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是画·画是字》:以画认字,以字寻根

 《字是画 画是字》(全三册),小象汉字/著绘,青岛出版社2018年11月第一版,168.00元

  这几年,身边朋友的孩子大多到了学字的年龄,他们常常会问一些孩子学习汉字时遇到的问题。

  “小美爸爸,‘虹’这个字为什么是虫字旁?”一个朋友问。她的孩子读一年级,刚学了偏旁,老师让孩子去找同一偏旁的字。孩子找了很多虫字旁的字,看到“虹”字时困惑了:“虹和虫有什么关系呢?老师说,相同偏旁的字都是一类的。”

  朋友被问住了,是啊,彩虹和虫子能有什么关系?

  现在的“虹”是一个形声字,右边的“工”表读音,确实看不出它和虫有什么关系。好在,我们有甲骨文。

  甲骨文的“虹”,写作   ,它有多种形象。在古时候,人们认为,虹是一种像龙一样的神奇动物,它在雨后出现,有两个头,横跨天空,能吸饮水汽。因为这种想象,虹字有了“虫”这个偏旁。

  你看,当我们了解甲骨文后,字一下就有了画面感,变得很好理解。这是因为汉字是表意文字,在造字时,几乎每个字都从图像而来。这就是我们说“一个汉字是一幅画”的原因。

  十多年前,我第一次接触到甲骨文,从那之后就深深地被这古老的文字吸引了。这几年,我创办的小象汉字所做的主要事情就是传播甲骨文。透过甲骨文,我们窥见了一个活泼灵动的汉字世界。我们也希望通过它,告诉我们的孩子:汉字是从图画中来的,汉字有来源,汉字有故事。

  有了甲骨文之后,人们开始用它交流、记录。在日常使用的过程中,为了书写方便,汉字的图画功能逐渐被舍弃。经过不断规范和整理,汉字慢慢从图像过渡到了抽象的符号。

  后来,又有了“偏旁”“部首”。同偏旁的字可归为一类,它们大多意义相关;也有“虹”这样通过偏旁看不出分类的字,这种多是由演化或简化造成的,但这并不影响汉字分类的逻辑性。至于“笔画”,只有少数笔画有来源,比如点、横、竖等,大部分笔画都是后人整理拆解出来的。但对于我们现在学习汉字来说,笔画特别重要。

  如果像剥洋葱一样,一层一层地“剥开”汉字,会发现,第一层是偏旁,第二层是笔画。好比搭积木,先用一笔一画搭成偏旁,几个偏旁又搭成一个汉字。在这个意义上,汉字是可拆解和组装的,它有结构,有骨架。

  《字是画画是字》延续小象汉字一直以来的理念,继续从“字与画”这个角度出发和设计。只是这一次,因为上面的原因,我们不单讲汉字,还要讲讲笔画和偏旁。

  在这套书里,我们为每一个笔画、偏旁和汉字都精心绘制了一幅图画,帮助孩子理解。初学汉字的时候,如果能透过图形,真的理解了笔画、偏旁,就可能掌握汉字作为符号使用的基本规律。而以图画认字的方式,正符合儿童的形象认知思维的特点。翻看书中的一幅幅画,孩子们会发现:字藏于画,画在字中。

  在绘画风格上,我们选用传统的接近国画的插图来表现古老的汉字,画面大多是古代场景,画出了古人的衣食住行、耕织玩乐,也有浓郁中国风的梅兰竹菊、笔墨纸砚等。由于是画给孩子们看的,又借鉴了漫画的手法,笔墨间充盈童趣。

  在体例编排上,全书分笔画、偏旁、汉字三册,帮助3~7岁识字启蒙期的孩子,系统地认识汉字。

  第一册“笔画篇”,包含32个笔画。先借助图画、小诗,学习笔画的形态和名称,然后通过例字了解笔画在汉字中如何呈现,最后是笔顺示范和描红,帮助孩子练习写笔画。

  第二册“偏旁篇”,讲解了50个偏旁的名称、来源、含义、位置,孩子需要掌握的偏旁知识基本都齐了。

  第三册“汉字篇”,自小学课本中精选106个汉字,通过讲解汉字的来源,帮助孩子全面了解汉字的音、形、义。每一个笔画、偏旁都配有例字,总识字量多达302个。特别增加的笔顺、描红部分,是为了防止孩子初学汉字时写“倒笔画”。

  我们建议家长和孩子一起翻阅这套书,看看这些熟悉的汉字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比如,你能想到吗,“页”这个字,最初是和人的脑袋有关系。了解这类冷知识,对识字来说有什么用呢?当然有用,因为汉字有其内在规律性。在以下这组页字旁的字中,脑袋的含义都保留下来了:“烦”,就是一个人头上要着火了的感觉;“顶”,指人头部的最上面;“须”,是人下巴上的胡须,也和脑袋有关。是不是很有意思?学习这组字也变得容易多了。

  随着孩子理解力的提高、识字量的积累,他们逐渐会把一些字串在一起。这时候,如果了解这些字的造字本义,可能就会发现汉字里藏着的悠久的文化。

  回到本文开头提到的“虹”。古时,虹又被称为蝃(dì)蝀(dōng),这两个字都是虫字旁。古人说:“蝃蝀在东,莫之敢指。”这是因为在他们看来,雨后出现的彩虹,是神秘的动物,不能用手随意指点,否则就会招来厄运。

  这,就是我们的先民对世界的朴素理解。通过汉字,我们寻见往昔;我们的文化,也在古老的汉字中得以呈现。

  于是,就有了《字是画画是字》,它将帮助孩子,以画认字,以字寻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