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名臣对立论辩(二十二)

请迎操对吴王问 张昭

  曹公,豺虎也,挟天子以征四方,动以朝廷为辞。(1)今日拒之,事更不顺。且将军大势可以拒操者,长江也。今操得荆州,奄有其地(2),刘表治水军,蒙冲斗舰乃以千数,(3)操悉浮以沿江。兼有步兵,水陆俱下。此为长江之险已与我共之矣,而势力众寡,又不可论。愚谓大计不如迎之。

(《三国志》“吴书”)

  【作者介绍】

  张昭(156—236),字子布。徐州彭城(今江苏徐州)人。三国时期孙吴重臣。东汉末年,张昭为避战乱而南渡至扬州。孙策创业时,任命其为长史、抚军中郎将,将文武之事都委任于张昭。孙策临死前,将其弟孙权托付给张昭,张昭率群僚辅立孙权,并安抚百姓、讨伐叛军,帮助孙权稳定局势。孙权代理车骑将军时,任命张昭为军师。孙权被封为吴王后,拜其为绥远将军,封由拳侯,此后曾参与撰定朝仪。孙权两次要设立丞相时,众人都推举张昭,孙权以张昭敢于直谏、性格刚直为由而不用他。黄龙元年(229年),孙权称帝后,张昭以年老多病为由,上还官位及所统领部属,改拜辅吴将军、班亚三司,改封娄侯。晚年时一度不参与政事,在家著《春秋左氏传解》及《论语注》,今皆佚失。嘉禾五年(236),张昭去世,年八十一,谥号“文”。

  张昭善隶书,其作品无存。唐张怀瓘在《书估》中将其书法列为第三等。

  【注释】

  (1)动以朝廷为辞:动辄则说这是朝廷的决定。

  (2)荆州:位于湖北省中南部。春秋战国时国都,名“郢”。唐代称“江陵”,为大都督府所在地,战略重镇。奄有:据有。

  (3)“刘表”句:刘表(142—208),字景升,山阳郡高平县(今山东微山)人。东汉末年宗室、名士,汉末群雄之一,后代王睿为荆州刺史。建安十三年(208年),刘表病逝。妻族蔡瑁等废长立幼,奉表次子刘琮为主;曹操南征,刘琮举州投降,荆州遂没。蒙冲斗舰:体型庞大的战舰。

  【翻译】

  曹操,是豺狼虎豹一类人物。挟持天子征讨四方,动辄则说这是朝廷的决定。今日我们如起兵与他对抗,就更显得没有理由。况且,我们之所以能与曹操对抗,靠的是长江天险。现在荆州已被曹操占据。刘表的水军数千艘庞大的战舰全被曹操布置在沿江。况且还有步兵,水陆并进。因此长江天险已不是我方所独有了。而且敌众我寡,有时无法比的。所以我以为不如恭迎曹兵的到来。

  【评析】

  建安十三年(208)秋,东汉丞相曹操南征。在此之前,曹操平定了北方,六月刚刚当上了丞相,七月就发兵南征刘表。八月,刘表去世,他的儿子刘琮不战而降,刘备也败走夏口。本来曹操的兵力就占有很大的优势,刘琮投降,曹操又得到了荆州的水军,可以说是声势更加浩大,曹操占领江陵(南郡治所)后,给孙权写信,直意要取下东吴。面对这种局面,孙权的东吴政权必须做出一个决断:是迎战还是投降?对于孙权来说,要想做出这样一个决断也是两难的。投降,父兄的基业就毁在了自己手上;迎战,力量悬殊,胜算极小。何况,曹操还在安抚荆州各地,追打刘备这个残敌,迎战等于是引火烧身,失败就是加速灭亡。而此时的东吴,内部分为主战和主和两派,主战以鲁肃、周瑜为首,主和以张昭为首。两派在廷议中展开激烈的争论。

  主和派在当时占据主流,其理由就是东吴张昭在《请迎操对吴王问》所列举的三条:第一,曹操作为汉朝丞相,代天子征伐各地割据势力。我们若抗拒,就是背叛朝廷(曹操“挟天子以征四方,动以朝廷为辞。今日拒之,事更不顺”);第二,沿江军事重镇荆州已被曹操攻占,我们已失去长江天堑这一军事优势(“今操得荆州,奄有其地,长江之险已与我共之矣”);第三,刘表的强大水军以为曹操所用,水陆并进,我们与之众寡悬殊(“刘表治水军,蒙冲斗舰乃以千数,操悉浮以沿江。兼有步兵,水陆俱下。此为,而势力众寡”)。但孙权并不想投降,一来父兄的基业会因此毁在了自己手上;二来更重要的是孙权本人也是个桀骜不驯的英雄,就像曾极在《吴大帝陵》中夸奖的“四十帝中功第一”。辛弃疾在词中夸奖的“如今英雄谁敌手?曹刘!”,而且也赢得对手的尊敬,曹操就感叹过:“生子当如孙仲谋”。如今要他拜倒在对手曹操脚下,无论如何也不甘心。

  可是最终孙权还是做出了迎战的决定。这一战(赤壁之战)被称为是三国时期的三大战役之一,对于曹操来说,这是一场统一全国的战争,而对于孙权和刘备来说,则是一场生死存亡的战争。终孙权一生,东吴再也没有遇到过这样大的危机,孙权从犹豫不决到决心抗曹,是谁说服他做出这样的决断呢?鲁肃在其中起了关键作用。据《三国志·吴书》(1)记载:廷议中,张昭等人都劝孙权迎降曹操,只有鲁肃一言不发。孙权起身入厕,鲁肃追到屋檐下,孙权知道他想单独交谈的用意,就拉着鲁肃的手说:“你想说什么?”鲁肃回答说:“刚才分析大家的意见,他们只想害将军,不值得与他们共商国家大事。现在像我鲁肃这样的人可以迎降曹操,至于将军您却万万不可。为什么这样说呢?如果我迎降曹操,他会将我送还乡里,评定一个名位,还可以做一个闲散官署中的办事官员,乘坐牛车,携带随从,交游于名师荟萃的名城京师,多年之后经过逐级升迁,我肯定还会做到州郡一级的长官。如果将军迎接曹操,还有什么安身立命的处所?希望您早定迎战大计,不要采纳大家的意见。孙权叹息说:“老贼欲废汉自立久矣,徒忌二袁、吕布、刘表与孤耳。今数雄已灭,惟孤尚存,孤与老贼,势不两立。君言当击,甚与孤合,此天以君授孤也。”于是回到大殿,权拔刀斫前面书案说:“诸将吏敢复有言当迎操者,与此案同!”

  大计已定,鲁肃便劝孙权召回周瑜共谋抗曹大计。因为孙权的哥哥孙策临终时曾嘱咐孙权:“内事不决,可问张昭;外事不决,可问周瑜”。现在,既然张昭不足与谋,只有靠周瑜。于是鲁肃接受孙权指令前往鄱阳湖接回正在训练水军也是他的好友周瑜。于是就有了上面这篇《为抗曹对吴王问》。这封廷辩针对张昭等主和派“迎操”的解释了必须抗曹和抗曹必胜的四个理由:第一,无论以您本人的雄才大略和父兄开创的基业以及江东现有的条件,你都不能放弃江东(“将军以神武雄才,兼仗父兄之烈,割据江东。地方数千里,兵精足用,英雄乐业,当横行天下,而可迎之邪?”);第二,曹操的后方并不稳定,此番又来南征,是腹背受敌,是自来送死(“今北土未平,马超、韩遂尚在关西,为操后患”,“操自送死”);第三,曹操的部队是中原士兵,擅长用马、步兵在陆地作战,今日是舍弃长用其短,必然战败(而操舍鞍马,仗舟楫,与吴、越争衡,本非中国所长)第四,当前又是秋冬季节,水面更加寒冷。马无饲料,人不习水土,这都是用兵之大忌,必败无疑(今又盛寒,马无蒿草。驱中国士众远涉江湖之间,不习水土,必生疾病。此数者用兵之患也,而操皆冒行之)。周瑜最后的结论是:“将军禽操,宜在今日。瑜请得精兵数万人,进住夏口,保为将军破之”。

  廷议之后,周瑜当晚又去见孙权,针对廷议时主降派张昭的主要理由、也是孙权最担心的一点“势力众寡,又不可论”进一步解除孙权的顾虑。指出曹操说他有八十万水步兵,这只是吹牛、虚张声势。经过实际调查,曹操率领的中原部队不过十五、六万人,而且长途跋涉,疲惫不堪,有水土不服,多患疾病。所获得的刘表士兵,也不过七、八万人,而且军心动摇不定。曹操率领这些疲病之卒和军心动摇的士兵,数量虽然多,并不值得畏惧。自己只要有五万精兵,就足以打败他。说的孙权你也勇气倍增,说自己也早已做好作战准备,甚至鼓励周瑜,你万一打不赢也不要紧,你回来,我亲自与曹操对决。

  抗曹的大计就这样决定下来。继后便是火烧赤壁以弱胜强这个著名战例。

  大战前和大战中,周瑜都起了关键作用。因此在历史上也获得众多名人的称赞和咏歌,如李白:“二龙争战决雌雄,赤壁楼船扫地空。烈火张天照云海,周瑜于此破曹公”(《赤壁歌送别》);胡曾:“烈火西楚魏帝旗,周郎开国虎争时。交兵不假挥长剑,已破英雄百万师”(《咏赤壁》);苏轼:“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念奴娇·赤壁怀古》);范成大:“年少曾将社稷扶,三分独数一周瑜。世间豪杰英雄士,江左风流美丈夫。功迹巍巍齐北斗,声名烈烈震东吴。青春年纪归黄壤,提起教人转叹吁”(《吊周瑜》)。

  但对于这段廷辩,还有两点值得注意:

  第一,如何看待张昭的主降。就像唐武则天时代如何看待是否撤除安西四镇的廷辩一样,主张撤除的狄仁杰和主张保留的崔融之间,并非是忠奸之辩,因为他同样认为曹操是豺狼,同周瑜的看法是一致的。只是出发点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张昭并非是今日我们所认知的那种苟且偷安的投降派,也不是孙权说误解的是“各顾妻子,挟持私虑”,而同样是忠于谋国,为国家和孙权前途考虑的。张昭在在历史上是个能臣,也是为忠臣。孙策创业时,任命其为长史、抚军中郎将,将文武之事都委任于张昭。孙策临死前,将其弟孙权托付给张昭,张昭率群僚辅立孙权,并安抚百姓、讨伐叛军,帮助孙权稳定局势。为人敢于直谏、性格刚直。也正因为如此,不见容于性格倨傲的孙权。孙权两次要设立丞相,众人都推举张昭,孙权却因此不任用张昭。《三国志》的作者陈寿对此有评价:“张昭受遗辅佐,功勋克举,忠謇方直,动不为己;而以严见惮,以高见外,既不处宰相,又不登师保,从容闾巷,养老而已,以此明权之不及策也。”

  至于在曹操大军南侵时主降。主要是考虑问题的方法不对,主要有二:一是张昭是位著名的儒者,著有《春秋左氏传解》及《论语注》。从春秋大义出发,他拥立汉朝,爱护百姓。在他眼中曹操是汉丞相,这次南征是代天子征讨。与之对抗,与情理不合:“今日拒之,事更不顺”;第二,他是位老夫子,不懂军事,更并不了解“兵不厌诈”。相信曹操贷宣传:八十万大军水陆并进,而东吴动员全国兵力,也只有三万。力量过于悬殊,也就是他担心的“势力众寡,又不可论”。更何况,他又不了解刘琮水军的军心混乱,曹操部队长途跋涉又不服水土这些用兵大忌。这也就是孙策临终时曾嘱咐孙权:“内事不决,可问张昭;外事不决,可问周瑜”。也就是说了解敌情这些“外事”,是张昭的弱项,周瑜的强项。因此才会觉得只有投降没有别的出路。

  第二,鲁肃的作用。《三国演义》中说是诸葛亮“舌战群儒”,才促成孙权的联刘抗曹。这只是小说家言,也是罗贯中刻意塑造人类智慧的典型诸葛亮的形象而编造的。因为“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依据”。如果孙权不想抗曹,诸葛亮再舌战群儒也不行。在劝说孙权抗曹、引荐周瑜和联合刘备组成抗曹统一战线,其间作用最大的是鲁肃。《三国志》作者裴松之就是这样以为的:“臣松之以为建计拒曹公,实始鲁肃。于时周瑜使鄱阳,肃劝权呼瑜,瑜使鄱阳还,但与肃闇同,故能共成大勋”。鲁肃是个主战派。自幼丧父,与祖母一起居住,家富于财,为人急公好义,喜好周济穷人结交朋友。当时,周瑜为居巢长,因缺粮向鲁肃求助,鲁肃将一仓三千斛粮食慷慨赠给周瑜。从此,二人结为好友,共谋大事。建安二年,鲁肃随周瑜率领部属投奔孙权,为其提出鼎足江东的战略规划,因此得到孙权的赏识。在这次联刘抗曹中也有起着关键作用。是鲁肃说服了孙权下定决心抗拒曹操,又说服孙权追回周瑜主持抗曹,又主张结成孙、刘联盟,共同抗曹。并亲自去江夏邀请诸葛亮到江东,用激将法巩固孙权抗曹的决心。结果赤壁之战之中,孙刘联军大获全胜。赤壁之战的胜利,对于极力主张抗曹,并且一心促成孙刘联盟的鲁肃来说,是功不可没的。

  正因为如此,后代的史学家和政治人物,对鲁肃也多有赞誉,如:陈寿《三国志》评价鲁肃:“少有壮节,好为奇计。家富于财,性好施与。②曹公乘汉相之资,挟天子而扫群桀,新荡荆城,仗威东夏,于时议者莫不疑贰。鲁肃建独断之明,出众人之表,实奇才也”;裴松之《三国志注》引《吴书》说:“鲁肃为人方严,寡于玩饰,内外节俭,不务俗好。治军严整,禁令必行。虽在军阵,手不释卷。又善言论,能属文辞,思度弘远,有过人之明,周瑜之后,肃为之冠”;孙元晏:“斫案兴言断众疑,鼎分从此定雄雌。若无子敬心相似,争得乌林破魏师。,鼎分从此定雄雌。若无子敬心相似,争得乌林破魏师”。清人王士祯:“王士桢:将相江东美,英风压上流。鲁公最忠烈,慷慨借荆州”;当代史学家白寿彝:“鲁肃始终不渝地坚持孙刘联盟,是因为他看到了联盟的维持与巩固,关系到江东生死存亡的长远利益,这是他目光远大的过人之处。鲁肃一生的活动,证明了他是江东最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和外交活动”;中国史记研究会会长张大可:“鲁肃是东吴名将,他有智有勇,堪与周瑜媲美,若论高瞻远瞩,深谋远虑,恐较周瑜还略胜一筹;但在《三国演义》中、戏剧舞台上,鲁肃恰似一位仁慈的长者,忠厚有余,才智不足,经常为周瑜、诸葛亮斗智施谋所戏弄,显出一副愚相,然而,《三国演义》和戏剧舞台,都是艺术创造,不是史实记载,从艺术角度看,可称生花妙笔,若从史学角度讲,可是历史的颠倒和歪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三国志·吴书》卷九“周瑜鲁肃吕蒙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