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而有味真国士 弘毅尚公励后人——读《南开校父严修画传》有感

《南开校父严修画传》,陈鑫、郭辉著,中华书局2019年9月第一版,98.00元

  1919年9月25日,南开大学正式开学,创办者严修、校长张伯苓及襄助办学的嘉宾与全校师生合影留念,定格了百年南开的起点。一百年来,南开大学栉风沐雨,在爱国奉献的道路上扎实奋斗;一百年来,以周恩来为代表的一代又一代南开人,为振兴中华前赴后继、百折不回;一百年来,伴随南开和南开人奋斗前行的是公能日新的南开精神,而南开精神的开创是与南开的创办人——严修分不开的。

  90年前,严修先生辞世,时值南开创校25年、大学开办10年。在南开二十五年纪念会上,张伯苓校长说:“有一件事最难过的,就是严老先生的故去。”他指出:“南开学校创自严范孙先生,二十余年来严先生于学校发展之进程方面,厥功殊伟,而于精神上之督促,成绩尤巨。”他要求南开同仁“担负严先生所遗之重责”,“仍本严先生之精神,进而谋下二十五年之进步”。同理,今天我们纪念南开大学建校100年,也要本严先生之精神,进而谋新百年之进步。

  那么,什么是严先生的精神呢?

  真的要感谢《南开校父严修画传》一书的作者竭其心力,编著了这本图文并茂的严修传记,从恢弘的历史视角,严谨而丰满地展示了严修尚公实干、改良维新、自省自新、开明开放、兴学兴文、鞠躬尽瘁的一生。严先生可谓是中国传统时代最后的士。古贤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严修先生正是弘毅之士。周恩来评价他“清而有味”,从这本书中,我们不难体味出严先生那弘毅为公的士之风范。我以为,弘毅为公就是严先生精神之核心,这是为国为民之精神与坚韧实干之作风的完美结合。而此中最要紧的是为“公”,这也是南开公能日新精神之源头。

  严修先生希望在教育中“总以尚公为一定不移之标准,务使人人皆能视人犹己,爱国如家”。他毕其一生都在知行合一地践行“尚公”的标准。

  唯其“尚公”,进士出身的严修非但没有沾沾自喜于自身得益之科举制度,反而是痛感其弊,竟敢冒当权保守势力之大不韪,勉力提奏改良乃至废除科举,发维新变法之先声;亦唯其“尚公”,身为人臣的严修才敢秉

  公直谏,置个人安危进退于不顾。

  唯其“尚公”,时任学部侍郎的严修方能在不长的任期中竭力将“尚公、尚武、尚实”列为国家的教育方针,并制定一整套适应新学的教育体制;亦唯其“尚公”,身为教育“元老”的严修能不拘于己见,赞成蔡元培等人提出的德智体美并举的新教育方针。

  唯其“尚公”,德高望重的严修能一以贯之地严于律己,不断自省、不断学习新的科学知识、不断自新以适应新的时代;亦唯其“尚公”,被不断许以权位名利的严修才能清正自守、不与末流为伍。

  唯其“尚公”,多才多艺的严修退隐后并不溺于玩赏,而是倾其心力、财力兴学育人,开创“大、中、小、女”学校俱全的南开现代教育体系,身体力行教育救国的理想;亦唯其“尚公”,曾身为翰林的严修竟能不拘一格地任用水师出身的张伯苓,竟能资助因参与爱国运动而遭当局逮捕被迫退学的周恩来,为南开乃至为中国做出可贵的贡献。

  唯其“尚公”,曾居高位的严修热心于平民教育、文化普及,不遗余力地办女校、办半日学校、办学前教育、办公共图书馆、办博物馆、改良戏剧倡导话剧、推动体育、救济灾民……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一个人清正一时也不难,难的是一辈子清正自守;难能可贵的是,严修就是一辈子为公为民做好事,一辈子修身自省,一辈子有益于大众、有益于社会、有益于青年的“清而有味”的好人。虽然,作为历史的人物,总有历史的局限,但严先生弘毅为公的精神风范永垂不朽、常励后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