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李学勤先生︱岳麓书院的几则追忆

20190223_007

  惊闻清华大学文科资深教授李学勤先生因病于2019年2月24日0时11分去世,不胜悼惜。先生被学术界誉为“百科全书式的学者”,在历史学、考古学、古文字学、古文献学等领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先生的去世,是学界的重大损失!

  岳麓书院全体师生沉痛悼念并深切缅怀李学勤先生!先生千古!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岳麓书院恢复办学以来,承蒙先生始终关怀和支持岳麓书院教学、科研事业的建设与发展,书院上下感念至深。先生已逝,余音犹在!兹回顾2000年以来先生在岳麓书院的重要事迹,以追思先生、勉励后学!

  四次讲学书院,内容涉及夏商周断代工程,中国学术缘起与清华简。

20190223_008

  2000年以来,先生先后四次莅临岳麓书院讲学,让书院师生及社会各界人士受益匪浅。第一次讲座是2001年8月18日,先生时年68岁,应岳麓书院邀请登上“千年论坛”,在岳麓书院讲堂讲述“夏商周断代工程与中华文明探源”,以最新的研究成果论述五千年中华文明起源。此后主讲了三期“岳麓书院明伦堂讲会”,主题分别为“国学讲座”(2005年10月30日,明伦堂讲会第7期)、“中国学术的缘起”(2008年4月14日,明伦堂讲会第50期暨岳麓书院国学讲会第六讲)、“清华简的诸问题”(2010年12月,明伦堂讲会第95期)。讲座实录将在岳麓书院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敬请关注。

20190223_009

  2005年7月,湖南大学为进一步发挥岳麓书院传统的教育和学术研究功能,正式成立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国学研究基地,成为国内首家依托古代书院成立现代国学研究基地的高校。2005年9月,国学研究基地聘请李学勤、张岂之、方克立三位先生为岳麓书院讲座教授。受聘期间,先生多次指导岳麓书院和国学研究基地的学科建设、师资培养、课题研究等工作,对推动岳麓书院的建设与发展起了重要作用。

  2013年10月,湖南大学在省委省政府的指导下成立“岳麓书院国学研究与传播中心”。先生对中心成立表示积极支持,并欣然俯允担任中心学术委员会成员和岳麓书院国学文库丛书顾问,此后先生对中心工作多次予以指导。

  情系岳麓书院藏秦简,致力于中华文明探源。

20190223_010

  2007年12月,岳麓书院购藏2000余枚流失海外的珍贵秦简。这批秦简经过多家学术与研究机构的科学鉴定。鉴定过程得到了李学勤先生的大力支持和指导,他认为这批秦简填补了先秦文献的多项空白,对弄清中华法律的源头,对秦汉历史的研究具有重大意义。2010年12月,由岳麓书院朱汉民、陈松长教授主编的《岳麓书院藏秦简(壹)》出版,全卷释文由裘锡圭先生委托的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学者修订,并由李学勤先生亲自审定。之后各卷的整理研究工作,一直得到先生的亲切指导。

  2013年1月,因岳麓书院藏秦简及其他竹简、帛书等整理与研究工作较突出,湖南大学与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等九校一院一所共同成立“出土文献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协同创新中心”,先生担任中心主任及首席专家。随后,在岳麓书院成立了2011协同创新平台湖南大学分中心。中心在先生的支持和指导下,开展出土文献的整理、研究与传播工作。先生还多次莅临岳麓书院秦简学术研讨会,与岳麓书院师生共同探讨中华文明起源等重大问题。

20190223_011

  2014年7月至9月,岳麓书院、凤凰网、凤凰卫视联合主办“致敬国学:首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7月11日下午,在中华世纪坛隆重举行的首届国学大典启动仪式上,先生与李泽厚先生等名家出席,与在场嘉宾一起启动大典,共同见证中华文化史上的国学盛事。

  9月29日晚上,首届国学大典颁奖盛典在岳麓书院讲堂举行,现场揭晓首届“全球华人国学奖”,包括“国学终身成就奖”、“国学成果奖”和“国学传播奖”等。经两百余名国内外学者推荐、文史哲不同领域专家评选,先生众望所归,与香港饶宗颐先生一起获得“国学终身成就奖”。先生亲临颁盛典现场并在获奖致辞时说道:“国学是非常博大精深的学术,国学经过五千年的积累的发展,像长江流水一样。活到老学到老,这对于国学而言是特别适用的。”2016年、2018年,第二届、第三届国学大典先后举办,先生始终予以关注和支持,并参与推荐候选专家及研究著作,寄语国学大典越办越好。

20190223_012

  “纳于大麓,藏之名山”,李学勤先生将家中数百册藏书捐赠给岳麓书院,作为岳麓书院师生日常研究与教学所用。至今岳麓书院御书楼设有专柜,陈列先生所赠藏书。藏书涵盖中国哲学、历史和考古学诸多领域,其中还有许多学友赠送给先生的著作。从中可窥见先生涉猎领域之广,以及与学者往来之频繁,史料价值弥足珍贵。

  先生还多次应邀担任本院博士论文评阅专家,并亲自主持或出席论文答辩会,对书院学生在出土文献、简牍帛书等研究领域多有勉励和悉心指教。

  2017年7月21日,先生在接受《湘水》专访,谈及岳麓书院在中国文化史上的地位时,这样评价岳麓书院:“岳麓书院是古代的四大书院之一,实际上作为学府从建立书院就一直传承下来的只有岳麓书院,其他的书院历史都中断了。今天的湖南大学就是在岳麓书院的传统上建立起来的。岳麓书院到今天已经有一千余年的历史了。它的文化史可以写一本专著来讲……”言犹在耳,先生言行必将勉励一代代岳麓书院人继续奋斗,为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贡献出一份绵薄之力!

  附:首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颁奖盛典上,组委会为先生奉上的颁奖词。先生为国学事业奉献终身的高尚精神令人感佩不已!先生千古!

  中华文明史究竟有多长?他从先秦追到远古,一辈子破译符号背后的文明密码,探究中华文明的源头。他治学六十余年,从逻辑到哲学,从甲骨到青铜,从战国文字到简帛文献,从思想史到学术史,从夏商周断代到中国古代文明,研究领域众多,研究论著宏富,研究贡献巨大,无论是首开战国文字研究的先河,还是重新估价中国古代文明,无论是古文字、简帛文献的微观研究,还是追寻“失落的文明”、提倡“走出疑古时代”的学术著作,都是海内外国学研究者公认的研究经典。他被誉为“百科全书式的学者”,中国古文字学界的权威,大陆历史学家中的旗帜。

  

Comments are closed.