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懂才是好文章——百年白话文运动与新时代文风

  1919年“五四”新文化浪潮中掀起的轰轰烈烈的白话文运动,至今整整一百年了。回望百年白话文运动的风雨历程,让我们看见新的东西。

  从文言到白话,实际上经历了缓慢的“破茧期”:

  鲁迅在“五四”时代发表的《狂人日记》被称为中国第一篇现代白话小说,但小说开头的一段序言,是用文言写的:“某君昆仲,今隐其名,皆余昔日在中学时良友;分隔多年,消息渐阙……”1925年孙中山立的遗嘱,仍是文言的:“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1937年出版的《国语辞典》,是第一部现代汉语词典,其释义不是纯正白话,有明显文言色彩。如解释“人民”时说:“犹言百姓。”新中国成立前的媒体语言,皆是半文半白的。

  可见,虽早在“五四”时期就大力倡导白话文,但其兴起历程却艰难而悠长。

  毛泽东的许多文章堪称白话文典范。比如,他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中说:“像一个人一样,有他的幼年、青年、壮年和老年。中国共产党已经不是小孩子,也不是十几岁的年轻小伙子,而是一个大人了。”如此晓畅易懂、生动活泼、引人入胜的文字,不禁让人惊诧,这是20世纪40年代写出的。无怪乎胡适说:“共产党里白话文写得最好的还是毛泽东!”

  新中国成立后,白话文才真正畅行起来,半文半白的旧文风一扫而空。因为新社会的媒体,就像上面提到的毛主席那篇文章一样,是面向千千万万、普普通通的人民大众的。

  在上述两个时代白话文态势的强烈对比中,可以窥见:言语之风,在相对平稳的社会中,变化缓慢;社会急剧变革时,则变异迅速,其疾如风。

  当今社会行驶在快车道上,祖国面貌日新月异,白话文也在快速演进。随便翻开哪天报纸,就会发现寻常“大白话”频频跃然纸上,如“撸起袖子加油干”“马上就办”“像钉钉子一样”……这些口语说法,百姓一望而知。网络上的“大白话”更如滔滔江河。

  不过,时下白话文也存在一些不足之处,如长文多、套话多、引用古诗文“流行语化”。此外,有的文章过度追求“文辞斐然”,词句雕琢太过,都不流畅、不好读了。有的偏好“古风”,甚至偶见通篇文言的“赋”,我真想问编者:有几个读者会把这样的文章读完?

  在快马加鞭前行的新时代,应大力提倡清新、自然、流畅、洗练的语言新风,当以口语为主,杂以文言词语,让文章既平易近人,又不乏文采。

  80多年前,鲁迅先生曾说:“从活人的嘴上,采取有生命的词汇,搬到纸上来……”(《且介亭杂文二集·人生识字糊涂始》)这句话今天仍有着深刻的现实意义——新时代白话文追求的目标,应该是让千百万群众“好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