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唐诗三百首”——读《唐诗分类品赏》

《唐诗分类品赏》,李元洛著,中华书局2019年1月第一版,48.00元

  皇皇《全唐诗》近五万首,蔚为大观。中国人最熟悉的选本莫过于清朝蘅塘退士编选的风行二百余年的《唐诗三百首》。《唐诗三百首》口碑极好,是唐诗启蒙当之无愧的首选。可是,且不论任何一种选本本身都会有局限性,就其后果——大多数中国人只知有《唐诗三百首》,不知《全唐诗》为何物而言,也有挂一漏万、罔顾其他唐诗之美的遗憾。基于此,古典诗词鉴赏名家李元洛先生以现代人的立场、观念与眼光,选取与《唐诗三百首》无一重复的337首唐诗,分成自然、社会、人生、艺术四类,下设“时空”“环保”“农事”“工商”等28小类,加以悉心品赏,遂成《唐诗分类品赏》一书。此书打捞了不少“遗珠”,堪称适合现代人的上佳唐诗选本。这些“遗珠”,“主体是名家之名作,其次是非名家之佳作”,还包括“相当数量的未进入过古今任何选本、于读者颇具陌生感之佳篇”。试从以下几个方面分析《唐诗分类品赏》的特色:

  就体裁及出处而言,丰富了《唐诗三百首》的类别。于古诗、乐府、五七律绝之外,选了“非主流”的六言诗。如王维的《田园乐七首》之一:“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花落家童未扫,鸟啼山客犹眠。”六言介于五、七言之间,十分少见,带给人别样的审美体验。也选有“白话诗”、回文诗、打油诗、联句诗、偈颂诗、女性诗、神童诗、帝王诗、手工业者诗、国际友人诗等具鲜明特征的诗作,可谓极尽唐诗千姿百态之美。

  就内容而言,突破写景抒情诗、怀古诗、咏物诗、山水田园诗、边塞诗、送别诗、闺怨诗等分类的陈规和局限,增添了环保、为政、农事、工商、贫富、贪腐、读书、励志、舞蹈、棋艺等具现代性的门类,并援引五四以来的旧体诗和新诗,贴近现代人的生活,激活了唐诗的现代价值。如将唐朝诗僧景岑的《诫人斫松竹偈》拈出归于“环保”一类:“千年竹,万年松,枝枝叶叶尽皆同。为报四方参学者,动手无非触祖翁!”千年过去,此诗在环保任重道远刻不容缓的当下意义更加凸显。唐诗在现代视角的新分类下,注入了现代性,品赏出新的意味,焕发出新的活力与生机。

  既比较同一诗人不同题材的作品,又比较不同诗人同一题材的作品,照鉴唐人的多重精神维度。如李白在《唐诗三百首》乃至传统文化里,给人的印象是全然浪漫主义的,他仰望星空,“举杯邀明月”,甚至“霓为衣兮风为马”,高蹈于九天之外,俨然标签化了。实则不尽然,《唐诗分类品赏》除了选取李白标志性的浪漫主义诗作,还选取了几首现实主义诗作,让我们看到李白脚踏实地关心民生的一面。如《宿五松山下荀媪家》《秋浦歌十七首》等。

  选诗尤重晚唐,品评联系当下,充满深切的现实关怀。一般观点认为,唐诗在盛、中唐达到顶峰,晚唐已趋式微。李元洛先生不拘于成见或定见,选取晚唐诗人诗作尤多,最推崇者乃罗隐。

  值得一提的是,李元洛先生字里行间流露出为默默无闻的诗作扬名的殷切愿望,唯恐埋没好诗的心情可见一斑。“我在此要特为打捞二三,以免永远沉埋于忘川。”这种为好诗鼓而呼的感情令人动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