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福康:悼念梁归智兄

  我和梁归智兄初次见面,是2008年在俄罗斯的涅瓦河畔。那一年,圣彼得堡大学举办纪念郑振铎先生诞辰110周年的国际学术会,我应邀参加,而梁兄当时正在该校做访问学者,我们就这样认识了,可以说是一见如故。我马上就感觉到他是一位非常忠厚、学问很好的兄长(他长我一岁)。他热情地带我去参观圣彼得堡大学的长长的走廊,记得好像有好几里长,两边都放满了书橱,橱里都放滿了纸张已发黄的旧书。我当时很受震撼,留下深刻印象。梁兄还送给我他写的三本有关《红楼梦》的大著。

  过了两年,上海举办世博会期间,梁兄携夫人来沪参观,同时也来看望儿子,他们的儿子好像正在上海读大学。梁兄给我打来电话,我赶紧赶往他们住的旅馆,畅谈甚快。记得那天,我带去了一本拙书《井中奇书考》送他,他则送我一本大著《周汝昌传》。在《周汝昌传》中,他还写到了周老对我的教导和帮助。

  梁兄在研治红学方面,可谓得周老之真传,并有所发展。拙著《井中奇书考》出版后,周老曾予谬奖,并题诗赠我。后来我大加修订增补,改写成《井中奇书新考》上中下三册,可惜出书前周老已故,我便将周老题赠之诗印在卷首。同时,我写信请梁兄亦题写一首。我知道他写旧体诗极有功力。梁兄随即发来佳诗《敬题福康兄〈井中奇书新考〉》:

  铁函锁秘亦冰壶卧井观天岁序除亡国血凝文字碧遗民泪尽梦魂珠诬名伪册云遮月慧辨真痕凤起梧刮垢磨光陈学士所南心史又奇书

  我亦将此诗印于卷首。梁兄题诗高度评价了拙书,也为拙书大增光彩也。

  又过几年,梁兄携大嫂又到上海,上海财经大学李桂奎兄作东招待,并邀我和华东师大竺洪波兄作陪,相聚极欢。

  不料今年10月21日晚,我忽在手机朋友圈里看到竺兄发的梁兄病故的噩耗,令我大为惊愕和悲哀!我与梁兄见面次数不多,平常时有通信,彼此认定是爱读书、爱文史研究的值得信赖的好友,我正准备就某些问题向梁兄讨教呢,不料天地不仁,夺我良师益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