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维强:学林新语

  程千帆晚年指导的一位博士生呈译著,书上题“程先生雅正”。程告诉这位学生:像这样的关系应称“千帆先生”,或者“千帆吾师”,“雅正”是同辈之间的客气说法,前后辈应用“教正”或“诲正”。一些老传统不可不知。

  胡适在北大做文学院院长,但他最喜欢大家称他为胡先生,没有人称他为胡院长。

  邓广铭先生说:治史要有“四把钥匙”,即目录、谱牒、地理、官制。韩儒林先生又补了“两根拐棍”:古文和外文。

  杨向奎曾在一篇文章里说史学家童书业:“童先生多才,博学而长于绘画,但衣冠不整,落拓不羁,有六朝之流风余韵。”

  历史地理学家史念海先生发扬清人经世致用学风,倡导实地考察与文献相结合的研究方法。上世纪70年代史先生主持“陕西军事地理”研究,走遍三秦大地。史先生说:搞历史地理就是要坚持实地调查,不搞实地调查,自己都不敢写文章。杨守敬《舆地图》有很多错,就是因他当时不可能骑着小毛驴到陕北来。

  史学家黄永年亦善书,他曾与弟子说他很欣赏启功先生的字,遇到写不好的字,就看看启功先生是怎么写的。黄永年品评启功字:“唐碑,吸收宋人米蔡字体,不是宋流行的颜字,瘦,很好看。”又说:“《启功丛稿》倒是真正的《广艺舟双楫》,看了以后可以眼高。”(按:《启功丛稿》收录启先生有关中国古代文学、语言学、书法、绘画等方面的论文、札记、序跋近百篇,约28万字,中华书局1981年12月初版,陈垣先生题签。)

  (作者:周维强,系浙江教育报刊总社编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