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想象、集体记忆与权力图景——历史社会学前沿议题”研究坊召开

  2019年7月29日至8月2日,浙江大学高研院举办了以“时间想象、集体记忆与权力图景”为主题的研究坊,主要讨论历史社会学的前沿议题。研究坊召集人为浙江大学社会学系郦菁,主要参与者包括:美利坚大学国际服务学院张杨、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郡分校历史系宋念申、清华大学社会学系严飞、华东师大人类学所朱宇晶和浙江大学社会学系钱力成。此外还有来自华师大、哈佛大学、台湾大学的多位师生旁听并参与了讨论。

  经典社会学著作都有内在的历史维度。上世纪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社会学经由“历史转向”重新拥抱历史视野,并获得方法的延展,概念的拓深。当时的主要作品推动了对于国家建构、阶级斗争与联盟、战争与革命、权力形成等宏大议题的关注,而与之肩随的结构变迁亦成为考察的重点。然而近年来,这些经典议题似乎在某种程度上耗尽了学术能量,创新日难而集矢甚众。在所谓“第三波”历史社会学逐渐兴起之后,结构分析就衰,事件—过程—历史或然性分析转盛。尽管如此,这一新的趋势并未取得足够的共识,各种新作似乎仍在各自探索替代性的时间假设、历史叙述和话语策略。

  本研究坊的基本目的之一就是阅读和比较这些前沿作品,无论是其正面阐述,还是它们所引起的辩难和质疑。以此为基础,我们将进一步探讨三个相互联系的问题:1)一种新的历史社会学可能基于怎样的时间想象?2)历史社会学的新阐释策略如何展开?如何创造相应的话语图式?3)如何寻找和发明新的研究场域/研究议题?

  其中,张杨重新探讨了有关历史“或然性”的多重理解和性质,包括或然性的内生程度、时间序列和序列的相互作用等都是打开或然性概念的重要维度。很多时候,应该考察历史的“转折时期”(turning period),而非单个“转折点”(turning point)。严飞接着讨论,在历史的漩涡中,为什么行动者会做出不同的选择?他用具体的实证研究说明:个体行动者在历史中的选择会发生变化;而历史情境总是充满多歧性,个体对情境的判断和以此为基础的选择总是充满了不确定性。钱力成用记忆研究来探讨文化和意义在历史社会学研究中的地位。他回顾了文化研究中的重要路径,并用Lynn Hunt、Jeff Olick、Isaac Reed等具体的实证案例来说明这些历史社会学为何需要文化和意义分析。朱宇晶用自己对于温州地区的实证研究为例,来说明为何历史中前三次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都没有造成重要的冲突,而第四次冲突剧烈?通过对一个地区宗教发展的历史追溯,她提出宗教的象征意涵、宗教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才应是研究的重点。宋念申用杜赞奇、Layton、Struve等人的最新作品说明,对于亚洲历史的探讨,有助于挑战现代的线性时间。他最后提出,把对时间的本体论思考带入历史相互书,有助于超越固化的地域、民族概念,认识到社会学所采用的分析单元的相对性、流动性和建构性,把历史的解释带入更丰富、更广阔的交互影响的权力网络之中。最后,郦菁用何伟亚和Mudge的研究来说明,在历史社会学的视野中如何展开知识、知识群体与国家关系的研究。她提出,从前现代国家到现代帝国和国家的转变过程中,知识生产和知识群体发生了重要变化。一方面国家的权力关系和制度特征决定了知识生产,但知识群体在某种程度上也创造了国家。

  在最后的总结中,学者们讨论了传统的结构分析与第三波的分析如何结合的可能,如何处理历史材料,困难何在,使用一手材料还是二手材料的问题在哪里,历史社会学作为一个社会学分支领域的可能、新的研究场域等等问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