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博物馆里的丝绸之路·塔吉克斯坦——丝路上的璀璨明珠

  众所周知,在遍布世界各地的数百条贸易路线中,最有魅力和影响力的就是丝绸之路。这条道路如同一条双向河流,数千年来连接着东西方文明。

  塔吉克斯坦曾是丝绸上连接东西方的一颗闪亮的明珠,是巴克特里亚、吐火罗斯坦、粟特、伊斯塔拉夫尚、费尔干纳(均在中亚地区)的商品运往今天印度、阿富汗和中国的纽带,在国际贸易和文化交流中占有重要地位。根据古籍记载,经过塔吉克斯坦的丝绸之路有多条线路:粟特路线从撒马尔罕到浩罕,经过彭吉肯特,再沿着瓦尔茨、乌拉秋别、苦盏、科尼博多姆和塔斯法拉一路到达费尔干纳山谷;哈喇特斤线路通过希萨尔和杜尚别把铁尔米兹与喀什(中国)连接起来;哈特隆州路线是哈喇特斤的南向分支,从杜尚别通往巴尔赫(阿富汗),再连接到丝绸之路的南部分支;帕米尔路线从巴尔赫(阿富汗)通往霍罗格(塔吉克斯坦),随后分支并入其他路线。

  尽管塔吉克斯坦位于崎岖复杂的高山地区,但它在古代和中世纪一直起着连接各民族与文明的桥梁作用。与草原小径不同,山地小道对于商队来说更为安全:他们沿着被山脉环绕的山谷底部穿行,复杂的地形能够保护他们不受劫匪袭击。

  丝绸之路上的塔吉克城市群,像璀璨的珍珠,镶嵌在风景如画的大地上。它们是彭吉肯特、乌拉秋别、苦盏、胡勒布克等等。研究表明。20多个世纪以前,这些城市就已经出现了贸易、工艺品和文化。许多商队沿着古老的商路行进,在商栈歇脚,然后去东部的集市交易。在塔吉克斯坦的宗教、文化和手工艺品中,你可以找到各种传说、仪式和信仰的元素。塔吉克斯坦境内的商队丝路见证了数个世纪的变迁。如今,塔吉克斯坦境内有古彭吉肯特等8处历史遗迹被提名纳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丝绸之路”遗产名录。

  丝绸之路不是一条单一的路线,而是一个体系,包含了许多条穿越不同山区,绕过沙漠的支路。丝绸之路最初起源于中国古都长安,经由天山北部到达中国长城尽头处的敦煌,然后分出了两条沿塔克拉玛干沙漠南北边缘的支路。北路穿过吐鲁番,然后经过帕米尔,前往费尔干纳和哈萨克斯坦草原;南路穿过塔克拉玛干沙漠南部外围的罗布泊,经过鸭儿看和帕米尔(南部),通往巴克特里亚,然后延伸到帕提亚、印度、中东,最终到达地中海。

  在三条组成丝绸之路的主要路线之外,还有其他将三条主路连接起来的小路。丝绸之路的海上路段发端于埃及的亚历山大港,穿过红海和印度洋抵达印度西海岸的港口,然后经过巴克特里亚、铁尔米兹,沿着阿姆河抵达花剌子模和里海,而后依次穿越阿尔巴尼亚、伊比利亚、科尔基斯(格鲁吉亚)以及黑海,最终通向古罗马。

  丝绸是丝路上的主要商品,但并不是唯一的。众多商品都可列入这条贸易通道上的商品目录。中亚地区出口的商品包括在中国非常珍贵的骆驼、军事装备、黄金白银、半宝石以及玻璃制品。撒马尔罕的玻璃制品尤其优质,一度成为奢侈品。皮革、羊毛、绣金的棉织品,西瓜、甜瓜、梨等异域水果、宽尾绵羊、猎犬、豹子和狮子等商品也价格不菲。同时,商队将各种著名的中国瓷器带往西方,比如颜色雪白、装饰优雅的花瓶、碗碟、杯具。因为当时只有中国懂得如何制作精美的瓷器,所以瓷器在欧洲市场中极为昂贵。中国还出口青铜首饰、其他青铜制品、带有各种装饰的镜子、雨伞、传统漆器、中药和香水。中国发明家们的伟大成果之一纸张也非常受欢迎。中国出口的物品有黄金、皮革等等。商队也带来了茶叶、大米、羊毛、亚麻、珊瑚、琥珀、石棉。商路上交易的东西还有象牙、犀牛角、龟壳和香料、瓷器、铁器、彩釉、肉桂、生姜、青铜武器和镜子。

  国立塔吉克斯坦国家博物馆是塔吉克人的骄傲。博物馆中与丝绸之路相关的古代遗物是博物馆里的重要藏品,例如在胡勒布克考古中发现的那些珍贵文物。

  丝绸之路南支线路由北向南穿过古巴克特里亚-吐火罗斯坦地区,一路向阿富汗北部的巴克特里亚首府城市巴里黑延伸。南段路线上最主要的城市之一就是胡勒布克(公元9至10世纪)。胡勒布克是库尔班沙伊德市的古代名字,位于沃塞(库利亚布地区)西北7公里处。古城区大部分位于现今城市的下方,占地面积很大,仅其中心部分就大约占地70公顷。目前发现的历史遗迹包括拱门、商栈(供丝绸之路沿线开展贸易的商队住宿)和一片墓地。考古挖掘在沙希斯坦城的一小部分区域中展开,同时城堡上也开展了大规模的挖掘工作。在沙希斯坦城的挖掘过程中,人们发现当地生活区域的住房大多是用烧砖建造的。生砖与烧砖结合使用,然后再分别使用。房子都做了景观美化,铺设了镶花地板,还有垃圾处理装置。城区内还有各类手工作坊。

  50米宽150米长的墓地分成两部分:南部地势较高,大约比周边地势高出15米,几乎已经全部挖掘完毕;北边部分较低(大约比周边地势高出10米),也已挖掘了相当大一部分。墓地上建有宫殿。胡勒布克的挖掘极大地加深了人们对中世纪中亚地区建筑理念和装饰艺术的了解。挖掘中发现了各种雕刻物件的5000多块碎片,其中包含完整或近乎完整的几组系列物品。挖掘出的雕刻物件主要绘有蔬菜、动物和铭文图案,而且都是上色的。此外,胡勒布克还出土了丰富多样的青铜、玻璃和陶瓷餐具,另有一组象牙棋子非常特别。这里也有石头材质的物品出土。

  胡勒布克的大量出土文物表明,丝绸之路对中国、高加索、西亚和中亚地区各民族间经济文化纽带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它是科技、艺术创新、宗教以及工艺传播的载体。它在物质和文化价值的传播中发挥了突出作用。丝绸之路将近中、中东、远东和中亚各自独特的文明连接起来,其历史沿革恰恰见证了文明的繁荣。

  我们仿佛能够看到这样的画面:战车在商路上疾驰,打破了以往的安宁;响雷般的马蹄声和冷兵器碰撞声取代了美妙的商队驼铃声。但渐渐地,覆灭的城市、死去的士兵和衰落的宗教退出了历史舞台,古老的小径和驿站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新的交通动脉——北部草原大道或南部高山的小径。丝绸之路诞生了!丝路的史前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三千年至公元前两千年间,这可以从其发源地数千公里外的众多考古发现中得到验证。她是技术和创新推广的渠道,传播着艺术(舞蹈、音乐、艺术和建筑)、宗教(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和摩尼教)和技术(丝绸生产、火药制造、纸张制造等等)。

  考古研究表明,几乎所有的技术(可能除古代战车外)都是从中国传播到西方,而非从西方传入中国。例如,公元7至8世纪铸造的粟特钱币的一个显著特征是其中间有一个孔,周围有粟特语铭文。用线或绳索穿过这些孔,把硬币挂起,便于携带并避免丢失。公元4至5世纪,塔希尔王朝也制造了同样的带孔硬币。这一特征来源于中国货币,中亚的棉花通过丝绸之路销往中国,中国货币也开始对中亚的货币产生影响。

  直到15世纪末,通往印度洋的海上贸易路线兴起之前,丝绸之路在1700年间将亚洲、非洲和欧洲三大洲连接在了一起。丝绸之路的历史是东西方人民广泛的文化互动与交流的历史,她证明了唯有紧密合作和双向的文化交流才是全人类和平与进步的基础。

  法伊顿·肯扎夫(Fariddun Kenjaev),曾在塔吉克斯坦共和国政府下属的环境保护委员会工作,2017年至今,担任塔吉克斯坦共和国总统行政办公室下设的国立塔吉克斯坦国家博物馆游览与群众部门的负责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