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论坛:能让人类失去诗性的不是机器人

  人工智能会不会写诗?现在提出这个问题可能已经迟了。网络空间那么多“机器诗人”此刻都在写诗呢。他们的笔名可能叫作“偶得”“九歌”“薇薇”“小冰”“骆梦”……保不定你在网上点赞的一首诗,就是机器诗人的杰作;抑或当你在“西窗楼角听潮声”和“西津江口月初弦”之间犹豫,分不清哪一句是名家经典,哪一句是机器赋得的时候,我们怎么还能坚持说人工智能不会写诗呢?

  如果你问,人工智能造就的机器诗人能否写出足可传世的千古经典诗作?这真不好说。

  比起自《诗经》《荷马史诗》以来,已经走过了不下三千年的人类诗歌发展史,机器写作是21世纪才有的概念,而人工智能被尝试用于写诗,仅是近些年才有的事。围绕机器诗人的整体创意、算法改进、数据处理、深度学习,以及神经网络研究、脑机连接技术、机器情感研究等,都还在初级阶段。毕竟这只是一个弱人工智能的时代,此刻还无法妄断机器诗人会不会写出传世佳作。

  与人类历来从童蒙背诵、初学对仗开始,一步步成长为诗人一样,机器诗人也要经历模仿、置换、命题才能逐渐走上自主自由创作的境界。不过,具有先进人工智能的机器在学习写诗方面,一定比人类进步快,因为其记忆力、耐受力和学习能力、纠错能力是人类不可望其项背的。

  你也许会质疑,类似灵感、价值、欲望、情感、想象力等所谓属于人类诗意的原创造力,机器能够跨越这样的鸿沟吗?过去,我会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可到了今天,神经网络技术、基因科技、量子科学和人工智能都在呈现数量级的跨越发展。基因可以剪辑,物质可以改造,五官和大脑的信息可以人工控制和传递……所有这些研究的突飞猛进,令传统信念动摇,我们还是要多观察,多等待。

  就目前机器新闻、机器小说、机器诗歌写作的技术进展和已有成果观察,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机器诗歌写作,作为人类诗歌大家族的新品种、新文类,正丰富着人类的诗意世界,并且注定要占有一席地位。而且,这可能会使一大批冒牌诗人、伪诗人、顺口溜诗人等被淘汰出局。

  面对机器写诗的现实,可能带来的对于诗歌未来发展的影响。譬如,机器诗歌写作由于其快速而不知疲倦的制作能力,会不会造成需求过剩?而且,不同算法和数据学习的限制,以及为了满足读者趣味的倾向性设计,是否会造成类型化的机器诗歌写作泛滥,而原创性、突破性、创新性的作品变得更加难遇难求?

  不仅是机器诗人,机器诗歌论家很可能会出现。假定诗歌的评论、录用和编辑等工作也改由人工智能来做,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最后,当人工智能的机器写作平台变得越来越精准,越来越强大和廉价好用,人们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偷懒,总是依靠机器来帮自己写诗,包括给女朋友写情诗也请机器帮忙,那很可能会导致人类自身的诗性功能退化,这才是我特别担心的景象。

  正如苹果公司CEO库克所言:“我并不担心人工智能赋予计算机像人类一样思考问题的能力,我更担心人类像计算机那样思考问题。”面对机器写诗亦然,能够导致人类失去诗性的肯定不是机器诗人,而是诗人对于诗歌的信仰和追求,以及这一趋势将由此往何处延伸。

  (作者:陈跃红,系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南方科技大学讲习教授、人文社会科学学院院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