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中的谷雨

  “麦秋能几日,谷雨只微寒”,谷雨时节,天气逐渐变暖,只有微微的寒意。谷物渴望雨水的滋润,《礼记·月令》孔颖达疏:“谓之谷雨者,言雨以生百谷。”诗人们感受着暮春时节的好风光,赏牡丹,品新茶,留下了不少谷雨时节的诗词。古诗词中的谷雨时节既拥有无限的春光美景,也蕴含了诗人对诗意生活的向往。

  谷雨作为春季的最后一个节气,此时田中的秧苗初插、作物新种,最需要雨水的滋润。“谷雨”一词的出现可以追溯到先秦时期的《逸周书·时训解第五十二》:“谷雨之日,萍始生。”谷雨后降雨增多,浮萍开始生长,意味着新的生机。唐代诗人李群玉在《三月五日陪裴大夫泛长沙东湖》有云:“鸟弄桐花日,鱼翻谷雨萍。”

  谷雨是农耕时代的一个主要的节气,《淮南子·天文训》中记载:“加十五日指辰则谷雨”,意思是清明后15天,斗柄指向辰位就是谷雨,意为雨水生百谷。关于谷雨的来历,有很多的传说,其中流传最广的与仓颉有关。据《淮南子·本经训》“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由于仓颉造字功德感天,黄帝便赐给人间下了一场不平常的雨,落下无数的谷米,即谷子雨,以慰劳圣功。后人因此把这天定名谷雨,成为二十四节气中的一个。

  谷雨虽然是暮春时节,诗人们游赏春光的热情依旧不减。唐德宗在《送徐州张建封还镇》中写“谷雨将应候,行春犹未迟”,唐代诗人孟浩然在《与崔二十一游镜湖,寄包、贺二公》中写:“试览镜湖物,中流到底清。不知鲈鱼味,但识鸥鸟情。帆得樵风送,春逢谷雨晴。将探夏禹穴,稍背越王城。”诗人在谷雨这一天,正赶上天晴,是春游的大好日子,与朋友一起游览镜湖,观看了夏禹穴和越王城等历史遗迹。谷雨时节的春景依旧很优美,唐代诗人廖融所作《题伍彬屋壁》有佳句:“圆塘绿水平,鱼跃紫莼生。要路贫无力,深村老退耕。犊随原草远,蛙傍堑篱鸣。拨棹茶川去,初逢谷雨晴。”唐代诗人王炎在《谷雨后一日子大再有诗次其韵》这样感慨:“花气浓于百和香,郊行缓臂聊翱翔。壶中春色自不老,小白浅红蒙短墙。”谷雨后到郊外散步,缓缓而行,花香浓郁,矮墙上小花红的白的,簇成一片,静静地感受这迷人春色。

  “洛花,以谷雨为开候”,每到谷雨时节,牡丹花便会盛开,因此牡丹花又被人称为“谷雨花”,并演化出谷雨赏牡丹的习俗。唐代诗人刘禹锡的《赏牡丹》细致入微地描绘了当时京城洛阳的胜景:“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惟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宋朝之后,洛阳的牡丹更是享誉天下。宋代词人李铨在《点绛唇》中写:“一朵千金,帝城谷雨初晴后。粉拖香透,雅称群芳首。”牡丹作为群花之首,泼粉散香,一朵价值千金。元朝诗人王恽作《木兰花慢》:“问东城春色,正谷雨,牡丹期。”观赏牡丹的风俗历久不衰,时至今日,人们依然在谷雨时节相约在洛阳,一睹牡丹的风采。

  品新茶是谷雨时节沿袭至今的习俗。明代许次纾在《茶疏》中谈到采茶时节时说:“清明太早,立夏太迟,谷雨前后,其时适中。”谷雨时采摘的茶细嫩清香,味道最佳,因此谷雨品新茶,相沿成习。唐代诗人齐己作《谢中上人寄茶》:“春山谷雨前,并手摘芳烟。绿嫩难盈笼,清和易晚天。且招邻院客,试煮落花泉。地远劳相寄,无来又隔年。”诗人又作《闻道林诸友尝茶因有寄》“枪旗冉冉绿丛园,谷雨初晴叫杜鹃。摘带岳华蒸晓露,碾和松粉煮春泉。”描写了一芽一嫩叶的春茶冲泡开的景象。

  谷雨时节品茶,也成了诗人诗意心灵的寄托。宋代诗人林和靖的《尝茶次寄越僧灵皎》对谷雨茶进行了赞美:“白云峰下两枪新,腻绿长鲜谷雨春。静试却如湖上雪,对尝兼忆剡中人。瓶悬金粉师应有,筋点琼花我自珍。清话几时搔首后,愿与松色劝三巡。”诗人不在意用具奢华与否,只关注茶汤本身,这也是林和靖冲淡性情的体现。明朝诗人方太古作《谷雨》:“春事阑珊酒病瘳,山家谷雨早茶收。花前细细风双蝶,林外时时雨一鸠。碧海丹丘无鹤驾,绿蓑青笠有渔舟。尘埃漫笑浮生梦,岘首于今薄试游。”细细微风,双蝶舞于花前;簌簌小雨,布谷鸣于林外。想飞升红尘之外,无奈没有仙鹤可以乘驾;渔舟之上,头戴青色斗笠,身穿绿色蓑衣,笑叹人生如梦,而游玩山水足以修生养性。清朝诗人郑板桥作《七言诗》:“不风不雨正晴和,翠竹亭亭好节柯。最爱晚凉佳客至,一壶新茗泡松萝。几枝新叶萧萧竹,数笔横皴淡淡山。正好清明连谷雨,一杯香茗坐其间。”诗人品尝香茗,感受人生的乐趣。

  谷雨时节作为农耕时代最有希望的节气,谷物播种,万物生长。古诗词中的谷雨时节,寄托着人们对春意的欣喜,对未来的向往。谷雨时节的习俗延续到现在,人们依然会去感受春日的美景,观赏盛开的百花,品尝新出的茶叶,无不带着对未来收获的美好愿望。对于现代人而言,在忙碌的都市生活中更需要用心去感受谷雨时节,感受这暮春之时的昂扬生机与期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