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国与吾名——中国历代国号与古今名称研究》:修订出的一本新书

  很早以前,我就读过胡阿祥所著《伟哉斯名:“中国”古今称谓研究》(湖北教育出版社,2000年),并对卞孝萱先生“序言”中的判断,“中国古今称谓,既是中国人共同关注之事;《“中国”古今称谓研究》,应为天地间必不可少之书。胡君之著作,具有学术价值,并有现实意义。称之为奠基,誉之为开拓,均不为过”,印象颇深。及至2016年初春,因为组编“凤凰文库·历史研究系列”,我有心将《伟哉斯名》纳入其中,乃与胡教授联系,很快达成的共识是,同意出版修订本,而出乎意料的是,2017年仲夏收到的“修订本”或曰“增订本”,却名不副实地成了一册新书:

  以言规模,《伟哉斯名》上下两编、七章、两附录、27万电脑字数,《吾国与吾名》上中下三编、33章、三附录、46万电脑字数、百余幅图片。

  以言内容,《吾国与吾名》之“充实旧著、增补新章、纠正缺漏,做出拓宽加深、审慎细密、后出转精的总结”,的确名副其实,即以《伟哉斯名》第七章与《吾国与吾名》下编为例,虽都题为“域外有关中国的称谓”,“旧著”简略叙述的“支那”“赛里斯”“桃花石”“契丹”“其他称谓”五节,却丰富成了“新书”细密探讨的“China:失位的‘震旦’与变味的‘支那’”“Serice:神秘的丝国”“Taugas:多民族国家的证明”“Cathay:多民族国家的再次证明”“汉唐与其他:各自的特征”“龙与狮:传统文化与近代历程”六章,其“充实”之认真、“增补”之追求,令人感佩。

  以言立意,《伟哉斯名》有云:“考究中国历代的国号、名号,了解域外有关中国的称谓,本是一件特别富有趣味的事情,其意义也相当明显”;《吾国与吾名》则自陈“依循的宗旨”,是“乡先贤姚鼐提倡的‘义理’‘考据’‘辞章’与湘乡曾国藩强调的‘经济’的综合呈现”,是“为近年以来热闹非凡、重在‘义理’的‘中国’话题,提供必要的‘考据’基础与参照概念”,是“为多年来明抄暗袭拙著、拙文者,‘立此存照’,善意提醒”。

  要之,规模显著扩展、内容拓宽加深、立意全面升华的《吾国与吾名》,既是作者“经过近一年的殚精竭虑”推出的学术新著,更是其自1995年出版《中国古今名号寻源释意》(辽宁古籍出版社)“小书”以来,锲而不舍20多年之研究总结,这就诚如胡教授所拟《吾国与吾名》精装本腰封的提示:“筚路蓝缕廿余载的考据力作,鸿图华构五千年的国史读本。”

  我与胡教授颇有渊源。1995年入南京大学读博,胡教授是我们这届博士生的班主任,住在南园,朝夕相见,指点甚多。彼时高校如南大者亦待遇平平,胡教授一箪食、一瓢饮,潜心问学之余养猫遛狗,自得其乐。我从事编辑出版工作已逾20年了,从工作体会与个人经验出发,我越来越认可“知世论人”“知人论书”的道理。“论书”,《吾国与吾名》可谓“国号、名号、称谓,中国历史的独特解说,考据、义理、辞章,治学路径的鲜活呈现”;“知人”,籍贯上海、出身桐城、求学复旦、任教南大的胡阿祥教授,既深受桐城学术主张的“义理”“考据”“辞章”“经济”并重的浸润,也体现了海派文化的兼容灵活、金陵性格的潇洒沧桑,而其历史、地理、文学、考古多学科的求学经历与综合素养,亦在这部史料扎实、行文雅驯、思维发散、立论审慎的大著中,得到了酣畅淋漓的表现。

  对“中国”“中华”等名号的定位和解释,思索“中国究竟是什么,我们究竟是谁”,这正是心怀家国的中国学者之使命所归。已近“耳顺”之年的胡教授,由着这样的使命与追求而成的《吾国与吾名》,获得了今世今人的普遍认可与热烈反响:2018年12月,该书入选“中国图书评论学会”主持的“中国好书2018年11月榜单”;2018年12月,该书入选“史学研究”公众号精选的“2018年历史学类十大好书”;2019年1月,该书入选《一月光明书榜》等。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清单会越来越长。

  依然记得,《吾国与吾名——中国历代国号与古今名称研究》的首发式上,胡阿祥教授与读者分享了主题为“闻‘名’识中国”的讲座。讲座伊始,胡教授即指出:“闻‘名’识中国”这个题目是借来的,借自1992年公映的美国电影《闻香识女人》。失明的退休军官弗兰克中校之所以能够“闻香识女人”,源于他对生活的深刻理解和真切感悟,而香水正是女人的“魅力之衣”“看不见的华服”;同理推之,国号、名号、称谓则是“中国”的“魅力之衣”,是看得见却少受关注的“华服”,我们通过国号、名号、称谓,可以从独特的视角,深刻理解、真切感悟我们国家、我们民族历史之悠久、文化之丰富、汉字之魅力、名称之有趣,而《吾国与吾名》的撰写宗旨,正在于此。

  (作者:王保顶,系江苏人民出版社编审、副总编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