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立波:《红楼梦》是滋养心灵的补品

人文社与首图联合举办“阅读文学经典”系列讲座第三讲

  本报讯7月20日,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曹立波在首都图书馆举办《红楼梦》讲座,对于黛玉进贾府的行程、小说描写的虚实等问题进行论证。这是人民文学出版社与首都图书馆联合举办的“阅读文学经典”系列讲座第三讲。

  曹立波认为,《红楼梦》是滋养心灵的补品,隔空神会的阅读是一种精神享受。对生活的体验越丰富,对这部书的感应就越深切。呼唤纯洁爱情的时候,自然“彷徨”着宝玉的彷徨。遭遇职场挫折的时候,或许“呐喊”着探春的呐喊。当孩子处于青春期,叛逆厌学又不得不面对考场的时候,也许你会理解贾政的苦衷。当母亲挂念儿子与怎样的女生交往的时候,也许会读懂王夫人的心思。

  曹立波认为,十二正册中的三位贾府媳妇,凤姐、李纨、可卿,是才、德、貌各有千秋,可谓封建世家少奶奶的艺术画廊。曾经大权在握的王熙凤,虽然可以恃强逞能、谋财害命,但在当时的现实中,她没有违背夫妻纲常,对“国舅老爷”的奉承、对平儿的拉拢与欺凌,足见其面对丈夫和侍妾时的角色意识。她既“泼辣”也“泼醋”,小说里所揭示的这位女强人的“辛酸”值得同情。秦可卿是贾府的重孙媳妇,她与贾蓉的结合,是贾母在为儿孙择偶问题上浪漫理想的体现,即“不管他根基富贵”,“只是模样性格难得好的”。寒门薄宦出身的秦氏成了宁国府的长房长孙媳。曹立波认为,秦可卿之死,本身就蕴涵一种红颜薄命的感伤,她和王熙凤小产后的病情,暗示着贾后继乏人;而林黛玉、薛宝钗、晴雯的病则多是心肺,暗示了闺中少女对于未来婚姻和归宿的思虑。

  《红楼梦》还有一个比较创意的想法,就是许多女儿身体不好,是用“千红一哭,万艳同悲”来表达对红楼女儿共同身世的感慨。悲苦的故事,给人以人生的动力;异样的女子,给人以艺术的启迪。(鲁大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