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高玉宝:《半夜鸡叫》有他童年的影子

  12月5日16时12分,“军人作家”高玉宝在大连病逝,享年92岁,遗体告别仪式于12月7日在大连市殡仪馆举行。高玉宝曾创作多部长篇小说,其中《半夜鸡叫》源于高玉宝自传体小说《高玉宝》,妇孺皆知的恶霸地主“周扒皮”形象正来源于此。

  高玉宝,山东黄县人,1927年出生于辽宁瓦房店孙家屯村,15岁做劳工,17岁学木匠,1947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4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辽沈、平津、衡宝战役中立大功6次。1962年,高玉宝被保送进入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学习。历任战士、通讯员、文艺干事,师职创作员、全国关心下一代委员会名誉主任等。曾受到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23次接见。1955年开始发表作品,1956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高玉宝仅上过一个月的学,却先后写出了总计200多万字的几部长篇小说。他创作的主要作品有自传体长篇小说《高玉宝》,长篇小说《春艳》《我是一个兵》《高玉宝续集》,并发表100多篇短篇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作品。短篇小说《我要读书》和《半夜鸡叫》被选入小学语文课本,《半夜鸡叫》还被拍成木偶电影。

  高玉宝小时候因家里贫穷只上了一个月的学,很多字都不认识,1947年从军后基本上是个文盲战士。当年大军南下时,他开始创作长篇自传体小说《高玉宝》。在创作中,他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不识字,想写的故事很多,会写的字很少,每写一句话都举步维艰,只能把不会写的字用图画或符号代替。现今陈列在北京军博里的小说《高玉宝》手稿里,密密麻麻画了许多图画和符号。如“日本鬼子来了”一章中的“鬼”字不会写,他画了一个鬼脸;杀人的“杀”字不会写,画了一个人脖子上按着一把刀;“哭”字不会写,他画了一张哭脸。当时他还要跟随部队频频地行军打仗,做繁重的军邮工作,创作的艰难不言而喻。就是这样,高玉宝凭借惊人的毅力,边学边写,连写带画,完成了25万余字的初稿。

  1955年小说出版发行后,影响巨大,国内有7种民族文字出版发行,国外有10多个国家和地区用15种外文翻译出版。50多年来,《高玉宝》这部小说发行超过600万册以上。

  退休后的高玉宝依然笔耕不辍,从事文学创作,出版了长篇小说《高玉宝》的续集,报告文学《家乡处处换新颜》等数十部文学作品。除了写书,他还把旧社会普通百姓的苦难生活和新社会的巨大变化讲给大家听。从20多岁的第一场报告讲到80多岁,高玉宝的足迹走遍大半个中国,几十年来,他先后作报告5000多场,听众达500多万人次。

  高玉宝曾说:“文学是一块净土,又是一座高山,也许我不会攀上峰巅,但我会全力以赴尽力拼搏。”12月5日,高玉宝走完了他的一生,而他创作的反映时代风貌的文学作品将继续在人们心中长存。

    (本报记者 吴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