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学术和文学是如何演变的——读《明代学术思潮与文学流变》

《明代学术思潮与文学流变》,夏咸淳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9年5月第一版,88.00元

  正所谓“天下无百年不变之文章”,文学是在特定历史条件、文化生境下发展变化的。因此,从整体上观察和把握中国历代文学的全貌和演变,乃是构建中国文学史的关键,也是研究中国文学史学这门新兴学科的重点之一。诚如钱基博先生所说,文学史的性质和任务,“则所以见历代文学之动而通其变,观其会通者也”。夏咸淳先生《明代学术思潮与文学流变》就是一部突出断代文学流变研究的具有独特视角和鲜明特色的力作。

  此书以学术思潮与文学思潮的跌宕起伏为视角,统观有明一代文学之全相与变相,力求从整体与动态、横向与纵向两方面把握明朝文学演进的全过程;又将全程细分为五个时段,即元明之际子学思潮、明初期宋学思潮、明中期反宋学思潮(古学与心学),明后期百姓日用之学思潮(俗学与情学),明清之际实学思潮。中间初期、中期、后期三个时段为主体部分,首尾“之际”两部分溯其源、讨其流,疏通明朝学术文学与元代、清代的传承关系。五个阶段各具特征,互相联系。对主潮与支流碰撞融合、更迭交替之契机,各种思潮盛衰起伏、新故代谢之奥理,对一代文学总体发展趋势脉络和各阶段的演变特点、相互关系、内在原因等,均作了全面系统而又简练清晰的论述,勾画出了一幅明代文学发展烟云变灭波澜荡漾的历史图谱,揭示了其间一定的条理性、有序性和规律性。

  此书对特定时代文学的整体性动态性研究,学术思潮与文学思潮研究,在拓展学术视野,打通文史哲,使文学史研究与思想史、学术史、文化史研究相会通等方面,在观点理论和研究方法上都有所发现和突破。例如,关于元明之际子学复兴,促进文化学术、文学艺术多元发展的论述;关于明代中叶汹涌澎湃的古学思潮涤荡宋学余习积垢,打破程朱理学一统天下迷信僵化的格局,开启自由雄健学风与文风的论述;关于晚明植根于市民文化土壤的百姓日用思潮,具体表现为趋俗与尊情思潮兴起,将明代文化推向黄金时代的论述,以及关于这一时期崇尚智巧技艺和工匠文化的论述;如此等等,都含创见。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丰富翔实的文献材料基础上的,遵循言必有据、无征不信的学术理念,力避凿空凌虚之谈。

  著述要勤于博采,深掘材料,同时要有鉴别、辨识的眼光目力。从书海中钩得沉陷的珍稀,或者从一本书中抉剔出为别人所忽略而见其价值的片简半帙,或者从众人所熟知的作品字缝间窥见新奇,都属发现。材料不论陈鲜,贵在察见蕴藏其中的价值,能够说明和论证观点、理论,并善于将庞杂零乱的材料加以整理汇总起来,为阐明全书基本理论、思想宗旨服务。本书论元代子学复兴一章,特地以医学成就为例证,通过研读时人所撰名医传记、几部医典和有关朝廷医学教育的记载,从中获见当时生命意识觉醒、人文精神发扬的思想文化信息;又旁及农学、数学、天文、地理、工程、器械等科学技术成绩,足证元代子学的兴盛和学术的多元发展。又论晚明思潮一章,也通过研读大量文献记载,如别集、总集、选集、杂著、小说、戏曲之类,并参阅今人论著,又经多年思考沉淀,才有了对晚明尊情思潮的独特读解,认为这是一个情窦大开的时代,一个在中国思想文化史上展现奇光异彩的时代,进而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晚明情学”。

  作者认为,晚明情学与宋代理学是两个相关的学术概念、学术思潮。在中国学术史上,宋代理学地位显赫,为古今学者所公认,研究著作繁夥,至于晚明情学,在中国哲学辞典、中国文化辞典之类辞书中找不到这个条目,也不见于哲学史、思想史、文论史、艺术史等著作中,隐矣微矣。但它确确实实是曾客观存在于明代后期社会文化生活中,产生过巨大而深刻的影响。晚明情学首先是一种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认为不但人类有情,天地山川鸟兽草木也皆有情。世界的本质,世界的统一性,正在情,情是吸引沟通天地人和一切物之因缘、引力、纽带。这样便构筑起情本体一元论世界观,带有平民性、世俗性的色彩,与古昔本体论如“气”“道”“仁”“理”“心”诸说大异其趣。它是晚明诸多文化精英对上自春秋战国诸子下及明代王守仁等学人关于情论思想的吸收,对宋代理学流弊积习的批判,突破理学内部程朱王关于理本体与心本体之争,根据明代后期社会文化新条件,作出的重大学术创构,故一经形成便涌起奇崛蔚盛的文化新潮,漫溢于政治、经济、教育、文学、艺术等领域。就文学而言,小说如《金瓶梅》、三言二拍,戏曲如“临川四梦”,散文如“三袁”、张岱,等等,都是当时情学思潮的体现。清朝的《红楼梦》《聊斋志异》也可谓晚明情学思潮的余响。

  《明代学术思潮与文学流变》着眼于学术思潮与文学思潮的升降变迁,兼涉文史哲诸学科,以此观照明代三百年文学发展历程,揭示阐述流变原理和内在演化逻辑,观点材料互证,理路脉络清晰,兼具学术性、思想性、知识性和可读性,为我们认识明代文学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提示了一条新的思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