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维强:学林新语

  ◎中国近代大学建立,未收女学生。蔡元培掌北大,民国九年,有女学生要求进校,以考期已过,姑录为旁听生。及暑假招考,就正式招收女生。有人问蔡:兼收女生是新法,为什么不先请教育部核准?蔡答:教育部的大学令,并没有专收男生的规定,从前女生不来要求,所以没有女生,现在女生来要求,而程度又够得上,大学就没有拒绝的理由。

  ◎数学家刘绍学先生在一次会上,对数学教育工作者说:“我是搞环论的,由于环论窄、纯,远离数学核心,是不被数学界重视的……但我认准了一条:搞科研对自己的教学是绝对有好处的,即使我的科研成果没有什么意义,并会被很快地丢在字纸篓而被忘掉,但对我的教学效果是绝对有好处有意义的……数学研究要注意选题,但第一重要的是要搞研究并能坚持。”刘先生在北师大数学系讲授过数学分析、线性代数、解析几何、常微分方程、近世代数、域论、群论、环与代数、基础代数、非结合代数、积分方程、偏微分方程等大量课程。他的课,注意讲数学定理背后的思想,数学体系的来龙去脉,适时地向学生提出问题,引导学生去思索、去研究。这确实是只有从事研究工作的数学家才能做得到的。

  ◎1939年5月,40多年后当选为中科院院士的汪堃仁离开北平协和医学院,辗转跋涉,到达国立西北师院。在来后方途中,路过重庆时汪堃仁自己垫款从蔡翘教授主办的教学仪器厂购买数套生理实验仪器,这些仪器在教学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他在西北师院生物系几乎开出了协和医学院所开过的全部生理实验课。

  ◎黄永年以治唐史著名,但对先秦史亦烂熟于胸,据说一部《左传》熟悉到大体可以背诵的程度,但黄没有写过这方面的专门的文章,盖黄之岳父童书业先生专长先秦史,黄不愿别人误以为他是在承受着岳父的荫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