国正式建交。

鼠年解决的主权问题

  从1982年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访华起,中英两国就历史遗留下来的香港问题进行了为期两年的正式会谈,其间争论颇多。

  本着大局为重和友好合作的精神,经过慎重和耐心的谈判,从英国政府提出的归属问题到中国政府提出的三个问题,即香港归还中国、未来香港实行的制度、香港过渡时期的安排都达成了一致意见。

  1984年12月19日,中英正式在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上签字。中英联合声明实现了长期以来中国人民收回香港的共同愿望,也促进了澳门问题的解决,并且对解决台湾问题必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台湾问题与香港问题性质不同,但是“一国两制”的构想和通过谈判解决问题的方式是同样适用的。香港问题的圆满解决,有利于维护亚洲和世界的和平,为国际上和平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提供了成功的新鲜经验。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德奎利亚尔曾指出:“中英两国解决香港问题的方式应该大力提倡,这恰恰是我们在目前的国际形势下非常需要的。”

鼠年的奥运盛典

  自奥运会开办以来,每次的鼠年便都有了一场奥运盛典,而中国代表团的奥运成绩则是一次比一次出色。1984年的美国洛杉矶夏季奥运会,中国代表团在射击、举重、体操、女排等强项中获得了15枚金牌、8枚银牌和9枚铜牌的好成绩;1996年,又一个属鼠的奥运会,以年轻选手和新选手为主组成的代表团共获得了50枚奖牌,有2人4次创4项世界纪录,3人6次创6项奥运会纪录。当时的举重小将占旭刚以自己的神力连破3项世界纪录,显示了中国人“力拔山兮气盖世”的精神面貌;5000米赛跑名将王军霞,在外国选手的围追堵截中奋力冲杀,以甩下亚军二十多米的成绩夺得金牌,跑出了中国人的骨气、志气和勇气。

  2008年,奥运盛典在北京举办,不论是从自我信心还是本土优势上来看,中国的运动员们都卯足了劲在自家门口为国争光。而奥运会,也给中国带来经济的腾飞,建筑、体育、信息、环保、文化、旅游等产业以及与奥运会有关的各种服务业,都充满着无限的商机,奥运经济必能成为发展国民经济的催化剂,也是使中国走上对外开放之路,与世界全面接轨的机遇。

国际鼠年大事纪

鼠年建立的“幕府政治”

  10世纪以后,随着日本的土地、公民制解体,皇权力量微弱,社会动乱不堪,因而武士阶层在此时崛起,其中由以关东源氏和关西平氏势力最大。关东源氏在1985年的权力争夺中获得了胜利,控制了中央政权。1192年,源赖朝从朝廷取得了“征夷大将军”的称号,在镰仓设置幕府,武士贵族专权自此开始,天皇形同虚设。

  幕府统治时期,日本崇扬武术,以武士道精神为荣。日本先后经历了镰仓幕府(源氏幕府)、室町幕府(足利幕府)和江户幕府(德川幕府)三代幕府统治,直到19世纪,德川幕府被天皇政府军打败,幕府才退出了日本的政治舞台,然而日本的崇武之风则一直延续了下来。

鼠年发现的“新大陆”

  1492年,意大利航海家哥伦布得到了西班牙王后的赏识,带着给印度君主和中国皇帝的国书,率领三艘百十来吨的帆船,从西班牙巴罗斯港扬帆出大西洋,浩浩荡荡地向正西航去,想要前往东方的神秘国度印度和中国。经过七十昼夜的艰苦航行,哥伦布一行终于在1492年10月12日凌晨发现了陆地,他们以为到达的就是印度,却不知他们无心插柳,发现了亚美利加大陆。

  哥伦布的远航是大航海时代的开端。新航路的开辟,改变了世界历史的进程,它使海外贸易的路线由地中海转移到大西洋沿岸。从那以后,西方终于走出了中世纪的黑暗,开始以不可阻挡之势崛起于世界,并在之后的几个世纪中,成就海上霸业,一种全新的工业文明成为了世界经济发展的主流。

鼠年成立与解散的“第一国际”

  社会主义先觉者很早就主张各国工人运动应该建立国际的联络和国际的组织,把这个必要说得最明白,最不含糊的,是马克思和恩格斯。远在1847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他们起草的《共产党宣言》中就断言“无产阶级无祖国”,就喊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自此以后,他们的思想和斗争都浸透着这种国际主义精神。

  到了1864年,这种国际主义精神第一次表现为组织形式。这年,英法德意四国工人代表在伦敦开会,决议创立一个“工人的国际联合会”,即第一国际。不久,会务大大开展,小国工人也来参加这个组织,遂成为世界上一种势力,为诸国政府所畏惧。

  1871年,巴黎工人暴动,第一国际的法国支部不仅参加,而且占据领导地位。可是这次有名的“巴黎公社”运动失败了,第一国际受到了极大打击,各国资产阶级政府都要取缔它,而且组织内部也是小资产阶级思想泛滥,遂使组织力量一天比一天衰弱,终于在1876年正式宣布解散。

鼠年的与冰山“死亡之吻”

  1912年4月10日,在南安普敦港的海洋码头,万头涌动,挤满了乘客、来送行的家属、行李搬运工和海关的检查人员。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邮船、“永不沉没”的泰坦尼克号启程开往美国。可是谁也没料到,这第一次航行竟然成了唯一的一次。

  4月14日,一个风平浪静的夜晚。泰坦尼克号以22节的速度在漆黑冰冷的洋面上兼程航行。这一年的冰山比往年向南漂得更远,接到附近很多船只发来的冰情通报,史密斯船长命令瞭望员仔细观察。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尽管为头等舱定制了镀金的楼梯把手和印度的手工编织地毯,白星公司却没有给瞭望员配备望远镜!

  11点40分,望员弗雷德里克·弗利特发现远处有“两张桌子大小”的一块黑影,正以很快的速度变大。他敲了3下驾驶台的警钟,抓起电话:“正前方有冰山!”。可惜当时的大副做出了减速,左满舵,停船倒车的愚蠢决定。就在那个寒冷的夜晚,泰坦尼克号和冰山发生了死亡之吻。

  泰坦尼克号沉没的消息震惊了整个西方世界。当时人们的震惊程度,不亚于现在人们看到美国“9·11”事件时的恐惧。人们也将牢记这因为对自然力量的掉以轻心而付出的惨重代价。

  泰坦尼克号是人类的美好梦想达到顶峰时的产物,反映了人类掌握世界的强大自信心。她的沉没,惊醒了人类妄图控制整个大自然的美梦。人们永远也忘不了这幅画面:泰坦尼克号在海底昂着头,残破和污迹也掩盖不了她的高贵,但这却是她的宿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