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大学人文高等研究院举办“亚洲文明”论坛

  由浙江大学人文高等研究院主办、浙江大学社会学系和社会科学研究院协办的“亚洲文明”论坛于10月10-11日在之江校区召开。来自复旦大学、清华大学、芝加哥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南京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云南大学等机构的知名学者和学术中坚,与浙大学者一道,围绕“亚洲文明”进行了深入研讨。

  葛兆光教授做了“日本、欧洲的亚洲史研究与现代中国史学转型”的主题学术报告,分析了明治以来东洋史学的学术范式转型过程。日本“东洋学”在对欧洲东方学的回应中,拓展了西域与南海、宗教与社会、历史与语言、中国和周边的研究,并收集和利用了新的史料。20世纪中国史学诸领域受欧洲与日本的影响,也发生了历史缩短、空间放大、史料增多、问题复杂等重要变化。但中国并没有形成研究亚洲史和东亚史的传统,这与中国史学的惯性、学科分类、亚洲的复杂性都有较大的关系。葛兆光教授指出,建立一个亚洲史的传统,将是一种有“预流”的学术路径。

  李希光教授做了“亚洲文明与中国周边外交”的学术报告,提出全球化时代的新的天下主义主张。赵鼎新教授以“在亚洲定位中国”为题,探讨了从中国视角认识周边国家的重要性。与会学者又就亚洲文明与跨学科合作、国家战略、中国特色社会科学展开了三场圆桌讨论。马戎、吴大辉、尚会鹏、关凯、杨成、杨德睿、陈进国、昝涛、赵骏、孙砚菲、梁永佳等分别主持和参与了各场讨论。

  本论坛旨在积极响应习近平主席今年5月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上发出的号召,邀请国内资深专家和学术中坚,商讨如何在“亚洲文明”的框架下大力推进中国对亚洲各国的研究。组织方认为,中国的国企、民企、金融家、专业技术人员、 跨国劳工、艺术家、学者、留学生、游客的足迹早已遍布亚洲各国 。随着中国在亚洲各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影响力不断增强,随着中国的综合实力不断提高,我们与亚洲国家的联系只会变得更为紧密。鉴于此,我们对亚洲国家的认识需要大大增强。然而,面对中国国家战略的拓展, 我们学术界的准备显然不足。近几十年来,中国人文社科的主流或者是在追赶西方的思路下,致力于研究西方国家的思想、政治、法律、制度、艺术和社会;或者是在西方产生的问题意识的笼罩下,研究国内在改革开放以来出现的种种 “问题”。与此同时,我们对经济不发达的国家和地区的研究大大滞后。即便是对于一些重要的亚洲国家,比如印度、巴基斯坦、土耳其、伊朗、哈萨克斯坦和印度尼西亚,我们对它们的历史、宗教、艺术、法律、政治制度和国家能力、经济和投资环境、以及地方社会的方方面面均缺乏深入和细致的了解, 在许多方面真正的研究甚至还没有起步。这与欧美学者对于亚洲各国的深入研究形成巨大的反差。

  论坛组织者认为,中国学界的这一现实与当前中国的新战略步局有着明显的落差,这一现状亟需改变。有鉴于此,浙大人文高等研究院准备在“亚洲文明”的框架下大力推进对亚洲各国的研究。我们在发展方向上有两个原则性的基调:第一,我们将力求使我们的研究既能为国家战略服务,但同时希望这些研究是优质的并能和其他国家的学者对话。既要为中国着想,也要为世界着想。第二,我们将力求使我们的研究既能为国家整体性亚洲战略的产生、发展和完善提供资讯和帮助,又具有鲜明的重点和针对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