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界泰斗徐中玉今晨逝世:生命之火虽熄,书生意气永存

  如同渐渐熄灭的奥运圣火,生命的火光在这位文学界泰斗身上燃烧了105年,又黯淡,直至隐入黑暗。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终身教授徐中玉先生今天凌晨3时35分在医院的病房中安然逝世,享年105岁。

20190630_013
图说:文学界泰斗徐中玉荣获上海文学艺术奖终身成就奖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徐中玉1915年2月出生,江阴人,我国现代著名文艺理论家,曾任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名誉委员,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中国文艺理论学会、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名誉会长等职。他长期从事文艺理论研究,撰著、编著教学书籍约1000万字,主编并开创《大学语文》教材和课程。著有《论苏轼的创作经验》《学习语文的经验与方法》《古代文艺创作论集》《美国印象》《现代意识与文化传统》《激流中的探索》等。

  徐先生的文艺理论研究追求真理、关注现实、融贯古今,以传统文论为立足点建设民族文艺学,形成了独特的研究格局,在文学理论研究界享有崇高声誉。2009年,他获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学术贡献奖。中国传统的知识分子大都对自己的土地和文化充满了挚爱。徐先生认为,正是优秀的传统文化孕育了这样的书生意气。“书生意气”往往被认为是贬义词,徐先生却认为其中蕴含着深深的忧患意识与使命感,“不以一身祸福,易其忧国之心”,这才是真正的书生意气,它是一种升华了的知识者精神,体现了知识分子高尚的理想和追求。

20190630_014
图说:徐中玉(右)参加晚报读书乐1000期向获奖读者颁奖 种楠 摄

  几十年来,徐中玉先生始终住在华师大二村一栋小楼的二楼未曾挪动,环绕着他的是一些熟悉了的旧家具,更令他开心的是四周的书,床上、走廊、墙角、衣柜里、窗台上都堆了一层又一层。用他自己的话说:“现在新书都没地方放,连吃饭的地方也没了。看书学习是我一辈子的工作,搞学问更是我的使命。这些年文学发展有不少进步,但还很不够,还要与时俱进,做得更好,要有新作为、新创造。”

20190630_015
图说:新民晚报此前关于徐中玉的报道

  徐中玉每天6点多起床,一天里有看不完的书。有时候,还需要摘抄一些资料,大量的资料都是手写。徐中玉先生所做的学术卡片,在学界十分著名,两张纸黏在一起,一张卡片上能写两三百字,然后按问题分门别类,放在抽屉里。做卡片的好处是什么呢?徐先生解释:“首先,抄写过程是记忆过程,做过卡片后印象很深;其次,卡片分类过程是思维整理过程,这就训练了思维,对做学问大有好处。言出无据就信口开河,是经不住历史检验的。”电脑尚未发展起来的年代里,这样的小卡片积攒了几千万字。

20190630_016
图说:徐中玉百岁与曾孙 新民晚报记者 孙中钦 摄

  最让人感动的是前几年身体尚好的时候,他还戴着老花镜或拿着放大镜,为写过的、编过的、出过的书纠错。他说,有不少地方他想做却没有做到,还有些没做好,这让他过意不去。“在有生之年,我还要继续努力。”

  2018年11月17日,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第十七届年会在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举行,会上由徐中玉、齐森华、谭帆主编的全新《大学语文》(第11版)首发。在徐中玉先生的引领下,《大学语文》(第11版)的编写和修订始终坚守“人文性”和“工具性”这两个维度,这是传统经典老教材全新修订后的首次亮相和全新起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