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文:悼李师

  己亥岁始,美东大雪,冰悬达大,春常何藤?忽闻恩师噩耗,惊恸莫名。木坏山颓,八方同悲,然小人嘈杂,《纽时》翳昧[1],义利不辨,其心可诛。诗曰:

  天倾悬冰崩,风咽雪纷纷。吾师驾鹤去,苍梧愁白云。神州伤巨子,天涯怀师恩。文光耀宇内,彝伦世长存。殷墟非王卜,洪洞识周文。[2]九六筮数见,五系战国分。[3]三代断千纪,四海寻一真。[4]反思出疑古,传简清华人。[5]师去师未去,浮云奈天尊?师在师犹在,永永渡后昆。宗风扬大道,一苇藤常春。学术天下器,荣辱归于尘。

  注:

  [1]《纽约时报》2019年3月4日D6版刊发张彦采访艾兰撰写的长篇讣告“Li Xueqin, Key Historian in China’s Embrace of Antiquity, Diesat85”(网络版刊于3月1日;若干中文译本虽委婉取辞甚至不惜增字而译,但文章原文为英文、主要受众也是英文读者),完全回避李学勤先生的主要学术成就,采用歪曲事实及以讹传讹的材料,对李学勤先生的学术与人格刻意诋毁——这才是以政治替代学术,足见其偏见与伪善的真相。

  [2]李先生早年辍学缀甲骨,致力《殷虚甲骨缀合》《殷代地理简论》等,非部分“王卜”为“非王卜辞”,提出殷墟甲骨两系说;后又释出山西洪洞坊堆村所见西周甲骨,首次发现西周甲骨文。

  [3]李先生最早指出所谓“数字卦”与《周易》九六之数的关联,是“数字卦”释说的关捩;所著《周易经传溯源》(后增订为《周易溯源》),黄宣民先生屡称“贡献不在梁启超《清代学术概论》之下。”李先生撰有连载《战国题铭概述》(海外盗印有专书),提出战国文字“五系说”,何琳仪先生认为是战国文字分支学科形成的主要标志。

  [4]李先生是“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专家组组长,为中国人文社科大型课题跨学科合作导夫先路。政府资助大型学术课题是国际通例。本人奉师命全程参与该“工程”的设计、论证、启动,见证我师始终以学术为原则,未受到任何政治压力。这也是“工程”参与者所有目共睹。《纽约时报》引艾兰之说,把“工程”定性为“政治性的”,并称李先生因“爱国”而为之,实为别有用心的歪曲与诬蔑。李先生倡导比较考古学、比较文明史研究,著有《比较考古学随笔》《四海寻珍》等,真义一以贯之,即:重新评价“过去因为西方国家的种种偏见,被贬低了”的中国古代文明,重写学术史。

  [5]李先生甲金竹帛靡所不精,三重证据举重若轻,《走出疑古时代》仅为座谈会发言记录,却不胫而走,举世风从。先生向以铜器称大家,著述中英文,桃李海内外,但近年多以简帛著名。然而,无论马王堆、八角廊,还是睡虎地、张家山,就简帛研究而言,李先生的成就首推清华简整理与出版的年出一辑——这是真正的于学术有大爱、于简帛有大功:团队协作,资源共享,专业、忘我,有疑存疑。破资料封锁陋习,胸怀博大;建清华简帛团队,识见高远——功在清华而不囿于清华,利在学人而不止一代学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