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述所亲历与耳闻目睹的事件真相 《北洋军阀》的倏兴与倏灭

《北洋军阀(一):雄霸一方》,薛大可等著,蔡登山主编,当代中国出版社2018年出版,定价:55.00元。

《北洋军阀(二):溃败灭亡》,毕泽宇等著,蔡登山主编,当代中国出版社2018年出版,定价59.00元

  谈到“北洋”这名词,它和“南洋”是相对称的。在清朝同治五年(1866),加两江总督(辖今江苏、安徽、江西,驻节南京)以五口通商事务,授为南洋通商大臣;而在同治九年(1870),又加直隶总督(辖今河北,兼巡抚,驻天津,冬季封河,移驻保定)以三口通商事务,授为北洋通商大臣。这是“北洋”和“南洋”名称的开始。

  1895年10月,袁世凯奉命于小站练兵,所用将校人员,一部分为淮军宿将,一部分是天津武备学堂毕业生。除首领袁世凯外,当年的小站旧人几乎囊括了后来北洋军阀中的重要人物,如“北洋三杰”:王士珍、段祺瑞、冯国璋;后来担任各省督军或巡阅使的“李纯、曹锟、吴佩孚、王占元、陈光远、段芝贵、倪嗣冲、陆建章、张怀芝、张敬尧、田中玉、卢永祥、齐燮元、孙传芳”等。就连闹复辟的张勋,也曾一度投身小站,而小兵出身的冯玉祥,还有孙岳等革命党,当年也都是袁世凯部队出身的。除了一干武人之外,袁世凯还在日后的升迁中笼络了一批文臣,如徐世昌、朱家宝、周自齐、梁士诒、曹汝霖、陆宗舆、王揖唐等,这些人也随着北洋系的势力消长而浮沉,并在清末民初的政治舞台上显赫一时。民国以来的“北洋军阀”,大抵孕育于此时。

  后来,袁世凯继李鸿章之后做过直隶总督,也就是北洋大臣,而他自己又有一支当时最有力量的军队,因此他的这支军队就被称为北洋军。北洋时代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个重要阶段,也就是指民国初年(1912)到民国十七年(1928)。袁世凯在世时,北洋派是完整的,也可以说就是袁世凯派,袁死后,则各自称雄,谁也不肯服谁,于是形成了分裂,皖系、直系之名才告出现。直皖战后,奉系又露头角,直奉战后,国民军系脱颖而出,加上所谓鲁系、新直系、辫子军等,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像走马灯一样,一幕接一幕。

  皖系以段祺瑞为领袖,徐树铮、曾毓隽为谋主;直系比皖系复杂,因为它分为前后两个阶段:前一阶段的直系是以冯国璋为领袖,曹锟、李纯、王占元、陈光远为著名巨头。冯国璋交卸代总统职务后,他的直系领袖身份也告结束,从此直系的正戏开场,主角是曹锟和吴佩孚。直系衰落后,还有所谓的新直系,是指的孙传芳。奉系自始至终都以张作霖为领袖。国民军系又称西北军系,也就是冯玉祥系。鲁系(又称直鲁军系)的成立,是北洋军阀的尾声,是指直隶督办李景林和山东督办张宗昌的联合;可是国民军系被击败后,这支直鲁联军却以张宗昌为主体。

  北洋时代军人干政,军人窃国,祸国殃民。《北洋军阀(一):雄霸一方》收集许多北洋旧人如薛观澜、薛大可、李北涛等人的直接观察,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辛。另外,江平的《冯玉祥杀害徐树铮的原因和经过》一文,为此事件抽丝剥茧,逼近真相。金典戎的《我与冯玉祥的一段渊源》,则对冯玉祥在泰山时期又有贴身的观察。朱家桥的《曹锟贿选丑闻》一文,则对于曹锟贿选总统的经过有极其详细的描述,引用当时的电文、当时北京的报纸报道,是不可多得的史料。历史的真相常在细节中,由于有这些细节,我们才能更看清一些真相。

  北洋军阀十七年中,表里万端,变化百出。冯玉祥以倒戈将军出名,开始他以一个混成旅长驻防湖北,通电反对段祺瑞,这是第一次倒段合肥之戈。民国四年(1915)他驻防成都,反对陈宧将军,这是第二次倒四川将军之戈。民国十三年(1924)二次直奉战,他受张作霖收买,回师北京,囚禁总统曹锟于延庆楼,以致直军大败;这是第三次倒曹、吴之戈。民国十四年(1925)他密令驻廊坊旅长张之江,劫杀合肥亲信徐树铮,并在北京威胁段执政下野;这是第四次又倒合肥之戈。至于与阎锡山合作,搞起中原大战,这算是第五次倒国民政府蒋主席之戈。不过他没料到自己会死于黑海之中,所以机变多者,终死于机变。

  大抵吴佩孚之成功,皆能于险中求胜。是以哀兵愤兵,一鼓作气而得之。幸其所遇之敌,初为皖系之骄兵,此次又为奉张之惰兵。但他于胜果,未能多加计虑而善为运用,是以徒能耀彩于一时,而不克收成于久远。他于二次奉直战争丧败之余,力持不入租界之矢言。初则遵海而南,继则溯江西上,犹复徘徊郑洛,栖迟鸡公山,小住黄冈,托庇岳阳,以迨汉口查家墩之复出;其辗转奔投之经过,与坚毅硬干之精神,实非历来下野人物所能望其项背!

  北洋政局,前后十七年间,自总统、国会、内阁,以至大军阀之起伏,小军阀之升沉;如戏剧之一幕一幕,如弈棋之一局一局;或由于派系战争之胜负,或由于依附势力之消长,倏兴倏灭,遂演成这一期间动乱之历史。《北洋军阀(二):溃败灭亡》一书正见证这段历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