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到今,一共有多少《三国》戏?

  魏、蜀、吴三国形成经鼎立至灭亡,即从汉灵帝中平元年(184)黄巾起义起,到吴亡于晋武帝太康元年(280)一统,共九十七年,是我国历史上一个独具特色的时代。这一时期,汉室倾颓,天下大乱,群雄争霸,割据称强,战争频仍,生灵涂炭,然而时势造英雄,涌现出一大批文韬武略功绩卓著的英雄人物。他们南征北战,斗智斗勇,演绎出了一场国家从统一到分裂再从分裂到统一的可歌可泣、有声有色、威武雄壮的活剧。

  1

  中国戏曲从萌芽到成熟的各个时期,三国历史故事都是重要的题材来源,作品数量众多,影响巨大,搬上舞台也较早。据旧题颜师古《大业拾遗记·水师图经》记载,隋炀帝时,就已用木偶戏的形式扮演三国故事。唐人李商隐《骄儿诗》“或谑张飞胡,或笑邓艾吃”的诗句,说明当时已使用某种艺术形式表演了三国故事,为儿童所模仿。宋人高承《事物纪原》与张耒《明道杂志》都记载有傀儡戏、影戏表演情节连贯、人物形象鲜明的三国故事戏。随着宋杂剧的出现,由艺人扮演三国人物的三国故事登上了戏曲舞台。今见最早著录三国剧目的是陶宗仪《南村辍耕录》,记载金院本三国戏剧目有五种:《赤壁鏖兵》《刺董卓》《襄阳会》《大刘备》《骂吕布》;宋元南戏三国戏剧目中有十种:《貂蝉女》《甄皇后》《铜雀妓》《周小郎月夜戏小乔》《关大王古城会》《刘先主跳檀溪》《何郎敷粉》《泸江祭》《刘备》《斩蔡阳》。然而这些作品的剧本都没有流传下来,今仅存宋元南戏三种剧本的几支残曲。尽管如此,从中也可以看出金、南宋时代的戏曲艺人,根据史书记载和民间传说,已把三国故事搬上了戏曲舞台。

  元代,杂剧已经成熟,出现繁盛景象。元代戏曲作家特别是戏曲大家关汉卿、王实甫、高文秀、郑光祖等对三国故事题材十分青睐,他们在宋、金三国戏文和院本的基础上,以三国史籍和广为流传的三国故事以及稍后的《三国志平话》为题材,以自己的历史观、社会观、戏曲观、审美观创作了大量的三国戏,曲折地反映了元代现实生活,具有鲜明的时代精神。据元钟嗣成《录鬼簿》、明贾仲明《录鬼簿续编》、明朱权《太和正音谱》、清黄丕烈《也是园藏书古今杂剧目录》和近人傅惜华《元人杂剧全目》、邵曾祺《元明北杂剧总目考略》、庄一拂《古典戏曲存目汇考》、陈翔华《三国故事戏考略》等记载,元代(含元明之间)三国杂剧有62种,现存剧本有21种:关汉卿的《关大王单刀会》《关张双赴西蜀梦》、高文秀的《刘玄德独赴襄阳会》、郑光祖的《虎牢关三战吕布》《醉思乡王粲登楼》、朱凯的《刘玄德醉走黄鹤楼》、无名氏的《锦云堂暗定连环计》《诸葛亮博望烧屯》《关云长千里独行》《两军师隔江斗智》《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关云长单刀劈四寇》《张翼德大破杏林庄》《张翼德单战吕布》《张翼德三出小沛》《莽张飞大闹石榴园》《走凤雏庞统掠四郡》《曹操夜走陈仓路》《阳平关五马破曹》《寿亭侯怒斩关平》《周公瑾得志娶小乔》。又存剧本残曲7种:高文秀的《周瑜谒鲁肃》、王仲文的《诸葛亮军屯五丈原》、武汉臣的《虎牢关三战吕布》、花李郎的《相府院曹公勘吉平》、无名氏的《千里独行》《斩蔡阳》《诸葛亮挂印气张飞》。今存剧目34种。在这62种今存剧目中,三国时期的重要历史事件和重要人物刘备、关羽、张飞、赵云、诸葛亮、孙权、周瑜、鲁肃、曹操、袁绍、董卓、吕布、马超、蔡琰、貂蝉、王粲、司马懿、司马昭等都被写进了剧本,登上了戏曲舞台。从这些剧目敷演的故事来看,元代的戏剧作家已把最精彩的三国故事搬上了戏曲舞台,而且以蜀汉为正统、尊刘贬曹抑孙、崇尚仁义忠孝智勇的思想倾向已很突出,故事情节已相当连贯和完整,人物形象亦相当鲜明,特别是一些主要人物性格特征、造型已定格,成了范式,如刘备、关羽、张飞、诸葛亮、曹操、周瑜等。

  明代三国戏,在继承元杂剧、宋元南戏的三国戏的基础上又有了新的发展,尤其是生活于元明之际罗贯中《三国志通俗演义》在明代中期刊刻问世后,不仅给广大读者提供了喜爱的读物,而且为戏曲作家提供了创作三国戏的素材。据《古典戏曲存目汇考》、陈翔华《明清三国故事戏考略》记载,明代杂剧写三国故事的有18种,今存剧本有5种:朱有燉《关云长义勇辞金》、汪道昆《陈思王洛水生悲》、陈与郊《文姬入塞》、徐渭《狂鼓吏渔阳三弄》、无名氏《庆冬至共享太平宴》;今存残折1种:丘汝成《诸葛平蜀》;今存剧目12种:张国筹《茅庐》、诸葛味水《女豪杰》、凌蒙初《祢正平》、蒋安然《胡笳十八拍》、凌星卿《关岳交代》、邓云霄《竹林小纪》、无名氏《铜雀春深》《黄鹤楼》《碧莲会》《竹林胜集》《斩貂蝉》《气伏张飞》。明传奇写三国故事的32种,今存剧本七种:王济《连环记》、邹玉卿《青虹啸》、无名氏《古城记》《草庐记》《七胜记》《东吴记》《三国志大全》;今存残曲14种:无名氏《桃园记》(七出)、《草庐记》、沈璟《十孝记》中的《徐庶见母》(一出)、《古城记》《连环记》、无名氏《青梅记》(一出)、《赤壁记》《单刀记》(一出)、《三国记》《四郡记》《关云长训子》《鲁肃请计乔公》《五关记》(一出)、《兴刘记》(一出);今存剧目14种:马佶人《借东风》、金成初《荆州记》、长啸山人《试剑记》、许自昌《报主记》、王异《保主记》、穆成章《双星记》、黄粹吾《胡笳记》、彭南溟《玉佩记》、汪宗臣《续缘记》、刘蓝生《双忠孝》、孟称舜《二桥记》、无名氏《猇亭记》《射鹿记》《试剑记》。

  从现存的三国戏剧本内容和剧目可以看出,明代的三国戏又有了新的发展,不仅内容丰富,而且表现形式也有突破,出现了敷演复杂故事的多达几十出的传奇,其故事情节更加曲折动人,结构更加紧凑出奇,人物形象更加生动鲜明,曲文典雅富有文采,念白通俗易懂。

    2

  到了清代,三国戏呈现出相当繁荣的局面,编演三国戏的不仅有杂剧、传奇,还有花部各种地方剧种,众多的剧目,几乎把《三国演义》的主要人物和精彩情节都改编为戏剧,搬上了舞台。清代的三国戏,思想内容更加丰富,人物形象更加鲜明,艺术样式更加多样,观众更多。据《曲海总目提要》《清代杂剧总目》《古典戏曲存目汇考》记载,清代杂剧三国戏有22种,其中存本15种:南山逸史的《中郎女》、来集之的《阮步兵邻廨啼红》、郑瑜的《鹦鹉洲》、尤侗的《吊琵琶》、徐石麟的《大转轮》、嵇永仁的《愤司马梦里骂阎罗》、边汝元的《鞭督邮》、唐英的《笳骚》、杨潮观的《诸葛亮夜祭泸江》《穷阮籍醉骂财神》、周乐清的《定中原》(《丞相亮祚绵东汉》)、《真情种远觅返魂香》(《波弋香》)、黄燮清的《凌波影》、无名氏的《祭泸江》《耒阳判事》;存目7种:万树的《骂东风》、许多仑的《梅花三弄》、张维敬的《三分案》、张瘦桐的《中郎女》、无名氏的《反西凉》《文姬归汉》《黄鹤楼》。清传奇三国戏有25种,其中今存剧本有13种:范希哲的《补天记》、曹寅的《续琵琶》、夏纶的《南阳乐》、维安居士的《三国志》、无名氏的《锦绣图》《平蛮图》(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清钞本)《西川图》《贤星聚》《双和合》《世外欢》《平蛮图》(绥中吴氏藏钞本)《樊榭记》、周祥钰的《鼎峙春秋》;今存剧目有12种:刘晋充《小桃园》、李玉《铜雀台》、刘百章《七步吟》、容美田《古城记》、云槎外史《桃园记》、凤凰台上吹箫人《斩五将》、顾彩《后琵琶记》、石子斐《龙凤衫》、无名氏《八阵图》《青钢啸》《三虎赚》《古城记》。

  有一些剧作家,不满于现实,不满于《三国演义》三分一统于晋的结局,他们为泄胸中之气,翻历史事实及小说所写的结局,创作了一些补恨翻案戏。如周乐清的杂剧《丞相亮祚绵东汉》,范希哲的传奇《补天记》,夏纶的传奇《南阳乐》,汉为正统的思想与拥刘贬曹抑孙倾向明显加强。《丞相亮祚绵东汉》让诸葛亮灭魏、吴统一天下,《补天记》让曹操下阿鼻地狱受苦,《南阳乐》让诸葛亮杀司马师、擒司马懿、下许昌囚曹丕、戮曹操尸、收东吴、囚孙权,刘禅禅位给北地王刘谌、诸葛亮功成辞归南阳。

  还有一些剧本,取三国时人名,杜撰故事,反映社会生活,抒发胸中块垒,曲折地反映针砭时弊的情怀。如嵇永仁的杂剧《愤司马梦里骂阎罗》与杨潮观的杂剧《穷阮籍醉骂财神》。

  纵观清代杂剧、传奇三国戏,继承了元明杂剧、传奇三国戏传统,但又有自己的特点。这些剧本大多是清初至道光间文人创作的作品,杂剧多侧重抒情,表达剧作家的思想理念;传奇则长于叙述故事,特别是情节复杂、人物众多、跨度时间长的内容,写成多本百余出甚至二百四十出剧本。然而,清代的杂剧、传奇仅知《鼎峙春秋》在宫廷全部连演过两次,宫廷与民间则选演过其中的一些单出戏,《南阳乐》及少数剧目演出过,大多未见演出的记载,实际成为案头戏曲文学。

    3

  清初,我国戏曲除以昆腔、京腔演唱传奇之外,又出现了许多新兴的声腔剧种,据乾隆六十年(1795),李斗《扬州画舫录》载:“两淮盐务,例蓄花雅两部,以备大戏。雅部即昆山腔;花部为京腔、秦腔、弋阳腔、梆子腔、罗罗腔、二簧调,统谓之乱弹。”花、雅两部,后来演变为对一类剧种的总称,雅部专指昆曲,花部成为新兴的地方戏。花、雅经历了长期的竞争,尽管宫廷官府崇尚保护昆曲,但难阻慷慨激昂、通俗易懂的花部赢得广大民众的喜爱,蓬勃兴盛,昆曲则逐渐衰落。而传统三国戏,亦为花部诸腔青睐,尤其是花部诸腔以老生为主,因而改编、创作了许多以老生、武生为主的三国戏,使花部三国戏更为丰富兴盛。

  花部三国戏剧目众多,且都是经过舞台实践、边演边改的演出本。据金登才《清代花部戏研究》“花部剧作”考查,乾隆年间三国戏有5种:《斩貂》《博望坡》《汉阳院》《龙凤呈祥》《截江救主》;嘉庆年间三国戏有21种:《桃园结义》《四(汜)水关》《赐环》《战宛城》《白门楼》《白逼宫》《斩颜良》《关公挑袍》《过五关》《荐诸葛》《三顾茅庐》《长坂坡》《三气周瑜》《黄鹤楼》《单刀会》《祭江》《斩马谡》《葫芦峪》《五丈原》《铁笼山》《哭祖庙》;道光年间三国戏有59种:《温明园》《捉放曹》《虎牢关》《磐河战》《借赵云》《战濮阳》《辕门射戟》《夺小沛》《凤凰台》《许田射猎》《闻雷失箸》《击鼓骂曹》《卧牛山》《马跳檀溪》《金锁阵》《汉津口》《祭风台》《舌战群儒》《临江会》《群英会》《借箭打盖》《祭东风》《赤壁记》《华容道》《取南郡》《取桂阳》《取长沙》《战合肥》《讨荆州》《柴桑口》《斩马腾》《反西凉》《战渭南》《西川图》《取雒城》《冀州城》《战历城》《葭萌关》《献成都》《百寿图》《瓦口关》《定军山》《阳平关》《收庞德》《玉泉山》《战山》《受禅台》《兴汉图》《造白袍》《伐东吴》《白帝城》《英雄志》《渡泸江》《凤鸣关》《天水关》《骂王朗》《失街亭》《陇上麦》《葫芦峪》,三朝共有三国戏85种,其中有一种《葫芦峪》相重。这些剧本大多收录在《故宫珍本丛刊》《升平署档案集成》《车王府藏曲本》与《楚曲十种》中。我们从中得到88种,另有五种剧目内容相重未收,而《花部戏曲研究》考查的剧目,尚有24种,而未找到剧本。从搜集到的花部三国戏剧本看,剧本都是钞本或转录本,大多无标点,文字差错较多。剧本有长有短,长者有十本九十六出,短者一出。其思想倾向,仍然继承了以前杂剧传奇的宗汉尊刘、贬曹抑孙,颂忠义仁孝智勇,斥奸佞专横残暴不仁不义;在艺术上突出的是“音乐慷慨动人,文词直朴易懂”,舞台动作性强,人物性格鲜明。

  清乾隆五十五年(1790),四大徽班中的三庆班首先进京,为庆祝乾隆八十大寿演出之后,留京演出,徽班的四善班、和春班、春台班亦相继进京演出。徽班以唱二簧、昆腔为主。19世纪初的嘉、道年间,湖北汉调艺人进京加入徽班,汉调以唱西皮为主,于是出现了徽、汉合流。徽班为了与昆曲、秦腔、京腔争胜,在继承徽、汉二调基础上,广泛吸取其他声腔剧种之长,于道光二十年(1840)前后,逐步形成了艺术风格和表演方式相当完整的皮黄戏,即后来的京剧。同、光年间,京剧已经趋于成熟,呈现出繁荣局面。三庆班主程长庚请卢胜奎执笔,据《三国演义》和其他三国戏,编写了连台戏三十六本的京戏《三国志》,从刘备投荆襄起到取南郡止。遗憾的是剧本未能全部保留下来,留藏在艺人之手的尚有十九本。这些剧本,经多年舞台实践,边演边改,如今已成京剧经典作品。除此之外,四大徽班还各有自己名伶擅演的代表性京剧目,收录在《梨园集成》《醉白集》《绘图京都三庆班真正京调全集》中。清末京剧改良先驱汪笑侬还改编创作了四部刺世贬时富有时代精神的三国戏:《献西川》《受禅台》《骂王朗》《哭祖庙》。

  昆曲到晚清,已呈衰落之势,三国戏虽未出现有影响的新创剧作,但艺人们从元杂剧关汉卿的《关大王单刀会》和明传奇王济的《连环记》、无名氏的《古城记》等传统剧目中,选择一些精彩片段改编为单出戏,常演出于宫廷与民间戏曲舞台。流传下来的剧本,均系手钞本,收录在《故宫珍本丛刊》《升平署档案集成》《车王府藏曲本》等戏曲文献中。我们从中收录三国戏30种。虽然多是单出折子戏,但匡扶汉室、拥刘贬曹的思想倾向突出,故事情节生动精彩,人物形象性格鲜明,言语文雅,唱腔动听,不仅是流传下来的艺术精品、珍贵的戏曲文献,而且有些戏如《单刀会》《貂蝉拜月》《梳妆掷戟》《灞桥饯别》《古城相会》《徐母击曹》等仍演出于当今舞台。

    4

  从1919年五四运动起,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一时期,文学界多称为现代。这一时期的二三十年代,京剧名家辈出,流派纷呈,是京剧的鼎盛时期。就是在八年抗日战争期间,有些京剧名家为抗日明志罢演,但京剧仍然活跃在国统区、沦陷区、敌后抗日根据地的解放区。抗日战争胜利之后,京剧舞台又活跃起来。因此可以说,这一时期,京剧兴盛繁荣,流布于大江南北、长城内外,被誉为“京剧”。在旧中国日渐沦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境况下,长于急管繁弦、慷慨激越的京剧,在民生凋敝、国势艰危、日寇入侵之际,承担起“歌民病”“唤民醒”的重任,涌现出许多借古讽今、切中时弊的优秀剧目,生动、深切地折射出国家政局的演变与广大民众的心声。而三国故事尤为京剧作家和艺人青睐,他们在继承前代三国戏的基础上,改编、移植、创作了许多三国戏。据陶君起《京剧剧目初探》著录三国戏剧目有154种,曾白融《京剧剧目辞典》著录三国戏剧目511种(其中有一些是一剧多名)。流传下来的三国戏剧本极其丰富。从这一时期前后出版的剧本集来看,1915年的《戏考》,收录三国戏剧本77种;1933年的《戏学指南》,收录三国戏剧本23种;1948年的《戏典》,收录三国戏剧本18种;1955年的《京剧丛刊》,收录三国戏剧本20种;1957年的《京剧汇编》,收录三国戏109种;1957年的上海市《传统剧目汇编》京剧集,收录三国戏剧本42种;1962年的《关羽戏集·李洪春演出本》,收录关羽戏27种。此外,尚有民国年间出版的《京调大观》《戏曲大全》《旧剧集成》等京剧剧本集,也收录一些三国戏剧本。有些剧本集,虽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出版的,但收录的却是民国年间的艺人演出本。现从众多刊印的京剧剧本集中遴选出146种。这些剧本中有许多是清代名伶编演,传给弟子、家人或戏班,为现代京剧名家演出所用而收藏。并且京剧名家在演出过程中,根据本人及时代情况,又进行加工修饰,使情节更加合理,结构更加紧凑,人物性格更加鲜明,语言更加晓畅易懂,且不失文采。

  这一时期剧本创作出现了一种可喜的新情况,剧作家与艺人合作编剧,而且是一位剧作家专为某位名伶或几位名伶编剧。他们量体裁衣,针对某个艺术家的特点,创作出适合该艺术家演出的剧本,这不仅提高了剧本的文学性,也增强了剧本的动作性。比如剧作家齐如山,专为梅兰芳写戏,为梅兰芳改编、创作了30多个剧目,其中有三国戏《洛神》。作者依据《洛神赋》和明杂剧《陈思王洛水生悲》、清杂剧《凌波影》进行改编,塑造了超凡脱俗、冷艳情深的宓妃,铸造了宓妃与曹植“若有情”“似无情”“欲笑还颦,最断人肠”的境界。又如剧作家金仲荪专为程砚秋写戏,针对程砚秋的特点量体裁衣,特别注重立意,反映现实。1931年,金仲荪针对蒋、冯、阎、桂军阀开战给民众造成的灾难,创作了《春闺梦》,描写汉末公孙瓒与刘虞为争疆土开战,强征兵丁,迫使新婚的王恢从军战死。其妻张氏独守空房,思念丈夫,忧思成梦。梦见丈夫回来,夫妻重温旧情;又梦见战场刀光剑影、尸横遍野,丈夫战死沙场。剧作家借此情揭露痛诉军阀战争的残酷与罪恶,深切同情遭受苦难的民众。1933年,金仲荪针对“九一八”事变之后,国民政府实行不抵抗政策,东北三省很快沦入敌手的情况,根据地方戏《江油关》改编为京剧《亡蜀鉴》,批判了蜀汉江油守将马邈在强敌压境之际,不思抵抗、投敌叛国的罪行;歌颂了马妻李氏深明大义,苦苦劝夫抵抗,后得知丈夫出城投降、江油失守,悲伤欲絶、自尽而亡的民族气节和爱国情怀,表达了对日本侵略者必须抵抗的决心,唤起民众反对投降、宁死不做亡国奴的爱国思想,反映了当时民众的心声。

  山西地方戏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从汉代到宋代,经过一千多年的孕育演变,戏曲日趋成形。北宋时晋南、晋东南的一些乡村已出现了大戏台专供演员演戏。元代杂剧盛行,山西的平阳(今临汾)与大都(今北京)是并列的杂剧艺术中心,平阳的杂剧演出盛况无与伦比。

  山西地方戏剧种,有50多种,居全国省市之首。然最著名的有四大梆子:蒲剧、中路梆子(晋剧)、北路梆子、上党梆子。山西地方戏剧目甚多,传本亦丰,三国戏亦然。据《山西地方戏汇编》收录三国戏147种。另有一些剧本收藏在某剧团或艺人手中。今从《汇编》和剧团、艺人所藏中遴选三国戏64种,其中有晋剧、蒲剧、北路梆子、上党梆子、郿鄠、铙鼓杂戏等。这些剧本的写作年代不知,大多是清代、民国流传下来的传统的三国戏,也有新改新编和创作的三国戏,其思想倾向为尊刘贬曹、张扬忠义,贬斥奸佞不道之行。而部分新改新编的剧本如晋剧《关公与貂蝉》《貂蝉轶事》,描写细腻,注重心理刻画,与传统三国戏以叙述故事情节为主、粗线条表现人物有所不同。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我国戏曲文学在“百花齐放,推陈出新”方针和“发展现代戏,改编传统戏,创作历史剧”三并举政策的指导下,前十七年出现了繁荣的喜人局面,可以说是我国戏曲发展的黄金时期。“文革”期间,我国戏曲遭受严重摧残,新创作的现代戏、已经改编出新的传统戏和新编历史剧统统成为“封、资、修”的东西,遭到批判和禁演。各地京剧和地方戏改编、新创的剧本极少,除八个样板戏之外,几乎无戏可演。粉碎“四人帮”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戏曲又迎来阳光明媚的春天,戏曲文学呈现出百花争艳的繁荣景象。这期间尽管受到影视艺术、通俗歌曲的影响,戏曲文学仍然改编创作出一批反映生活贴近时代的优秀剧目。

  三国戏随着时代的变化,戏曲的发展,也出现了令人欣喜的繁荣景象,改编整理许多传统三国戏,新创作一批富有时代精神的三国戏。我们从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2014年六十五年间出版的戏曲文学书刊中,遴选出18个剧种改编或创作的39部三国戏。其中改编的19部、新创的20部。无论是改编传统三国戏,还是新创三国戏,剧作家都以现代观念、审美理想,观照历史,既尊重历史事实,又虚构历史细节和人物,力求在思想内容、人物形象方面出新、创新,使其贴近生活,贴近时代,寓教于乐,以古鉴今,给人以新的认识和启迪。当代这39部戏,突破了以往以蜀汉为主的题材,改变了尊刘贬曹抑孙的思想倾向,给曹操、周瑜以公正的评价,擦掉了曹操脸上的白粉,去掉了周瑜心胸狭窄、妒贤嫉能的性格缺陷,并且塑造了许多新的女性形象。

  5

  综上所述,我们从历代三国戏中,汇集587种,其中完整剧本471种,残曲、存目116种,编为《三国戏曲集成》,内分八卷:《元代卷》《明代卷》《清代杂剧传奇卷》(上下卷)《清代花部卷》《晚清昆曲京剧卷》《现代京剧卷》(上中下卷)《山西地方戏卷》《当代卷》(上下卷)。纵观《三国戏曲集成》,亮点有三:

  第一,开荒创新,填补空白。我国古代长篇小说有四大名著:《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编演、留存戏曲剧本最多的是三国戏。然而,《水浒戏曲集》《西游记戏曲集》《红楼梦戏曲集》都已先后出版,唯独《三国戏曲集》没有问世。也许因为历代三国戏多,版本复杂,存本分散,搜集整理难度大,工程浩繁,因而学界无人问津。如今,《三国戏曲集成》的整理出版,作为一项拓荒创新性的工作,填补了这一领域的空白。

  第二,剧本众多,汇集完备。元代以降的三国戏曲存本、存目众多。存目分别著录在许多古籍、书目著作中,有的未见著录。存本分藏全国各地,版本十分复杂,有刻本、覆刻本、钞本、转钞本,其中有许多是罕见的善本、孤本。有的孤本长期深藏某地书库,几乎没人见过。我们从北京、上海、南京、杭州、郑州、太原等地的图书馆、博物馆,查遍记述戏曲剧目及学界研究论著,搜集剧本的各种版本。因而,该集元明清杂剧、传奇搜集齐全,清花部、京戏、现当代戏曲甚多难以尽录,即便如此,也是当今汇集三国戏最多、最全、最为完备的一部文献价值极高之书。

  第三,版本较好,校勘精细。今存剧本,元杂剧有所整理,但其版本较多,校勘甚难。明清三国戏剧本刊本少,钞本多,仅有个别剧本经过整理,绝大部分未经整理,因而,曲白异文多,错别字多,简写字不规范,文字有脱落、字迹漫漶不清、错简缺页,多未断句标点。因而,我们选用较好的版本作底本,精细审慎,务求存真地进行校勘,凡属异文、误字、漫漶、空缺、墨丁、脱漏、衍文、倒错、妄增、误删等处,皆分别校正,记入校记。凡不明者,注明待考。

  校勘整理《三国戏曲集成》,是一件功在当代、泽被后世的工作,意为继承传统优秀文化遗产、为广大专家学者提供宝贵的研究文献资料,为全国众多的戏曲剧团和戏曲作家提供资料创作、改编、移植、演出的剧本,为广大戏曲爱好者及广大群众提供一个完备的三国戏曲读本,为众多文艺形式提供创作素材。

  《三国戏曲集成》(8卷),胡世厚主编,复旦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