镕古启今秀诗坛——读《无邪流光:〈诗经〉篇什新演》

《无邪流光:〈诗经〉篇什新演》,林承芳著,山东大学出版社出版,定价32.00元

  在当下诗歌日渐式微的境况下,山东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林承芳先生的诗集——《无邪流光:〈诗经〉篇什新演》可谓内容上功力深厚、形式上别开生面,既是“诗经”,又是“新演”,令人读后深深陶醉于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之中。

  林先生的诗集,洋洋洒洒计有130篇,其内容几乎涵盖了《诗经》中《国风》的所有篇章及《小雅》中的一部分诗歌。作者以现代的语言、新诗的形式,演绎了诗经中所选诗歌的全部精华,为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赋予了现实意义,把古典文学中的这颗璀璨的明珠,又镀上了新时代的光泽。恰如作者在该书《自序》中所言:“用新诗的形式演绎《诗经》,既不能脱离原诗,又不能囿于原诗。脱离原诗便成为与《诗经》毫不相干的诗作。囿于原诗便形成翻译和注释。”这一点,林先生做到了。他能够巧妙地把晦涩难懂的诗经,有机地与现代语言和思想结合起来,从现代人的视角窥视古代人的心理,并将古典诗歌中的文化资源与当代的文化需求予以美学的展示,这都是成功的创新与尝试,开一代先河。可以看出,作者实是一位思想者,他以诗人的锐利的眼睛,穿透人类被遮掩的心灵的帷幕,达到了一种自我认知的高度和风格的确立。

  通览全书,给人的感觉是感情饱满但不滥情,纵横捭阖而不空洞,语言平实却寓意深刻,构思新颖又不淫巧。读完新演的诗作后,再对照每首后所附的原诗,更加令人感到意味深长,往往都在细思之后,才恍然悟到诗中所蕴含的深层次的意义。跟着作者的节奏走下去,可以逐一用自己的心智接通怨女、劳工、兵役、离思的气息,不断地游走在古代与现代的感情和语言的意境之中,完成对事物的认知和提炼,达到历史与现实的印证和契合。

  作者以其敏锐的目光,洞悉并揭示出生命的本质,对世间万物表达出深刻的认识。作品一再表现出对现实社会中的弊病和戾气的嘲讽和批判精神,一再表现出对庶民众生之忧伤困惑的人文关怀情结。对于诸多古往今来社会的痛点,借乎事,会乎心,融乎情,启乎思。在《用你的手擦亮一片天》中,对于劳动的实质,对于劳资的关系,作者指出:“劳作/像流水不能间断/尽管或刈或濩/或絺或绤/提起来是血/浸下去是汗。”而这里的“流水”,一则表现为披星戴月永无止息的劳动,就如流水一样,再则是流水是不能“间断”的,一旦间断,便成干涸,便失去了生命和生存的条件。所以,劳动对于劳动人民而言,“半是卖身契约,半是求生的饭碗”。这就超越了那些加给劳动的桂冠,而回归到像马克思所揭示的那样血淋淋的现实。但是,劳动又确实是光荣而伟大的,没有劳动便没有世界。于是,作者在结尾时又写道:“河因激情而长流不断/海因浩瀚而碧蓝无边/相信,即使是最卑微的劳动/也为世界擦亮一片天。”

  对于生命,作者处处流露出潜意识的膜拜和敬畏,同时,也表露了对生与死的达观和坦然。在《掠夺美好》中,作者认为人生短暂如同蟋蟀的鸣叫,“那秋风引动的欢唱/在秋风中便失却了声调”“未来只不过是一个虚拟的路标”“生与死都是一种生命的状态/泰然自若脸上保留淡淡的微笑”“感悟是迟来的智慧/它明白无误的对你说/不失时机/掠夺美好”。这些乃是对人生的剖析和如何生活的认识,决然没有消极的因素。因为“九月的子规啼号或许悲伤/黄莺的唱词才是生命的宫商”(《随火而逝的希望》)。对于美好的事物,作者用了“掠夺”一词,可见作者对于美好的态度,是要当仁不让的。在《生与死的启示》中,作者更是直言了生与死的规律和无常:“用你的青丝丈量生路/生路断于朝夕”,而人生“贪婪并吝啬着/这或许是人的本质”“物候错失于望雨而零的枯秋/都是他人随风而逝的嫁衣”,由此而告诫生命:“不要冷落鼓瑟/不要轻慢酒食/不枉世间的一次单程的游历。”这些积极的、明晰的人生哲理,无不出于尊重生命、热爱生命的深层次的思考。

  在书中,我们也看到作者有意无意中流露出来的宿命、避世的消极情绪。这或许出于一种超然,或许出于一种无奈,也或许是出于一种茫然。隐逸也好,逃避也罢,作者的是非观到底是明确的,生活的态度还是积极向上的。他“告诉卑鄙/在还没有死去的时候/学会重生”(《永生》)。为了名誉和尊严,他认为“匹夫寒士虽如孤雁唳天/为民的情怀当是立世的孤标/不怕热血唯真理而抛洒/不在乎宵小的误解和讥诮/那终极是大自在的所在/舍我形销/奋身争一份妖娆”(《形销,为一份妖娆》)。从此类的诗句中,我们能感受到作者的品行是正的,血液是热的,希企用一个自我的认知境界,溶化亘古的洪荒。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诗集的诗句非常优美,尤其是在音韵、音节、音律上,极好地传承了古典诗歌的美学价值。虽然作者写的是现代诗,但每一首诗都能够一丝不苟地押韵,而且一韵到底。每一句诗都有严格的音节,特别是每句的尾字,都是双字或是四字音节,让人读之赏心畅口。这些诗虽然不是特定意义的朗诵诗,却也十足的抑扬顿挫,朗朗上口。这种语感的节奏,极益于感情的表达,这是许多无韵的现代诗所不能比拟的。对于一个真正喜欢传统的人来说,诗歌之所以为诗歌,诗歌之所以美,除了意境、词语等因素之外,押韵是其独有的特性。若是舍此,诗的美怕是便要跛脚了。

  总之,《无邪流光:〈诗经〉篇什新演》是一部相当值得一读的好诗集,它不仅开古今融合之先,更因为它是真正可以称之为诗的作品,能给我们带来诸多启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