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悼言

  胡晓明: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最后一老驾鹤升仙。105岁是修成真仙了,真人西行,值得祝贺!徐先生毕业于国立中央大学,四七年就担任沪江大学教授,兼同济大学、复旦大学教授,资历至深,已无同侪。徐先生相貌好,是生在、长在民#国才有的好气韵,而且越老越好。上世纪八十年代徐先生还兼任过上海作协主席,年代中他斜条幅,走在人民广场上,很有气质。五月曾在大会上,直接质问当时的长者,是民国知识人特有的人格,然后他就不干主席了。我素来不喜欢拜见前辈,也不爱跟他们拍照表示自己也很有文化,主要是一个农民的自卑吧。以前在一村住,偶尔流窜到二村,各处碰上几次,徐先生和钱谷融先生都是年事已高被医生劝戒烟,之前,他喜欢吸烟。徐先生著作不多,严格来说算不上文坛泰斗,他也不需这种名号加持。但水平、修养比那些羊屎版馆疯大师,是高太多了,因此称泰斗也无妨。《大学语文》虽然名声巨大,但我觉得是一帖膏药而已,在大学教“高四语文”确实晚了,也没啥效果。这套书古今中外的,内容丰富驳杂,谁能教?谁肯教?实际大多数都是边角料教师在教。但不得不说,这套书启发了我,我编《最好的语文书》,有向前辈致敬之意。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前辈三老,气质都好,相貌都好,都成真仙,很好。大树都倒了,杂草就可以更肆无忌惮疯长啦。

  徐中玉先生今日凌晨辞世。他是华师大中文系我最敬重的老师之一,从他的为人获益亦最多。当年我本科毕业留校任教(先生时任系主任),与他倡导创作与学术并重不无关系。学生的文学作品可以当作学位论文恐在国内绝无仅有。三十年前那场事变中,先生之风骨尤让我敬佩,故南帆称其“纯粹的知识分子”不为过也。自离师大,每到沪上,常不忘拜访。先生之澹然、深笃、亲切一如往日。去年二月,闻先生住院,曾与陈东东前去探视,不料遂为永别。愿吾师安息!

  华东师范大学大学中文系并转徐中玉先生亲属:

  惊悉中玉先生逝世,曷胜怆然!中玉先生是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的创系元老,为中文学科发展、学术地位与人才培养,做出重大贡献。中玉先生是中国文论界的一代宗师,他参与创办了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把毕生的精力和智慧贡献给了文论事业与文学教育事业。在他的长期参与、谋划与经营下,中国文论研究从文献整理到理论建构,从批评实践到文化素养,充分激活文学遗产的当代价值,积极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学理论体系,产生了极为丰硕的成果与极为重要的学术思想与社会影响力,形成了极具实力、规模广大与可持续发展的中青年学术队伍。他是富于创造力的学者,也是重要的文学教育家与领军人物。他的一生,是大力传承中国文学遗产、大力推动中国古代文学理论的现代转换的一生,他的辞世,不仅是文论界的重大损失,也是我国学术界的重大损失。先生不朽,他的道德文章与巨大贡献,必将彪炳史册,永为后学钦仰与怀念。谨此永吊。

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会长 胡晓明
副会长、秘书长 彭国忠
2019年6月25日

  洪本健:

  徐先生不仅是令人景仰的文学大师,而且对华东师大中文系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沉痛悼念敬爱的徐老,他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朱国华教授并转华东师大徐中玉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徐中玉先生仙逝,不胜悲悼!

  徐先生是中国文艺理论界与大学语文教学界的泰斗,是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和中国古代文论学会的创始人,他创办并主编的《文艺理论研究》杂志在学界享有盛誉,他主编的《大学语文》教材滋润千百万学子。

  我1985年到1988年在华东师大攻读中国文学批评史专业博士学位时 ,曾在他的指导下从事过中国古代文论文献资料的整理工作,我写的文章也经他推荐在《文艺理论研究》上发表,他更是我的导师王元化先生最好的朋友。我有幸得到他的指教感激不尽。

  徐先生一生重修身立大节,终身以学术为业,直到九十多岁还经常审稿写稿,是我们后学的榜样!高山仰止,思念无穷。谨致唁悼,并请家人节哀!

后学蒋述卓泣上
2019年6月25日

  华东师范大学大学中文系并转徐中玉先生亲属:

  惊闻徐中玉先生仙逝,哲人其萎,不胜悲涕!徐先生学界泰斗,文坛宗匠,他的一生在古典文学研究方面做出了巨大的成就,尤其在古代文论领域,不仅力行,并且引导。徐先生毕生从事文学教育,造就人才众多,其对大学语文教学的倡发与完善,贡献尤硕!徐先生与我系多位学人交往,多年来对我系工作多有支持。先生以近九十之高龄,入京参加我校北京论坛,发表论文,参与讨论。今先生鹤驾西行,我系师生不胜哀悼!今向贵系师生并通过你们向徐先生亲属表示深切的慰问之情,并期节哀!

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2019年6月25日

  朱国华教授转徐中玉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徐中玉先生仙逝,不胜悲悼!徐先生是我1981年硕士论文答辩老师,更是我的导师朱东润先生最好的朋友。二老早年曾共事,五十年代初徐先生主政沪江中文系,将朱先生从山东聘到沪江。二老友谊终身不变。朱老百年诞辰、一百十周年诞辰,徐先生均以耆年到会,作长篇动情发言。九十岁前后还撰文回忆朱老,由我交《文汇报》刊出。徐先生平生道德文章,立身大节,真如泰山北斗,应常为后学所景仰!谨致唁悼,并请家人节哀!

后学陈尚君泣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